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歲飛行員阿伯去相親,被女方「教育」後:我要是會做飯,我貴賤不找

薑茂善/81歲

我叫薑茂善,81歲,退休20餘年了,退休金45000多,在吉林長春有還套26坪的房子, 生活上衣食無憂。

可能是因為我愛鍛煉的原因,不管颳風下雨,每天堅持鍛煉兩小時,所以我身體特別好,什麼毛病都沒有, 同齡人說我看起來也就60多,特別精神,「背不坨,眼不花,耳不聾,頭不禿」

我年輕的時候當過飛行員,就是噴灑農藥,救災的那種,全縣就選中我一個,做了5年後,就下企業了,到那個物資局金屬回收公司當過, 秘書科長,人事科長,生產科長,業務科長,最後直接當了廠長,一直以來都是幹部。

我和老伴結婚能用鑽石婚來形容了,感情特別深,我們退休也就相差兩年,那幾年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每天她做飯,我打下手,吃完飯,我們就去公園鍛煉身體,她練 太極,我做俯臥撐,有時候還一起扭秧歌,可是好景不長,我清晰地記得,我在們去公園的路上,她絆倒在馬路邊上的石墩子上,摔骨折了,身體也吃不消,再後來又確診肺癌,一年多去世了

我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那段日子裡以悲痛度日,街坊鄰居們都勸我, 逝去的人,終究是走了,活著的人要往前看。

吃慣了老伴做的飯菜,加上我對吃得挺講究,早晚隨便對付下都行,但是中午必須有魚有肉,可我不會做呀,我的大女兒心疼我不會做飯,每天中午都會來給我做頓好飯。 白天還能混過去,每到晚上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子裡,害怕黃昏的到來,害怕孤獨。或許有人會覺得都81歲了,還找什麼老伴,雇個保姆照顧不行嗎?

我覺得找老伴跟年齡沒關係,只是單純想有個陪伴,不那麼孤單。如果哪天一個人晚上暈倒在家都沒人知道, 保姆雖好,但是她們只是為錢而已,不會那麼貼心的端茶倒水,兒女們雖孝順,她們也有她們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24小時陪伴。

所以我找來了紅娘,當紅娘了解完我的興趣愛好,個人身體狀況後,問我 「您想找個什麼樣的老伴呢?」

我想了想說 「要有雙保的,性格能和得來,我不想都這個年齡了還每天吵吵嚷嚷的,所有開銷都是我負責,她願意買什麼就買什麼」

紅娘聽我說完後為我介紹了同樣在長春的 林女士,72歲,有雙保,興趣愛好也差不多,愛看書,打太極,也是想找個志同道合的伴,過完餘生。

當紅娘帶她到我面前時,我覺得對她的眼緣還算過得去,不算漂亮也不算醜,主要還是看性格能不能合得來。

聽紅娘說,她對我眼緣也很滿意,說我這個歲數了,身體還挺硬朗,五官端正,經常有人這樣說我, 聽得多了,我也習以為常。

彼此眼緣都還滿意後,我帶著她到我房子裡轉轉,她說 「這房子可有些年頭了?」

我說 「這房子是有些年頭了,20來年了」

這房子是以前的老房子,傢俱有40來年,都是以前的老物件,跟現在的房子沒法比,兒女們說給我換套房子,但是我對它有感情,不想搬家。

接著她又走到廚房,看到廚房那些擺設有些不滿意的說 「會做飯不?」

我說 「簡單些的會做,大菜不會做,那些魚肉都是中午我女兒來給我做,雖然我家東西多,但過日子全合,啥都有」

她又問我 「會醃酸菜嗎?」

我指著陽臺角落裡的酸菜桶說 「會呀,我醃的酸菜可好了,不長毛,家裡還沒味」

她嗤之以鼻地說 「整的啥玩意啊,那廚房那陽臺感覺都下不去腳,那酸菜能吃嗎?看著就噁心人」

聽到 她這樣說,心裡多少有些生氣,但是只能悶在心裡。因為我覺得我一81歲老頭,能收拾成這樣就不錯了,房子年數長了,東西也多,都是能用的。

她又走到衛生間這看看那看看,問我 「家裡能洗澡嗎?洗衣機也是半自動的」?

我說 「有熱水器,能洗澡,洗衣機是半自動的」

她說 「說實話,我挺相中你人的,身體好,五官端正,但是你家這居住環境太差了,住著多難受,多憋屈啊,我喜歡乾淨利索點的,要不拆了重新裝」

我覺得她要求太高,這麼大年齡了還折騰啥呀,比年輕人的事還多,你收拾了不就乾淨利索了嗎,說句不好聽的人找老伴也不是讓你光挑毛病來了,勤快點的倆人一塊幹唄

對于她的挑剔我有些生氣地說 「咋重新裝,費那個勁幹啥,我覺得住得挺舒服,地方寬敞,東西全,你看哪個沒用,都是能用的東西,我要是會做飯,我貴賤不找,平時樂意做啥就做啥」

她說 「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挺反感的,你要是會做飯,你就不找了,對不對?我又不圖你錢,不是給你當保姆來了,」

我笑著說 「這完全有可能,做飯就犯愁」

她說 「那你要是這想法,那就談不下去了,我也會做飯,會收拾屋子,我找老伴幹啥?不就是有個伴,生活上有個伴侶,往後餘生一起攙扶著走下去,每天都高高興興的過,你說對不對?」

我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我說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但並非本意,你做飯我可以打下手,找老伴,就是有個伴侶相互關心,相互理解,高高興興過完餘生。」

她說 「喝9嗎?」

我說 「每天中午一兩,早晚不喝」

她說 「那你天天都得喝點,要得有菜啊」

我說 「就每天中午喝點,我女兒每天中午來給我做菜,魚,雞肉,牛肉,豬肉,換著花樣吃」

她說 「那咱倆生活習慣不一樣,我吃素,平時就吃白菜粉條豆腐這些,再加上點青菜」

我說 「中午也吃這麼淡嗎,那不是白活了」

她說 「咱倆不搭,生活習慣不同,我不喜歡吃肉,你每天大魚大肉,我受不了你這種生活習慣」

我說 「我這種生活習慣咋的啦,現在誰家還沒個葷菜,哪個男人不吃魚不吃肉的,你自己不吃,也不樂意別人吃點好的啊」

她說 「生活習慣不同,生活不到一起去,咱倆做朋友吧」

這次相親,我早已預料結果以失敗告終,我這人喜歡吃,她每天青菜,豆腐,我不願意過這樣的生活。

我說 「行,做朋友挺好的」

這次相親失敗,心裡有些不愉快, 其實我倆興趣愛好還是相同的,只是生活習慣不一樣,誰也不願意遷就誰,要是生活到一起,指定每天吵架,所以寧可不找,也不能將就,但願能早日遇到合適的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