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老板轉行種菜!一奇人靠種菜、養魚年入1.6億,養魚不用換水,種菜不用施肥

有這樣一個特別的農業基地。

這個基地總面積有800多畝,走近一看,你能見到一幅奇特的場景:這里的菜不是普通種在土里,而是種在鵝卵石當中,但棵棵蔬菜青翠欲滴、長勢喜人。

這里的魚也不養在池子里,而是養在大棚內一個個巨型圓桶中,但條條魚兒皮膚油亮、膘肥體壯。

最神奇的是,這里的魚和菜成為了親密的搭檔,互幫互助, 因此魚兒從來不需要換水,蔬菜也從來不需要施肥。

這樣綠色健康的「魚菜共生」模式,讓創始人賺得盆滿缽滿,一年賣了1.64億,那這位開創「魚菜共生」的奇人是誰呢?他就是時代新農人—— 劉永軍

01、跳出舒適圈,創新思想萌芽

劉永軍,從小在鄉下長大的他踏實肯干,一直努力學習,畢業后,懷著對未來和大城市的向往, 2004年,他帶著借來的3600元錢和同學一起闖蕩,最開始,他不敢奢望能夠出人頭地。

「能找到一份工作,最起碼讓自己不凍著、不餓著。有飯吃、有衣穿、有房子可以住。」淳樸的劉永軍最開始只抱有簡單的想法。

但上天不會辜負努力生活的人,拼搏三年后, 他和朋友合伙成立了園林綠化公司

隨著事業步步高升,漸漸地站穩了腳跟,買了房子,結了婚有了孩子。

但在2012年,他卻跟朋友和妻子說, 他要在.郊區種菜。

「你瘋了嗎?好好的公司老板不當,想去郊區當農民!你在園林行業做得多好啊!」朋友和妻子對于劉永軍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

「做人要居安思危!園林綠化行業是不差,但是大環境下競爭越來越激烈,我現在更看好在.種蔬菜。 你們想想,.有2000千多萬人,他們每天都得吃飯,對于蔬菜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劉永軍堅持自己的想法。

他認為如果能夠在郊區種菜,市區銷售,那麼與外地蔬菜相比,運輸成本會降低很多,這是天然的優勢。

并且種菜時間短,資金周轉快,再加上自己從小從農村長大,有種菜經驗,又學過農學專業知識, 因此對于種好蔬菜,他信心十足。

一不做二不休,劉永軍在得到妻子的支持后,拿著900萬創業基金開始一心投入自己的種菜實驗中。

02、一次試錯,摸清當地的蔬菜需求

2012年,劉永軍承包了800畝地,他興高采烈地搭好大棚,種上蔬菜。

第一次他一下子種了十幾個品種,芹菜、黃瓜、西紅柿,應有盡有。

看著蔬菜慢慢長大,漸漸成熟,劉永軍迫不及待地想:「每家每戶不可能只吃一種蔬菜,每天都應該要換著吃,那就需要好多品種,到時候我的菜肯定能大賣!」

可到了收貨的時候,劉永軍傻眼了,因為此時出現了他意想不到的情況, 前來收購商壓價不說,而且很少再來第二趟。

劉永軍十分納悶,最后很多蔬菜都賣不出去,出現了滯銷,于是第一次嘗試種菜的劉永軍 不僅沒有賺錢反而賠了幾十萬元。

原以為種菜很簡單,沒想到第一輪就敗下陣來。

劉永軍想弄明白問題根源在哪里,隨后他開始往菜市場跑,一去就是一個多月,每天他奔波于各個菜市場,盯著來來往往的市場看, 一看就是一天。

那麼他在看什麼呢?他看商家賣什麼,消費者買什麼,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他終于搞清楚了自己失敗的原因:

第一就是,市民對于葉菜類的蔬菜需求量大,最愛的4種菜: .青,練塘茭白,廣東菜心,雞毛菜,別的蔬菜市場并不是很大。

第二就是,收購商喜歡跟產量足的客戶合作, 最好是一樣菜能做到全年供應,如果只能短時間提供,收購商就會大幅度砍價并且不會再繼續合作。

劉永軍知錯就改,馬上調整自己的種植模式,放棄多樣化的種植模式,只種那四種蔬菜,把一個產品擴增到40畝,做到產量巨大,能全年供應。

于是慢慢地,從當初求人來買菜,到后來大客戶都主動上門采購。 到了2013年,他就能通過蔬菜種植每年入賬2200多萬,算是成功實現了創業的第一步。

2014年,劉永軍去參加了農民培訓會,聽到專家提到了一個新名詞 「魚菜共生」。「原來魚和菜還可以結合起來一起養!在我的傳統觀念當中,這個簡直不敢想象!」

這一次學習,劉永軍頓時感覺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專家提到: 魚和蔬菜可以構成一個共生系統,魚的糞便、殘余餌料通過微生物的轉化分解后,成為可以被蔬菜吸收的營養,通過管道流進蔬菜苗床。

蔬菜的根系吸收營養后也能凈化水質,水可以再流回養魚池,這樣水可以循環利用,也做到了養魚不換水、種菜不施肥,魚菜共生,高效節水,產質量量也很好。

當時很多人聽完之后只是感到新奇,并未付出實踐, 但這個新名詞卻讓劉永軍著了迷。

當時國內幾乎沒有人嘗試這個項目,但劉永軍覺得既然早晚都有人要做敢于吃螃蟹的勇士,那這個勇士為什麼不是自己呢?于是,他又開始了自己的二次創業。

03、二次試錯,創造出新型養魚大桶

「剛開始試驗時候我不太同意,這種全新的模式太難了,我總是勸他別瞎折騰。」

劉永軍的岳父并不支持他的新決定,其實不僅是岳父,全家都幾乎反對他花巨大的時間和金錢成本到這個未知的項目當中。

劉永軍的岳父

但劉永軍依舊很有魄力,家里不同意,他就把自己的吃睡全部搬到了農業基地。

他開始每天晚上設計圖紙,幾乎天天都到凌晨三四點才入睡,還經常把自己關在辦公室研究,甚至因為久坐落下了腰椎間盤突出的毛病。

筆者認為,劉永軍這種永不言敗的質量非常棒,嘗試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嘗試永遠都沒有成功的機會,還有可能在年老的時候后悔當初沒有不顧一切的勇氣。

而劉永軍這種魄力和勇氣,成為了他成功路上最重要的墊腳石。

最開始劉永軍定制了一個直徑三米的平底塑料桶,用來高密度養魚,幾 個月下來他發現魚不怎麼愛活動了,甚至還有死亡的現象。

經過進一步觀察,他發現原來桶的底部總有排不干凈的魚糞殘余餌料, 它們在水里聚集會形成氨氮,魚受不了,沒辦法他只好放棄這種平底塑料桶。

劉永軍反復改進,后來終于研發出了一種新型養殖大桶,之前的平底水桶,魚糞和殘余餌料很難全部排放出去,有些就沉淀到桶底了。

劉永軍新設計出了一個底部是漏斗型的圓形水桶,這樣魚糞便和殘余餌料就能順利排出去,更干凈不留*角。

新型大桶的直徑達到6米,桶中央高度有1.95米,桶邊只有1.45米,中間就會形成一個落差, 有利于魚糞便的收集和排污,使水中氨氮含量很低。

而且還有充足的氧氣,給魚提供一個更好的一個環境,適合高密度養魚。

04、三次試錯,開創新穎的石頭種菜

魚的問題解決了,下一步就輪到了蔬菜種植了,以往的農民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蔬菜也是種在泥土里。

但是魚菜共生的模式要求為魚兒提供的水質要干凈, 如果用泥土種植肯定是行不通的。

一開始劉永軍選用的是陶粒,沒想到菜就是不好好長,有的地方綠,有的地方黃,一棵棵菜苗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樣耷拉著腦袋,看起來就是營養不良的樣子。

劉永軍趕緊去請教專家,專家告訴他可能是蔬菜缺乏微量元素,解決這個問題他可以用一樣東西—— 不起眼的鵝卵石。

常見的鵝卵石泡在水里就能釋放微量元素,能解決蔬菜缺乏微量元素的難題。

使用起來也非常簡單,一手拿著菜苗,一手拿起石頭,然后把菜苗往下一插,接著再用石頭把菜苗壓著一點就可以了, 蔬菜的根系從石頭縫里吸收營養。

兩周后蔬菜就能布滿整個石頭表面,鵝卵石表面還能吸收部分水分,即使是高溫天氣,到了晚上鵝卵石還能為菜苗提供水分。

隨后,經過研究,劉永軍又從十幾個品種里試種篩選出比較喜歡水,管理也容易的豆瓣菜等品種進行種植。

這樣一來,魚和蔬菜養殖的難題都解決了,劉永軍也將他的實驗成果投入了大量生產當中。

于是到了2019年,蔬菜長勢喜人,魚兒條條肥美,眼看就要到豐收的時候了,一場意外卻突如其來。

05、四次試錯,實現養魚數字化監管

當劉永軍慌忙跑到桶邊的時候,此時已經是為時已晚,一條條魚兒翻著白肚皮飄在水面上,桶里也是傳來一陣陣惡臭。

「真的好心疼!辛辛苦苦養了7個多月,努力都打水漂了!」旁邊傳來工人們的一陣嘆息聲,劉永軍也緊皺眉頭,想著如何避免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故。

這一次事故是因為供氧主管道的一個接口,由于高溫天氣 膠水軟化漏氣造成壓力不足,氧氣供應出了問題,因為養殖密度高,近半個多小時魚就全部*亡。

其實這也是魚菜共生系統中的一個難題,要解決這樣的難題,就必須對桶內的養魚情況進行數字化監控。

但這個領域涉及到很多學科,靠他自己的知識儲備很難完成,于是劉永軍開始頻繁往返于.的高校和科研院所, 請專家來現場指導。

在專家指導下,劉永軍在很多地方安裝了探頭,實時采集數據,實時監控。

水桶中每一個探頭能夠實現對大棚內空氣溫度、水溶氧量、pH值等數據的實時監控,將各類數據第一時間被發送到云平臺。

一旦某一項指標出現問題,便開啟自動報警,管理人員收到信息后可以第一時間采取措施。

手機上也有App,管理人員可以隨時隨地監控基地運行情況,有了這樣的智能化裝備, 魚菜共生的最后一個難題終于順利解決了。

06、成就自我,收獲頗豐

就這樣,劉永軍基地選擇了市場上暢銷的加州鱸魚和美洲食魚進行養殖。

而他的新型大桶, 養殖密度大約是普通水塘的20倍,一個大桶就能頂上一畝水塘的產量。

再加上加州鱸魚和美洲食魚的營養價值高,大大增加了劉永軍的收入。

沈衛輝開著一家餐廳, 離劉永軍的基地不到20公里,聽朋友介紹魚菜共生系統,很好奇,特意到基地考察了一番。

他在嘗試了劉永軍親手做的清蒸鱸魚后立即跟劉永軍達成了長期合作協議。

「肉質很嫩,并且沒有常見池塘養魚的土腥味,非常好吃!」沈衛輝對于這種新產品贊不絕口,而像沈衛輝這樣前來與劉永軍合作的商業伙伴是絡繹不絕。

2020年的一天,劉永軍聽到前來參觀的人說了一句話,讓他又有了新的財富計劃。

前來參觀的學校老師對劉永軍說:「劉先生,這樣的魚菜共生系統非常適合在學校里作為科學課程讓孩子們學習, 如果能有一些小模型能夠讓學生親自拼裝操作就太好!

「您說得有道理,這不但有教育意義,而且應該是一個很好的一個商機。謝謝您的提示!」劉永軍因為找到了新的發展方向再次興奮不已。

半年后,劉永軍做出了這樣的微型魚菜共生系統,下面是一個養魚盆,上面是管道式種植槽,安裝容易,一進入校園受到廣大學生和老師的好評。

魚菜共生系統走進校園,給劉永軍又增加了一份收入,加上魚和菜, 2020年,劉永軍基地的總銷售額達到1.64億。

07、新時代下承擔起社會責任

在自己的基地步入正軌之后,劉永軍開始思考自己的社會責任,自己一路走來,努力固然很重要,但政府的支持同樣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的劉永軍已經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他也想從一個商人變成一個具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家。

他在想:除了魚菜共生帶來的健康產品之外,他還可以為老百姓做點什麼呢?

后來,他聯系了當地的社區工作人員,在得知當地有一部分生活拮據的殘障人時,他決定讓這些殘障人來到自己基地工作。

讓他們也能實現自己的價值,現在你還能夠在各個崗位上看到這些殘障人忙碌的身影,截至目前, 他已經成功幫助了87個殘障人就業。

與此同時,他還配合政府的精準扶貧工作, 實現了當地鄉民就近上班,如果鄉民有農產品難以銷售,他也會利用自己的資源幫助順利銷貨。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各地開始居家隔離,劉永軍在這個關鍵時刻放棄了對于利益的追逐,心系他人,心系社會,開始大量的捐款捐物。

周圍的農戶受疫情影響,很多蔬菜瓜果無法運輸出去,只能心疼地等待腐爛。

劉永軍在得知了這個情況之后,馬上利用自己的售貨平臺幫助他們

并且教他們如何利用小程序、互聯網、社區微信群接龍進行網店維護和下單。

尾聲:

劉永軍一路摸索著走來,他對創新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成功的過程,就是去不斷地去去試錯,不斷地去創新。」這是他常常掛在嘴邊的話,而他也是用自己一生去實踐了這句話,第一次失敗教會他迎合市場需求,后面多次失敗讓他不斷更新魚菜共生系統。

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迎難而上,抓住身邊資源不斷學習,不斷更新自己的思維,最后終于獲得了成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