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偶式養娃」的葉海洋:砸50W生5國混血,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葉海洋不是馬林生。

如果不是「無偶式養娃」,誰會聽過葉海洋這個名字呢。

葉海洋,是一位來自東北吉林的80后。

從事化妝品生意,有自己的化妝品品牌。

與很多外出打拼的東北人一樣,

葉海洋當初也將自己的創業首選地放在了廣州。

珠三角地區的化妝品產業,

占據了國內乃至全世界化妝行業的半壁江山。

就像很多在廣州打拼創業的廣西姑娘,

其中一部分極有可能成為服裝行業里的翹楚一樣,

葉海洋就是萬千來南國打拼的東北人中的翹楚。

不到30歲,葉海洋便擁有了自己的化妝品公司,

同時還擁有自己的一條化妝品生產線。

短視訊的風在國內吹起來時,

葉海洋跟所有的同行一樣,也借助于網絡推銷自己的產品。

所以,原本她就是萬千化妝品女老板中的一分子。

把她扔在人堆里,也不會被認出來。

但自從2017年開始,葉海洋漸漸在網絡上走紅。

走紅的原因,不是她銷售的化妝品品牌,

也跟她多年來的經商經驗無關。

她之所以突然走紅,是跟她的生活理念與選擇有關。

如果看過葉海洋的照片,或者是她的視訊,

不管是什麼場合,也不論是什麼季節,

她永遠是一頭短發外加相對中性的打扮。

從葉海洋逐漸走紅伊始,她就始終是以這樣的容顏示人的。

這份妝容,暗示了葉海洋后來買精生子的選擇。

這個選擇是葉海洋在29歲那年做出的。

她不但買了,

而且還按照時下主流的人種理論,

花高價從國外購買了所謂的優質精子。

至于后面的步驟,與其他懷孕的女性一模一樣。

這樣的選擇方式,有悖于絕大多數人的選擇,

也有悖于幾千年來的傳統理念,

自然一經做出并公開后,就引來了海量的圍觀。

甚至還有網友表示,我要是有錢,也買精生子了。

圍觀者的問題很多。

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不向往愛情,渴望婚姻嗎?

孩子在成長過程中,缺失的父愛該由誰來彌補?

一切都還得由當事人葉海洋來回答。

此前在采訪中她曾直言不諱:

想要愛,可沒遇到合適伴侶,但又不想做丁克一族。

葉海洋說自己也渴望家庭。

尤其是在勞累一天,回到空空蕩蕩的家里后,

自己更是能從心底里感受到那份孤寂。

按照大多數人的選擇,

既然渴望,那就去尋找并組建家庭就行了。

但葉海洋是怎麼做的?

在她決定買精生子之前,我們不得而知。

也正因為如此,她自己的說法,和外界后來的猜測,

就產生了分歧。

葉海洋的說法是,

愛情求而不得,眼看30歲到了,對家庭又有渴望,

所以才會如此選擇。

而一些網友的猜測是,葉海洋并非求而不得。

她是拉拉。

還有一些網友根據葉海洋平日里的中性裝扮,

推測她不但是拉拉,而且還是鐵T。

所謂T,指的就是拉拉群體中處于主導地位的那個人。

按照這個邏輯,也可以把她們理解成為異性戀中的「男性」。

網友猜測,葉海洋的內心深處就是這樣一個人。

因此,在這種心理支配下,

她確實無法通過傳統組建家庭的方式來完成生育。

但是,不管葉海洋是真的沒找到合適的一半,

還是她真的是個拉拉,

畢竟,現實中類似葉海洋這樣的女性并不少見。

1988年出生的她,傳聞早年也曾睡過北京的地下室。

后來她便來到廣州打拼,從第一桶金開始,

慢慢打拼出了屬于自己的化妝品天下。

因此,葉海洋的財富和物質,

能夠保障她買精生子,而不會出現什麼差池。

29歲那年,葉海洋攜重金前往美國。

一切就如以往小廣告里重金求子的橋段一樣,

她開始通過量身打造的方式,創造下一代。

不同的是,重金求子的橋段是不少男性YY的情節,

而葉海洋在美國,是真的可以按需打造。

在國內,有關買精、借精以及代孕之類,

既沒有法律體系的支撐,

社會的心理觀念也普遍還不能接受。

而在美國,雖然各個州關于生育的法律各不相同,

但是有些地方的買精或者代孕等等,都是有操作空間的。

就像買賣商品一樣,人們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

購買男性的精子或者女性的卵子。

葉海洋所需的精子,來自不同的五個國家。

光是這筆花銷就高達50萬。

第一步完成后,接著就是讓精子與自己的身體結合。

整個手術過程也要分成四五個步驟。

需要在合適的時機讓葉海洋自己排卵,

接著是取出卵子與精子結合,使其成功受精。

而后再經過手術移植到葉海洋身體內。

等到一切步驟順利完成,她才能真正地受孕成功。

手術費用的花銷,同樣高達二十多萬。

整個過程完成下來,需要七八十萬甚至更多。

當初在進行受精卵移植手術的時候,

葉海洋要求醫生不要給自己全麻。

手術的過程中,她通過B超的屏幕,

能清晰的看到受精卵在身體內著床的過程。

那一刻,葉海洋哭了。

懷孕之后,她像所有的孕婦一樣,

開始為孩子將來的出生做著各種準備。

與此同時,由于整個過程她是全部公開的,

外界對她的各種質疑也紛至沓來。

先是猜測她的性取向。

而后是指責她這麼做過于自私。

因為孩子出生后,身邊就沒有父親。

面對爭議,再加上懷孕過程中身體的各種不適,

葉海洋也顯得不知所措。

傳聞在那期間,她一度患上了抑郁癥,焦慮異常。

但不管怎麼樣,如今已懷孕,

最重要的是先把孩子生下來。

一切都很順利,女兒后來健康出生。

葉海洋給女兒取名Doris。

白皮膚、黃頭髮、棕色的眼睛,

女兒的一切似乎都非常符合葉海洋的預期。

自從孩子出生后,

她便把一多半的精力都放在了女兒身上。

作為一個年紀輕輕的成功人士,

葉海洋既有錢又有閑,

從精神層面再到物質生活,

她能給女兒提供無微不至的呵護。

孩子調皮,她想盡辦法開導安撫。

漸漸長大后挑食,

她竭盡全力給女兒提供均衡的營養。

這些其實都不難。

難的是在孩子長大后,如何向她解釋爸爸在哪里。

為此,葉海洋在女兒幾個月大的時候,

拍了一組把她從西瓜里抱出來的照片。

她想著等女兒懂事問自己的時候,

就說是從西瓜里把她抱出來的。

但是,這個法子無非是給女兒一個童年。

孩子必定是要長大的,將來還是需要一個解釋。

于是,葉海洋又早早為女兒寫下了六封信,

期望著女兒長大看到這些信之后,能夠理解自己的選擇。

從一個母親的角度看,葉海洋是合格的。

但是在外人眼里,她自私的標簽更加被強化了。

一些人覺得,不管葉海洋做得多好,

可她永遠無法代替爸爸的職責和存在。

這樣一來,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心智是不會健全的。

葉海洋自然不這麼認為。

她覺得自己能夠給女兒提供同等的愛,

也并沒有覺得自己的行為是自私的。

或許正因為不懼外界的非議,

女兒四歲時,她突然又想再要一個。

那時候女兒要上幼兒園了。

孩子不在身邊,葉海洋突然覺得內心空落落的。

但如果再要一個,不光自己,

待到自己百年以后,孩子在世上也不會孤單。

等葉海洋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女兒,

誰知女兒也吵著想要一個妹妹或是弟弟了。

就這樣,葉海洋如法炮制,

在2021年的時候,去俄羅斯買精生子。

從買精到受孕,整個過程又花費了16萬。

第二胎后來順利問世,

葉海洋有了第二個女兒。

像此前生育一胎時候一樣,

孩子的一切,也都被葉海洋放在了網上。

如此一來,在一些反對者看來,

葉海洋這是在「變本加厲」的操作。

與此同時,當越來越多的網友,

看到她曬出兩個孩子的日常后,

覺得是葉海洋在打造人設。

畢竟,不管是單親媽媽還是混血兒的單親母親,

現在這個社會上其實有很多。

為何葉海洋和她的兩個孩子,頻頻出現在輿論的視野,

無非就是通過人設的打造,

最終來銷售她的化妝產品。

所以有網友覺得,葉海洋其實非常會營銷自己。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能年紀輕輕就成功了。

今年的7月份,在網上曬出兩個孩子照片的同時,

葉海洋又表示自己想要生三胎,而且是想要一個男娃。

不過,據說大女兒不同意再要一個弟弟。

還在去年二女兒剛出生時,

葉海洋就半開玩笑的問大女兒,想不想再要一個弟弟。

誰知女兒這次直接回絕,

只想有一個妹妹,不想要弟弟。

而葉海洋今年又把生三胎的意愿說出來,

說明她的確是想要一個兒子了。

無論如何,單親的葉海洋,

首先要解決的,還是保證兩個女兒健康成長。

以她的財富和能力,

不必在乎外界對自己生活的「指指點點」。

但是,她每天和兩個孩子,又活在外界的指點下。

當然,這是葉海洋自己的選擇。

如果按照人設打造的說法,

她反倒非常需要外界對她生活的指點。

畢竟,只有靠著外界的不斷關注,

她才能擁有一切,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單親媽媽帶著孩子,

有點像《我是你爸爸》里的單親爸爸馬林生。

可從生理和現實的角度看,

葉海洋又不會是馬林生。

只是孩子還小,還要等時間去塑造。

縱然葉海洋采取各種方式去彌補,

但無論到什麼時候,

她只能告訴孩子:我是你媽媽。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

葉海洋與馬林生的處境一樣,

是硬幣的一體兩面。

如今,中國單身的成年人已經超過2億。

越來越多的人不愿意結婚,或者說遇不到心動的人。

如果婚姻最后留下的,只有沒完沒了的爭吵,

視而不見的冷漠,孤軍作戰的辛苦。

如果你是一個女人,還對它奢望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