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的真實結局是什麼?不是自縊也不是沉湖,曹雪芹已多次暗示

紅樓未完,關于林黛玉真實結局,一直眾說紛紜,目前存在幾種說法,有說黛玉最終自縊而亡的,有說沉湖自盡的,有說淚盡夭亡的,到底哪種說法更靠譜呢?

其實我們多讀幾遍紅樓就會發現,紅樓夢雖然流傳后世的只有前八十回,后數十回曹公雖寫完,但卻因各種原因未能傳世,但即便如此,對于擅長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的紅樓夢來說,很多人物的命運和結局,其實在前八十回中早已多次暗示,只是未曾言明而已。

我們首先必須要明確一個事實,曹雪芹雖然寫了閨閣中的許多優秀女子,如釵黛湘等人,無一不是才貌雙全的脂粉英雄,是男子萬不及一的,但同時她們也都是入了薄命司的人物。

薄命司是曹公的獨創,顧名思義,即都是薄命人。薄命從廣義上說,并不單指年輕早亡,如香菱這樣命途坎坷的女子,如李紈這樣獨守空閨的女子,只要是沒有過上真正幸福的世俗生活,都稱得上是薄命。

弄清了這一點,我們再來分析黛玉的真實結局就比較容易了。我們不妨用排除法,黛玉的真實結局無外乎上面說的幾種可能性。

黛玉有可能沉湖自盡嗎?有人根據黛玉和湘云中秋聯詩的「冷月葬花魂」,以及黛玉號「瀟湘妃子」的典故,推斷黛玉結局可能是沉湖,但我們知道,大觀園里雖有池塘,但黛玉早就說過「你看這里的水干凈,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臟的臭的混倒,仍舊把花糟蹋了。」

也就是說,冰清玉潔的她不可能采用沉湖這種不干凈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且沉湖這種方式,本身并不符合曹公對黛玉之死的文學設定。這個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黛玉有可能自縊而亡嗎?持此種觀點的人,可能是因黛玉判詞里的「玉帶林中掛」一句推斷而來,甚至還有人受到坊間傳聞的癸酉本石頭記后二十八回的影響。

我們先不論黛玉會不會這麼做,我們先思考曹雪芹會不會這麼寫。我們知道,前八十回里寫到了幾個自縊而亡的女子,如秦可卿,張金哥,鮑二家的,這三個女子自縊是因被逼上了絕路,沒有了退路。

作為曹雪芹筆下的最鐘愛的女主,從創作角度來說,他會給黛玉安排這麼一個非常俗套的死法嗎?我想可能性不大,且此前已有兩人這麼做了,極少犯重筆的曹公,怎麼可能又「故技重施」呢?

再從黛玉主觀上來分析,體弱多病的她,最后可能連起身下床都困難,又如何能懸梁自縊呢?更不要說像《孔雀東南飛》里那樣「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這樣的決絕死法了。聰明清秀的她,又怎麼會選擇這樣一種殘忍的方式呢?

排除了這兩種可能,答案已經很明顯了。林黛玉的真實結局,只可能是「淚盡夭亡」,這四個字也是脂硯齋在二十二回里對黛玉真實結局的透露。

我們知道,脂硯齋是少數看過紅樓夢全本且與曹雪芹關系極為密切的人之一,他不僅知道黛玉結局,還透露了八十回后的不少內容,如王熙鳳知命強英雄,薛寶釵借詞含諷諫等。

因此,淚盡而逝才是林黛玉的真實結局。為什麼這麼說?其實一開始曹雪芹就已經在鋪這條線了。

你看黛玉下世之前,她的前身絳珠仙子是怎麼說的:他是甘露之惠,我并無水可還。他既下世為人,我也去下世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

這個伏筆很明顯了,也就是說,黛玉淚盡的那一天,也是她魂歸太虛的那一天。她下世沒有別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報恩,以眼淚償還罷了。

為了不讓讀者迷路,曹公在前八十回里不止一次寫到黛玉病情加重,比較明顯的是二十八回,正文中提到黛玉吃藥之事。而甲戌本、庚辰本批語中都寫道:自「聞曲」回以后,回回寫藥方,是白描顰兒添病也。

這就是我們前面說的草蛇灰線,也就是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林黛玉的病是在逐漸加重的。而她的病與眼淚快流干了有直接關系。

說到這,忍不住插一句,有人將黛玉真實結局與賈菖、賈菱兩人聯系起來,認為是他們在藥里做了手腳,致使黛玉病情加重,最終身亡。

因為黛玉初進賈府時,賈母說到要給黛玉配藥,脂硯齋有一句非常奇怪的批語:為后菖、菱伏脈。

結合原文和批語,我們知道,賈菖、賈菱也都是賈府子孫,且是草字輩,與賈蓉、賈薔等人屬于同一代,他們應該是負責賈府采購藥物甚至熬煮藥物等差事的。

這種可能性并不大,我們知道,黛玉的病,很大程度上并非生理上的病癥,而是心病。即便日后菖、菱等人在藥里做手腳,也不可能直接要了黛玉的命。賈府這樣的門第,主子們直接吃的食物,藥物,怎麼可能不經過是否被投毒的檢查這一關呢?

甚至還有人說寶釵在送黛玉的燕窩里做了手腳,這個更是離譜。作為紅樓夢里與黛玉平分秋色的女主,怎麼可能腹黑歹毒到這種地步?無論是劇毒還是慢性毒,寶釵都不可能這麼做。曹公更不可能這麼寫。

因此投毒說沒有任何站得住腳的證據,完全不可信。我們言歸正傳,作為紅樓夢里的女一,曹雪芹在設計黛玉結局時,其實并非單一的,而是多方綜合影響刺激的結局。

前面我們說黛玉真實結局是淚盡而逝,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與曹公在最開始的伏筆對上號,也只有這樣,也才符合絳珠仙子下世還淚的前因,這樣木石前盟的故事才成立,否則都是進入了世俗解讀的死胡同。

我們知道,黛玉不僅體弱多病,她下世最主要的「任務」是流淚還淚,且為寶玉而流。她初進賈府時,就因寶玉摔玉而流淚。后文還無數次因為各種寶黛矛盾而淚流不止。

也正因此,到第四十九回時,曹公通過黛玉之口交代了她流淚的真實狀況,而且正是對寶玉說的:近來我只覺心酸,眼淚卻像比舊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淚卻不多。

枉凝眉曲子里也唱到: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這說的不正是黛玉的真實結局嗎?三十六回里,賈寶玉情悟梨香院時,得出一個結論:昨夜說你們眼淚單葬我,這就錯了。我竟不能全得了。從此后,只是各人得各人眼淚罷了。

他得的正是黛玉的眼淚,而林黛玉下世償恩,正是以眼淚流盡的方式,犧牲了塵世中的肉身,最終魂歸太虛。

加上她天生體弱多病,且病情越來越重,春秋還犯嗽疾,又因寶黛愛情的捉摸不定而時常愁悶,因自身命運的漂泊無依而傷春悲秋,如此幾下里交攻,最終淚盡夭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