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男子繼承8.7億遺產,取錢時只剩8萬7千塊,銀行經理:沒錯,只有這麼多

2002年,一位鄉民到當地某大型銀行辦理 遺產繼承賬戶,他的伯父曾是印尼知名的華僑,晚年回國在銀行存了 3000多萬美元,即便折合如今的匯率加利息,也該有 8.72億多的新臺幣

可銀行工作人員卻突然告知這位鄉民: 「你的伯父當年在銀行就存了3000美元(約8萬7新臺幣),不是3000萬 美元(約8.72億新臺幣)。」

當銀行把一張存款憑證的復印件拿出來后,這位鄉民卻察覺到了異常, 存款憑證的復印件是假的!

3000萬美元存入銀行20多年后變成了3000美元,一字之差卻天差地別,為何天價遺產會憑空消失?鄉民又怎麼篤定銀行給的存款憑證復印件是假的呢?

華僑

去銀行繼承遺產的鄉民名叫 葉和德,在當地也算是名門望族,葉和德的伯父名叫 葉木蓮,曾在18歲時便只身前往印度尼西亞謀求出路。

葉和德的伯父到了印尼之后換了名字,改名 王賢能

誰也沒想到,王賢能在印尼真的闖蕩出了一番田地,經營了一家 農機農具工廠,賺了很多錢,在印尼也算是非常有名的華僑。

1960年前后,因為王賢能在印尼華人圈子中德高望重,所以被推選為 印尼帝汶古邦中華學校校長兼董事長,還是印尼古邦華僑總會的秘書長兼代理主席。

憑借著自身的才華,王賢能在印尼站穩了腳跟,港頭鎮的葉家都家族中出了這麼一個人才感到自豪,并不在意他改名換姓。

雖然王賢能在印尼有著龐大的產業,但他卻一直有著一個遺憾,那就是他年輕時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事業上面, 并未結婚,更沒有兒女。

存錢

1983年8月18日,回到祖國的王賢能和自己同族的侄子 葉和全一起到當地的 大型銀行存錢,當時因為一些特殊原因,王賢能回國后帶了3000多萬美元現金(約8.72億新臺幣)。

這些 現金放在家中除了遭賊惦記之外,只剩下發霉一條路可選,所以王賢能才會選擇把錢存入銀行,不僅安全,還能得到一筆數目可觀的利息。

不過由于王賢能已經更換國籍,所以他并不能直接辦理存款,只能選擇一條折中的道路,向該銀行 申請海外通訊代理保管業務。

通信存款估計很多人沒聽說過,主要為了 方便華人、華僑將國外的資金委托國內銀行辦理儲蓄存款的一種方式。

王賢能開戶后他的存折將由銀行代為保管,想要取錢只需要個人手持回執單到銀行簽字即可。

3000萬美元(約8.72億新臺幣)在當時的匯率并不算高, 在1983年,3000萬美元絕對屬于天文數字。

為了保險起見,王賢能分批次將3000萬美元存入銀行,第一次和侄子一塊到銀行存入了 2000萬美元。

第二次則在 1984年9月3日,王賢能自己一個人前往該銀行進行存款,并且一次性存入1千萬美元整。銀行對王賢能的兩筆存款在他的同意下進行了合并, 共計3000萬美元,并且能直接享受3000萬美元定期存款的高額利息。

因為王賢能相信銀行的保障,所以在存錢后又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要求,希望銀行能將自己的一張照片和3000萬現金存到一起,由銀行的人保管。

王賢能留照片的舉動其實還有一層含義, 當時銀行的記錄都是紙質信息,留照片只是為了方便取錢時讓銀行相信自己就是本人。

可即便王賢能做足了準備,可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王賢能存進銀行的3000萬美元,在二十年后卻變成了3000美元。

遺產

1987年2月10日王賢能因患上重癥不幸病逝于印尼泗水市,而他膝下無兒無女,遺產自然要由王賢能的直系親屬繼承。

王賢能的父親很早就離開了人世,所以他的遺產繼承權皆由 母親取得。不過王賢能的母親年事已高,即便手握數十億家產也沒處花,于是便提前立下遺囑: 兒子王賢能的遺產順位繼承到王賢能的兄弟姐妹名下。

葉和德作為王賢能的侄子,有權繼承伯父的遺產。2002年時,葉和德前往福州市的公證處申請辦理了遺產繼承公證書,具有合法繼承王賢能遺產的權利。

存在銀行的3000萬美元,葉和德是知道的,當時就是自己家族里的一個堂兄弟陪伯父去銀行存的錢,而銀行中的3000萬美元理所當然應該由葉和德和其堂兄妹一起繼承。

要知道2002年時,3000萬美元遺產不算利息的情況下,也至少有 8個多億元。這對于葉家的兄弟姐妹來說簡直就是一串天文數字,即便葉家的兄弟姐妹眾多,2個億分下來每個人也能分幾千萬。

辦理完遺產繼承公證書后,葉和德和自家的堂兄弟一起拿著證明到銀行取錢,可到了銀行后,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葉和德到銀行表明來意后,銀行的經理非常重視,專門邀請一群人到了專門的會客廳商議。葉和德也不想浪費時間,直接對銀行經理說: 「我伯父83年到84年期間,在銀行存了3000萬美元,現在他已經去世,我們要把他的存款取出來。」

銀行經理卻直接說: 「別開玩笑了,哪有3000萬美元,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當時應該就存了3000美元。」

聽到3000美元后,葉和德也傻了眼, 這3000萬和3000看似只差了一個字,實際上卻是 天壤之別。

銀行經理眼見對方不相信,于是到銀行的資料室中取來了一份 存款憑證的復印件,上面清晰地顯示為 3000美元,并沒有那個萬字。

看著銀行經理手中的存款單復印件,葉和德一時間也傻了眼,心想: 「難不成自己的伯父一直都在裝打款?他在印尼打拼的產業都是假的?」

還沒等葉和德緩過神來,他的堂哥 葉和全卻反應了過來,從銀行經理手中接過存款單復印件一看,直接大喊: 「假的,我伯父當初簽名的時候寫的是繁體字,這張復印件上的名字卻是簡體字,并且我伯父當時簽名的時候中文和印尼文一塊寫的字,這張復印件卻只有中文。」

聽到葉和全的話,葉和德回過神來,因為他清楚地記著,自己的伯父當年就是和堂哥一塊到銀行存錢的,因為現金數量太多,需要一個人幫忙,所以堂哥就陪著伯父一塊去了。

葉和德也不相信眼前的復印件是真實的,于是他便向銀行經理提出要查看 存款憑證的原件,可銀行經理卻一口回絕,并且表示因為年代久遠,存款單原件已經丟失。

這麼大的一個銀行會讓客戶的存款單原件丟失,并且還是一張3000萬美元的原件丟失,任誰也不會相信。

面對銀行經理的說辭,葉家的兄弟們都表現出了嚴重懷疑,一致認為是 銀行私吞了王賢能的存款,并弄了一張假的存款單復印件糊弄所有人。

眼見場面即將混亂,銀行經理只好再次到檔案庫中拿出了一份資料,上面顯示的是該銀行在 1983年期間所有的外匯存款總額。

1983年8月18日,王賢能存入銀行 2000萬美元,但資料上顯示該銀行當年的外匯存款總額不足2000萬美元。兩者提供的數據完全不同,肯定有一方在 說謊。

葉和德和堂兄弟們根本無法接受從 3000萬美元到3000美元的落差,所以拒絕了銀行給出的8萬多塊錢存款的要求。

葉和德離開銀行前狠狠地說: 「我也不想再和你們糾纏,法*庭上見分曉。」

審理

葉和德和堂兄弟為了伯父的3000萬美元遺產,一連奔波了8年在印尼和國內搜集證據,終于在 2010年將該銀行告上了法庭。

2010年,期間銀行拿出了 存款憑證復印件和1983年外匯記錄作為證據,而葉和德卻沒有帶律師出席法庭,更不知道該怎麼羅列對自己有利的證據,所以一審判決結果是: 銀行需支付葉和德連帶利息在內3123.75美元。

對于一審的結果,葉和德當然不服,不過細心的葉和德卻法庭審理時發現了異常。

1983年8月18日銀行在原版的存款單上蓋的公章為正圓形,而銀行提供的復印件公章有明顯的變形。

同時銀行提供存款的利息記錄也有明顯的問題, 利息記錄雜亂無章,像是臨時為了證明利息數據而偽造的。

葉和德在翻看20多年的利息詳情時,赫然發現除了雜亂無章,很多數字都對不上之外,甚至還有 一年沒有利息。

公章變更、利息記錄混亂、利息缺少一年,這些很明顯的問題,卻發生在了百姓所信賴的銀行之中,顯然有問題。

葉和德在一審敗訴后,又提出上訴,希望通過公平公正的法律,維護自己合法的遺產繼承權。

畢竟3000萬美元和3000美元相差萬倍,如果不調查個水落石出,任誰也咽不下這口氣。

2011年7月,葉和德和兄弟們再次將該銀行告了,經過二審判決, 一審法院漏列當事人,程序違規駁回重審。

2012年3月8日,這一次雙方律師在法庭上針鋒相對互不退讓,而葉和德說了一句話卻直接讓被告方的銀行失聲,葉和德說: 「我不想在爭論什麼,我只希望法院能要求銀行將83年的存款單原件拿出來和復印件進行筆記鑒定,這樣就能夠真相大白。」

可即便如此簡單的要求, 銀行方面卻拒不答應,這也就導致 真相無法被揭開。

而葉和德兄弟雖然具有 合法的繼承權,但畢竟王賢能的遺產涉及到 境外遺產,需要得到 印尼政府提供的遺產繼承權才能繼承,這也就導致了這個案件被一拖再拖。

當年王賢能究竟存在銀行里面的是3000萬美元還是3000美元,銀行方面為何又不肯出示存款單原件呢?

至于最終結局如何,至今尚未有定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