鄧麗君的法國小男友:沒名沒錢15歲年齡差,他是如何得到女神心的

1995年,「甜歌皇后」鄧麗君在泰國去世,關于她的死因眾說紛紜。

其中一種說法將矛頭直指她的法國小男友保羅。

有媒體發現,鄧麗君的脖子上有紅色的痕跡,懷疑她去世前曾遭保羅暴打。

再加上關于保羅脾氣暴躁、任性、抽煙等傳聞,他一下子成了眾矢之的。

但如果保羅真的如此不堪,鄧麗君又如何會讓他陪伴自己五年?

保羅是一名法國攝影師,沒名、沒錢,比鄧麗君小15歲。

如此懸殊的地位和年齡,任誰看都不般配。

那麼,他是如何走進鄧麗君的感情世界,兩人的關系到底如何,我們還要從鄧麗君坎坷的情史說起。

01

遇到保羅那一年,鄧麗君已經37歲。

37歲的年齡,若是普通的女人,早已結婚生子,甚至連娃都該談戀愛了。

但鄧麗君依舊孑然一身。

作為一名世界級的歌星,她的身邊出現過很多男人,有過幾段戀情,卻沒有一人陪她走到最后。

回首一生情路的時候,鄧麗君一定不會忘了18歲那年遇到馬來西亞富商林振發的情景。

那一晚,她在吉隆坡五月花大酒樓演出,林振發就坐在觀眾席上認真地聽她歌唱。

他是她的歌迷,她要表演45天,他便連著45天包下前三排的坐位,請親友為她助陣。

林振發大鄧麗君5歲,彼時23歲的他已經是年輕有為的企業家。

一個是熱情多金的男人,一個是懷春少女,兩人很快墜入愛河。

當時一度傳言,鄧麗君會在三年之內嫁入林家。

鄧麗君自己也對媒體說: 非林振發不嫁。

然而,1973年,日本寶麗金唱片向鄧麗君拋出橄欖枝。

當時的日本,是流行音樂的中心,面對愛情與事業的抉擇,她選擇事業為先。

就這樣,兩人的婚事一推再推。

1978年,與鄧麗君相戀六年后,林振發突然心臟病發去世。

一對有情人,頃刻天上人間。

這一年,鄧麗君25歲,在想要嫁人的年紀,卻痛失摯愛。

林振發去世后,鄧麗君陷入了長久的悲痛,將近一年的時間未曾公開露面。

1980年,在美國散心學習的鄧麗君邂逅了到好萊塢打拼的成龍。

異國他鄉,兩顆同樣漂泊、同樣孤獨的心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當時的成龍還不是影視圈的大哥,但鄧麗君已經是唱響日本、東南亞的歌后。

鄧麗君溫柔高貴、喜歡浪漫,可剛剛享受到名利的成龍卻是「暴發戶」氣質。

多年后,成龍回憶起這段感情,用四個字作結: 「不配」、「兄弟」。

一是覺得自己這個武夫與溫柔可人的鄧麗君不相配;二是自己的兄弟不喜歡鄧麗君的小資做派。

就這樣,一段感情無疾而終。

1981年,28歲的鄧麗君經人介紹,認識了馬來西亞「糖王」之子郭孔丞。

當時的鄧麗君渴望一份穩定的愛情,更渴望一個幸福的家庭。

對于這段感情,她全身心地投入。

1981年10月28日,鄧麗君與郭孔丞在香港舉辦了低調的訂婚宴。

眼看就要做新嫁娘了,可明星嫁入豪門哪有那麼簡單?

正式大婚前,郭家老太太提出三個要求:

一,以書面形式交代過往歷史;二,退出歌壇;三,永遠不要再和演藝圈的異性朋友來往。

說白了,郭老太太就是看不起鄧麗君的職業。

即使面對這樣的侮辱,鄧麗君也想過妥協。

她愿意接受第一和第三個條件,只求保留自己出唱片的機會。

可郭家依舊不同意。

無奈之下,婚事告吹。

經歷過愛人離世,經歷過情傷,又經歷了退婚,鄧麗君對于愛情和婚姻都已不再奢望。

她化悲痛為力量,將所有的精力都傾注在事業上。

1983年,鄧麗君推出了以唐詩宋詞為主的大碟《淡淡幽情》,暢銷東南亞。

之后不久,她赴美演出,站上了拉斯維加斯凱撒宮的舞臺, 成為第一個在此演唱的華人歌手。

與郭孔丞分手之后的七年,是鄧麗君事業最輝煌的七年。

她積累了無數的財富,唯獨不再提愛情,情傷之重,非外界所能想象。

02

1988年,歷經繁華后,鄧麗君在巴黎定居。

此時的她對名利已經無所求,內心最大的渴望是做一個普通的女人,擁有一份平常的生活。

在這個浪漫的國度,斯蒂芬·保羅走進了鄧麗君的感情世界。

鄧麗君以往交往的對象,不是富商,就是名人,而且都是被人追求。

但保羅卻是鄧麗君主動追求的結果。

鄧麗君最開始喜歡他的理由很簡單: 保羅不知道她是名人,只是把她當一個普通的女人對待。

事情要從1990年的一天說起。

那日,鄧麗君與朋友一起在飯店里吃晚餐,這時她留意到旁邊桌子上一個金發碧眼、留著及腰長發、散發著野性的小帥哥。

他安靜地坐在那里,擺弄著自己的照相機。

不知道他的哪一點吸引了鄧麗君,她竟然嬌羞地上前,要了他的聯系方式。

一段感情由此展開。

對于鄧麗君和保羅的戀情,朋友們并不看好。

保羅比鄧麗君小15歲,要錢沒錢,要名沒名,又是不同的文化背景,怎麼看都不靠譜。

但是,鄧麗君依舊堅持。

對于這個小男友,鄧麗君是非常的喜歡。

為了幫助保羅實現做攝影師的夢想,她聘請他做自己的專屬攝影師。

據說,為了哄小男友開心,她曾花200多萬為他購買攝影器材。

當時的鄧麗君已經年近不惑,保羅僅僅20多歲。

他大孩子的任性,鄧麗君也一一包容。

雖然保羅不夠成熟,但他帶給了鄧麗君一直渴望的快樂。

第一次拍照那天,見慣了大場面的鄧麗君竟然有些緊張。

快門按下的那一刻,通過鏡頭,兩人四目相對。

鄧麗君的眼神仿佛穿過鏡片,進入了保羅的腦海,從那以后,他再也忘不掉她的雙眼。

很快,兩個人相愛了,同居了。

自從相戀之后,他們幾乎一天24小時都黏在一起。

因為鄧麗君有點潔癖,一天洗一次澡的保羅,變成了一天洗三次。

法國人的浪漫,在保羅身上一覽無遺。

他把「寶貝,我愛你」掛在嘴邊,會在海邊的沙灘上一個大大的心向鄧麗君表示愛意。

哪怕兩人朝夕相處,他還是常常給鄧麗君寫小紙條,上面都是滿滿的情話。

兩人一起四處旅游,他用鏡頭記錄了鄧麗君的一顰一笑、一茶一飯。

與保羅在一起的幾年,鄧麗君終于可以褪盡鉛華、返璞歸真。

她與保羅一起擠捷運,穿廉價的衣服,帶從景區買來的便宜首飾。

她不再是舞臺上光芒萬丈的明星,而成了一個會撒嬌賣萌、做鬼臉吐槽的小女孩兒。

不管世人如何看待這一段戀情,都無法否認一件事: 他們很快樂。

03

1995年春節,鄧麗君攜保羅回台灣過年的時候患了感冒,在家里治了幾個月依舊不見好。

4月,她與保羅一起到泰國清邁休養身體,并以 斯蒂芬夫婦的名義在酒店包了一間套房。

可沒有人會想到,當她踏入泰國的時候,生命也進入了倒計時。

5月8日的下午,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保羅外出買吃的。

就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鄧麗君突然哮喘病發作。

她急促地喊著救命,使勁兒地拍著門窗,可是沒有人回應她。

她掙扎著打開門,重心不穩摔在了酒店的走廊里。

發現異常的服務生第一時間撥打電話,將鄧麗君送往最近的醫院,可偏偏當時是交通高峰期。

靜止不動的車輛,奪走了鄧麗君最后活下去的希望。

當保羅聞訊趕到醫院的時候,鄧麗君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世界。

一切,都太晚了。

鄧麗君去世后,媒體對她的死因進行各種猜測,保羅也陷進了輿論的漩渦。

有人說,鄧麗君患有哮喘,但平時愛吸煙的保羅并沒有因此戒煙,所以,他是鄧麗君死亡的加速器。

鄧麗君的三哥怨恨他沒有照顧好妹妹,一度想要把他暴揍一頓,而且不允許他參加妹妹的葬禮。

雖然鄧麗君的五弟替他說話,讓他有了在葬禮上出現的機會,但那一天,他在酒店里將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并沒有出現。

鄧麗君的去世,讓保羅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如果那天他沒有外出,是不是就可以來得及救她呢?

直到兩年后,在一次采訪中,主持人問他那天下午在醫院的情形,他悲從中來,沉默片刻后,只回答了三個字:對不起。

鄧麗君去世后,保羅獨自在她香港的別墅里住了一年多,因為那里有他們的共同回憶。

他剪掉了長發,曾經明亮的眼眸也染上了淡淡的愁緒。

那些日子里,他要麼將自己關在屋子里,要麼去曾經與鄧麗君游玩的地方,一待就是一天。

看著他如此的頹喪,鄧麗君的弟弟勸他:「你還年輕,有自己的路要走……」

后來,保羅離開香港回了法國,去繼續自己普通的人生。

鄧麗君去世三年后,保羅公開了自己曾為鄧麗君拍攝的生活影像。

不同于日常人們認知中的光彩照人,在他的鏡頭下,40歲的鄧麗君有一點老態,有一點臃腫,但也有最平凡的快樂。

他想告訴人們, 鄧麗君是明星,但更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回法國后,保羅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也斷絕了與鄧家人的聯系。

不知為何,多年來,他也不曾為曾經的愛人掃過墓。

按照時間推算,如今的保羅已經50多歲,是一個老頭了。

當回首往事的時候,相信他一定不會忘記:30年前,他在巴黎遇到過一個美麗可愛的中國女人,并與她有過有一段平凡、熱烈的愛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