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港星凄涼晚年:在養老院想不開、每日洗腎4次、工地搬磚

四大悲劇之一《桃花扇》有句著名的戲詞: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這句話像是看透了港星藝人的前世今生,前半生風光無限、星光熠熠,后半生孤獨悲哀、黯淡無光。

如今過氣的港星大多晚年凄涼。

01吳耀漢,兒子未婚未育,兩女兒涉毒被抓

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有兩大喜劇陣營,一個是周星馳的無厘頭系列,一個就是前后拍了7部,時間跨度13年的「五福星」系列電影。

吳耀漢是「五福星」的其中之一,巔峰時刻,連成龍、劉德華、林正英、吳君如等都給他作配。

他每拍一部戲,片酬足夠他在寸土寸金的香港買一套別墅,在80年代,他的身價就已經上億。

吳耀漢的父親是九龍巴士和九龍殯儀館的創始人,妥妥的富二代,因此,他退圈后,他的身價已高達幾十億。

吳耀漢有過兩段婚史,21歲時和一名英國女子閃婚,6個月后又閃離,27歲時認識了現任妻子Susan,生下三女一男。

有錢又有閑的吳耀漢本該享受兒孫繞膝,頤養天年的生活,但不爭氣的子女們并沒有讓他過上安穩的晚年。

吳耀漢的兒子吳嘉龍是個混血兒,長相俊朗,身材高大,被稱為最帥星二代。

憑借外貌優勢和親爹的提攜,吳嘉龍走了模特的道路,成為時尚圈的寵兒。後來他轉型做了演員,但轉型并不順利,一直在各大影視劇里演小配角。

事業不順,戀情也出現了危機。他有一個談了多年的外籍女友,因為未來丈母娘嫌他沒車沒錢逼著他們分手了。

吳耀漢氣不過,還公開地為兒子打抱不平,稱:

「滿足所有條件就不會選妳女兒」。

吳耀漢雖然有錢,但他一直教育子女要自食其力,所以,成年后的吳嘉龍就沒跟吳耀漢要過錢,在時尚圈和娛樂圈混跡多年,連車和房都買不起,可見混的的確不怎麼樣。

才48歲的吳嘉龍已成白發老人,與吳耀漢同框,還以為他們是兄弟呢。

兒子發展不順,兩個女兒卻因為藏毒先后被捕,為了遮丑,在女兒被捕現場他一直用灰黑色的紙巾捂著臉。

吳耀漢的身體本來就不好,給心臟裝了五個支架,聽別人說話還要戴著助聽器,眼睛也快看不見了,而且還有十分嚴重的腎衰竭,腎功能只剩一成,每天需要洗腎4次。

不知道,曾給觀眾帶來無數歡笑的吳耀漢還要承受多久身體和心靈上的痛苦。

02劉家輝,為保護財產拒見子女

劉家輝是著名的功夫巨星,他是古天樂版《神雕俠侶》中的金輪法王,因演技出色,風頭甚至蓋過了古天樂和李若彤;

他是《唐伯虎點秋香》里的奪命書生,最后與周星馳的對決,讓觀眾們看得酣暢淋漓。

他還是《仙劍奇俠傳》里的反派「邪劍仙」,他那賤賤的眼神和動作使這一反派角色產生了莫名的喜感,讓觀眾又恨又愛。

他最成功的電影是《殺死比爾》第一部和第二部,他飾演的高手白眉,讓觀眾見識了一代宗師的風采。

劉家輝有過兩段婚姻,第一任妻子帶著兩個女兒去美國討生活,和第二任妻子馬飛鳳生育了一兒一女,后簽署了失婚協議。

2011年,劉家輝中風住院,馬飛鳳知道后,帶著子女來爭奪他的財產,需要靜養的劉家輝氣得體重急劇下降,從160磅下降到110磅。

為了躲他們,劉家輝不敢在家里養病,直接去了養老院,期間,只有姐姐和外甥女去看過他,他的子女除了過問他的財產連聲問候也沒有。

劉家輝走投無路,只能在律師的見證下立下遺囑,沒想到的是,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想要落井下石的助理。

前助理在為他打理財產的時候,動手動腳侵吞了他300多萬的片酬。還沒有完全康復的劉家輝又開始為財產頭疼。

他跟助理對簿公堂,為了打擊他,馬飛鳳又帶著子女來為助理辯解。

子女的背叛加上身體的病痛,讓劉家輝一度意志消沉。

好在,他在圈內多年,積攢了不少人脈。

劉德華、歐陽震華、樊亦敏、陳榮峻等都會抽空去養老院看他,而他每年過生日都會有圈內好友來跟他一起慶祝。

就連老東家TVB也說,如果他經濟上遇到困難會幫他籌集治病費用的。

這也許算是他悲慘的晚年一點希望之光吧。

03張偉文,養老院自殘

張偉文的歌唱事業經歷了從幕前到幕后,從幕后再到幕前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他憑借《離別的叮嚀》獲得業余歌唱大賽的冠軍,后與唱片公司簽約正式成為藝人;

第二個階段他轉入幕后,擔任汪明荃、張國榮、譚詠麟等人的和音,有「和音界天王」的美譽;

第三個階段他推出《唱好女人》專輯再次走到幕前,在伊麗莎白體育館和香港體育館舉行了多場演唱會,被媒體稱為「靚聲王」。

張偉文有過幾段戀情,但都無疾而終,他一生未婚未育,到50多歲時,因為糖尿病的困擾,經常需要坐輪椅出行,步入花甲之年后,他的身體每況愈下,不得已住進了養老院。

在養老院里,他得了十分嚴重的失智癥,精神一度崩潰,他用頭大力地撞墻,還不停地用手拍打床板,就像瘋了一樣。

跟他相處多年的院友他也不認識了,拿起身邊的雜物就向他們砸了過去,院友們怕傷害到自己還去院方投訴他。

為了讓他盡早康復,一向照顧他的經紀人方俊經常推著他去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還安排歌迷來養老院看他。

本來以為讓他在養病的時候有所寄托可以恢復得快些,但命運似乎已經不再眷顧這個曾經風頭無兩的張偉文。

2022年2月,張偉文被曝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情一度惡化,需要靠呼吸機來維持生命。

好在,他挺過了這段艱難的時刻。

張偉文雖然對過去的人和事記不大清楚了,但他卻有個神奇的功能,每當他唱歌的時候他的意識就恢復了,歌詞聲調都記得十分清楚。

于是,方俊為他舉辦了一場網上演唱會,面對歌迷他老淚縱橫。

這淚里應該含有英雄落幕的悲壯與疾病纏身的悲痛吧。

04徐懷鈺,求東家給生路

「我是女生,奇怪的女生

我是女生,妳不懂女生」,

當《我是女生》的旋律響起來的時候,沒有人不會想起徐懷鈺;

「愛一個人常常要很小心,仿佛手中捧著水晶」,

徐懷鈺和任賢齊唱的這首《水晶》被認為是最有初戀味道的歌曲。

徐懷鈺在巔峰時刻,一年可以為公司賺2個億,幾乎一個人養著大半個滾石唱片,那時候,不管是高檔的餐廳還是路邊的理發店,走到哪都在放她的歌曲。

就連周星馳拍《喜劇之王》的時候一直在等徐懷鈺的檔期,想讓她來演柳飄飄,但徐懷鈺太忙了,根本抽不出時間。

但這個「平民天后」的寶座她沒坐幾年,就成為最落魄的女星。

由于滾石給她安排的行程太滿,一天只有兩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于是跟公司的矛盾日益加深,還一度傳出她耍大牌的傳聞。

後來滾石宣傳部經理姚鳳群公然對媒體說,徐懷鈺因為不滿一件裙子而拒絕登台表演,坐實了她耍大牌的傳聞。

剛被公司踩了一腳,她的祖父也出來踩她,稱徐懷鈺不孝,對他不聞不問。

輿論風向一向是誰弱誰有理,徐懷鈺因祖父陷入了「棄養丑聞」。

滾石唱片在輿論的壓力下只能將她雪藏,從爆紅到雪藏不過3年時間。

2007年,她嘗試復出,卻以性感風示人,聽眾不接受,失敗了;

2009年,她再次嘗試復出,跟龍演經紀公司簽了5年合約,但龍演公司卻要求她演出之余去陪酒,徐懷鈺嚇得帶著助理就跑了,后被公司以不履行合約為由索賠200萬。

200萬直接把她掏空了,過年的時候餐桌上只有一只雞,還是粉絲送的。

一向耿直的徐懷鈺沒辦法,只能低頭求東家給條生路。

2018年,她舉辦了出道20年演唱會;又參加了《蒙面唱將猜猜猜》;

但最多的還是在小縣城里的各種商演吧。

05李國麟,直播8小時倒貼200元

TVB有很多的黃金配角,李國麟就是其中之一,他1975年就出道了,在《楚留香傳奇》、《上海灘》中都有他的身影。

但當他事業向好的時候,跟前女友鬧翻了,甚至發生肢體沖突,鬧上了法庭,TVB雖然沒有明說要封殺他,但很長時間以來他都無戲可拍。

1995年,他回巢TVB,出演了黃日華版《天龍八部》里的鳩摩智;

2009年,他出演《宮心計》里的太監總管馬元贄,憑這部電視劇獲得萬千星輝的最佳男配;隨后他又出演《法證先鋒3》,再次榮獲萬千星輝的最佳男配。

當他事業上志得意滿的時候,妻子懷孕了,他覺得需要更多的錢來養家,于是就學別人去炒股,結果不但把多年的積蓄賠了個底掉,還欠賬200多萬。

從那之后,李國麟就開始安心工作,但形勢的發展已不在他的掌控之內。

2020年,因為疫情香港出現了演員失業潮,流失了有600多名藝人,其中就有李國麟。因此,他跑到內地來尋找發展的機會。

他跟其他老藝人一樣開起了直播,但李國麟的人氣非常低,即使以「鳩摩智」的扮相亮相直播打情懷牌,觀看直播的人數也是寥寥。

為了賺錢,他不得已哭著懇求粉絲下單,粉絲不為所動,直播8個小時,還倒貼了200進去。

線上行不通,就走線下,有網友逛菜市場的時候,看見他擺了個水產品攤,還賣力地介紹自家的產品。

年近古稀,雖然物質條件差點,但他剛剛取得了內地的身份證,以后社保有保障,就無后顧之憂了。

而且他還有一個圓滿的家庭,跟妻子恩愛,又十分地寵愛女兒。

06莫家淦,到工地搬磚

莫家淦最拿得出手的作品就是在處境喜劇《開心速遞》里當常駐演員,他飾演的保安王朝十分地搶眼。但在TVB的電視劇里就沒什麼出彩的地方了,飾演的都是一些小角色。

在TVB的發展勢頭不好,他就一邊拍戲一邊做生意,他開設的眼鏡鐘表店生意還算過得去。

但由于疫情的影響,生意大幅度的縮水,各類商演也接不到,為了養老婆和兩個子女,他沒辦法只能去工作搬磚。

他和藝人陳國峰戴著頭盔和口罩賣力地搬運太陽能板,一點兒也不惜力,累得滿頭大汗的時候也只是用手擦一擦。

被網友們拍到這一幕后,他沒有感到絲毫的尷尬,還十分正能量地回應:

「為家人著想一定行的。」

連譚詠麟都大贊他夠擔當,還把他簽約成了公司旗下藝人。

莫家淦本來人氣就不高,現在又過氣,只愿他的這份擔當能在譚詠麟的公司發生化學反應。

07年李琦紅,在線求工作

李琦紅剛出道時,曾讓天王黎明表白兩次,但都讓她以不愿意談戀愛為由拒絕了;

不僅如此,她還奪走了「小哇」男神鍾漢良的熒屏初吻。

1995年,她在古天樂版的《神雕俠侶》中扮演郭襄,成為各種版本中最呆萌正義的小郭襄;

1997年,她出演了兩部電影《金枝玉葉2》和《沖鋒隊怒火街頭》,還同時提名金像獎最佳女配;第二年,她又出演了兩部電影《自梳》和《神偷諜影》,又同時提名金像獎最佳女配。

由于不斷地拍戲,導致李綺紅的工作壓力很大,還差點開車掉下香江。

她的家庭有精神病的遺傳史,她怕自己也得這個病,就在事業的巔峰時刻入院治療了。從那之后,在影視劇里就很少看見她的身影了。

2004年,她和相戀多年的男友結了婚,第二年生育了一個兒子。

由于她曾經有入院治療史,還曾因抑郁癥3次自盡,為了避免以后病情復發,她進修了護士課程,還做了兩年護士。

現在她的精神狀態很好,但已50多歲的靚女已經不在了,臉色暗沉不說還有很多的黑痣。

網友們都以為她退圈了,在她的社交平台上留言,很少回應網友信息的李綺紅罕見地回應網友:

「很希望和內地的粉絲見面。」

看來女神真的很希望有工作找她呀。

結語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沒有誰的人生會像一條直線,總會有起伏,安然處之就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