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校花:112歲仍堅持化妝,愛吃肥肉和甜食,晚年透露長壽秘訣

2016年10月11日,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一個頭髮全白,臉上布滿皺紋的慈祥老人正優雅地坐在梳妝臺前化妝。

這個老人已經111歲了,可是身上還穿著一件清雅的藍色旗袍,搭配著一雙白色高跟鞋。

她坐在鏡子前仔仔細細地給自己描眉,涂口紅,再把頭髮挽成一個好看的發髻,才轉身下樓吃早餐。

這個愛美的百歲老人名叫嚴幼韻,她有一套自制的養生秘訣, 她的丈夫在她的照料下也活到了九十多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出生名門,進入復旦大學學習

1905年9月27日,一個名叫嚴幼韻的女孩在天津的一個大戶人家中出生了。

嚴幼韻是浙江寧波人, 她的父親、祖父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商人。

因為生意發展的需要,嚴幼韻的父親嚴子均帶著一家老小來到了天津,嚴幼韻就是出生在這個時期。

嚴子均一共娶了兩任妻子,生下了12個孩子。

因為孩子眾多,所以嚴子均早早地就為這些孩子們聘請了家庭教師。

嚴家雖然成員眾多,但是卻很少發生矛盾,家庭氛圍比較溫馨和諧,而且家中的很多人都是知識分子。

在家人們的潛移默化下,嚴幼韻從小就很喜歡學習, 很小的時候就跟著長輩們讀書。

四歲的時候,她就開始跟著家庭教師學習國文和英語。

除此之外,嚴幼韻還學習了繪畫、鋼琴、唱歌等課程。

在學習之余,嚴幼韻也會跟著哥哥姐姐們出門郊游、逛街。

嚴幼韻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中,所以從小生活質量就比較高。

在家人的影響下,小小年紀的她就非常喜歡好看的衣服、珠寶、香水、美食等各種東西。

而她的家世也能夠支撐起她揮霍的生活,她可以任意在家中的店鋪中挑選各種心儀之物。

就這樣,嚴幼韻在家人的愛護之下,度過了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

后來,嚴幼韻考進了天津中西女校讀書,接受新思想的影響。

因為局勢比較動蕩,所以她的父親嚴子均開始把生意的重心重新轉回江浙地帶。

嚴幼韻讀完國中之后,嚴家舉家搬回了上海,在上海定居下來。

回到上海后,嚴幼韻在家中待了一段時間,就再次投入到了學習中。

1925年7月,20歲的嚴幼韻進入滬上大學(今上海理工大學)學習,成為了一名大學生。

兩年之后,她轉到了復旦大學,開始學習商科,決定以后跟父輩們樣經商。

當時的大學生非常稀少,女大學生更是鳳毛麟角,這些女大學生多就讀于女校,只有極個別的會在綜合型大學讀書。

嚴幼韻的兩個姐姐嚴蓮韻和嚴彩韻就畢業于金陵女校,而 嚴幼韻是最早進入復旦大學讀書的女同學。

她父親有一家布莊專門為她們幾個女兒服務,所以嚴幼韻一直都很注重穿著打扮。

她長相漂亮,打扮時髦,每回上下學都會有專門的轎車接送,所以她一直是學校中的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很多人都對嚴幼韻有好感,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但是嚴幼韻并沒有接受他們中的任何一個。

嚴幼韻知道,大部分人只是看中了她的外貌和家世,根本沒有真心愛她。

她一直保持著單身的狀態,直到她遇見了一個叫做楊光泩的人。

與楊光泩結婚,成為外交官夫人

楊光泩是湖州一個大商人的兒子,20歲的時候就拿到了清華大學的畢業證書。

之后, 他遠赴美國,到普林斯頓大學進一步學習,最后拿到了國際法博士的學位。

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外交官, 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就在中國駐美國的大使館中工作。

兩人在一場舞會上一見鐘情,很快就確定了戀人關系。

1929年9月6日,嚴幼韻和楊光泩在上海大華飯店中舉辦了婚禮,成為了夫妻。

一個是上海名媛、復旦校花,一個是外交界的新秀,這場婚禮注定不平凡。

很多上海媒體對這場婚禮進行大肆報道,還把兩人的家世背景、戀愛經過扒了個一干二凈。

當時,楊光泩是外交部的一名顧問,很受上級領導的重視, 隨時都可能被派到國外去。

為了跟上丈夫的腳步,嚴幼韻快速地完成了學業,拿到了復旦大學的畢業證書。

1930年,楊光泩被派去了倫敦,擔任中國駐倫敦領事館的總領事。

嚴幼韻收拾好了行李,辭別了父母,與丈夫一起到了歐洲,開始了外交官夫人的生活。

她善于交際,熱情好客,熱情地招待過很多同胞和外國來賓,也為丈夫的工作提供過很多的建議和幫助。

1938年,楊光泩臨危受命,

于是,嚴幼韻又隨丈夫來到了局勢動蕩的馬尼拉。

丈夫犧牲,帶著兒女艱難求生

1941年12月7日,日本軍隊偷襲了美國的珍珠港,馬尼拉的局勢也越來越緊張。

美軍司令麥克阿瑟在撤離遠東之前,特意在飛機上給楊光泩留了一個座位,邀請楊光泩跟自己一起去美國。

楊光泩拒絕了他的好意, 選擇與菲律賓的華僑同胞們一起面對這場危機。

楊光泩和嚴幼韻一邊疏散領事館的工作人員,一邊幫華僑轉移到安全的地區。

1942年1月2日, 馬尼拉被日本軍隊快速占領,楊光泩和領事館里的7名外交官被扣押。

日軍讓楊光泩把菲律賓的華僑集中起來,楊光泩知道這樣做會讓所有的同胞都陷入危險,所以果斷地拒絕了。

之后, 他們把楊光泩一行人囚禁了起來,用各種方式逼他們妥協,可都沒能如愿。

4月17日,惱羞成怒的日軍失去了周旋下去的耐性, 遂將他們全部*害。

楊光泩犧牲的時候只有42歲,嚴幼韻只有37歲,兩人育有三個女兒,最小的女兒才將將兩歲。

丈夫犧牲后,嚴幼韻擔起了身為總領事夫人的責任,帶著女兒與其他七個英烈的家屬在馬尼拉艱難求生。

她們搬出了原來的住宅,搬進了一棟狹小的樓房里,40多個人擠擠攘攘地住在一起。

出逃的時候,她們根本來不及帶走錢財,所以一伙人的生活很快就陷入了窘境。

這個從小就沒有干過活的富家小姐開始自己動手收拾家務、照顧孩子。

后來,她和其他幾個夫人一起做鞋子、制肥皂、釀醬油,把這些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成品拿到市場上去賣,為這個家攢下一點錢財。

除此之外,他們還在院子里養了兩頭豬和一群雞鴨,以此來日常生活。

雖然生活過得很辛苦,但是 嚴幼韻始終保持著積極樂觀的心態。

閑暇的時候,她會教孩子們唱歌、識字,安慰他們幼小的心靈。

1945年,國際局勢日漸穩定,這個大家庭成員都陸續有了歸處。

40歲的嚴幼韻帶著三個女兒來到了美國紐約,并在這里定居了下來。

為了養活三個女兒,她找到了工作,成為了聯合國的一名禮賓人員。

她以前經常出入各種社交場合,又有著多年外交官夫人的經驗,所以很快就適應了這份工作。工作期間從來沒有出過岔子。

再嫁,晚年的養生生活

1958年10月,54歲的嚴幼韻退休, 不久之后就與顧維鈞結為了夫妻。

顧維鈞是近代史上有名的外交家,與嚴幼韻結婚的時候,顧維鈞已經是70歲的高齡了。

在生活中,嚴幼韻不僅是他的妻子,更是他的管家、營養師、秘書。

她井井有條地照顧著丈夫的生活,也幫他處理這一些工作上的事務。

在她的精心照顧下,顧維鈞直到98歲才離開人世。

丈夫去世之后,嚴幼韻并沒有一直沉浸在悲傷中,她快速地走出了負面情緒,繼續樂觀地生活。

她喜歡吃肥肉和甜食,不喜歡運動,也幾乎不吃藥, 每次出門她都會精心打扮自己。

即使已經是位可愛慈祥的老奶奶了,嚴幼韻依舊喜歡穿高跟鞋、噴香水。

她每天都會去公園散步,與周圍的年輕人聊天,她的電話簿上存了很多的電話號碼,經常有人來拜訪她。

她每天都會讀書看報,還 保持著每天記日記的習慣。

她經常在家做蛋糕和餅干,然后帶去給自己的牌友們吃,也經常和他們一起出門旅游、購物。

即使女兒們都不在身邊,嚴幼韻的晚年生活依舊過得非常滋潤。

有時候,她還會帶著老花鏡給幾個外孫織羊毛衫,然后寄給他們。

除此之外, 嚴幼韻還非常熱衷慈善事業。

她經常幫助紐約的華僑,幫她們解決生活上的事情,在她看來,「有種回到了馬尼拉的感覺。」

不僅如此,晚年的她精力充沛,還自學了法語和俄語。

2017年5月25日,嚴幼韻在家中去世,享年112歲。

也許是感悟到了自己生命的界限,嚴幼韻提前幾天把三個女兒和一群外孫喊回了家。

「無論未來遇到什麼困難,都要保持好的心態,就像我們在馬尼拉的那段日子一樣。」

「保持好的心態」,簡簡單單的六個字是嚴幼韻一直堅持做的事情,也是她的長壽秘訣。

她的前半生雖然過得非常安穩舒適,但是卻在后半生遭遇了很多波折,而 樂觀積極的心態幫她渡過了所有的難關。

女兒回國,定居寧波

2022年1月15日,嚴幼韻的大女兒楊蕾孟離開了美國,

當時,她已經是89歲的高齡了,但是她依舊精神矍鑠,身體硬朗。

她在浙江寧波的郊區買了一套房子,準備在這里定居下來。

無論是外貌還是性格,楊蕾孟和她的母親嚴幼韻都很相像。

她在房子外面種滿了鮮花,每天早上她都會去花園中散散步,天氣好的時候還會去草地上放風箏。

她每天都是笑瞇瞇的,和周圍的鄰居關系很好,經常和她們一起跳廣場舞。

嚴幼韻的二女兒楊雪蘭在2020年就去世了,三女兒楊茜恩更是比母親還早走一步。

三姊妹中, 只剩下了楊蕾孟這個大姐。

回國之后,楊蕾孟每天的生活都很豐富多彩,在鄰居老太太的帶領下,她已經學會了種菜。

2月16日,元宵節的第二天,楊蕾孟就請來了工人,專門在院子中開辟了一小塊菜地。

她還跟著鄰居一起去菜市場挑選蔬菜種子,準備過一段時間就把它們種到地里。

「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每天都可以和朋友們打牌、跳舞,還可以種點小菜。」

現在的她已經會講一些簡單的寧波話了,跟這些老太太溝通起來也沒有了障礙。

「我學語言很快的,也許是我遺傳到了父親的天賦,我父親是位外交家,我母親也學過很多門語言。」

即使已經做奶奶了,楊蕾孟依舊經常跟朋友們炫耀自己的父母,就像小孩子一樣。

-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