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出生時重2.1kg,3歲停止生長,如今13歲身高僅54cm

每一個孩子的出生和到來,都會帶給家庭許多變化。即將為人父母的人自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無憂無患。

如果孩子剛出生看起來白白胖胖,非常有力氣,將來很可能也會更好地成長。

但是2009年,誕生了一個小生命,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她只有2.1千克,也就是四斤多一點重!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孩子不僅出生時身材小,更是罕見的「長不大」,三歲的時候被醫生確診停止生長,成為吉尼斯世界紀錄之最矮的人。

01 天生厄運身材「小小」,父母為其治病花光積蓄

這個小女孩叫梁小小,她的母親劉興蓮,父親梁中南都是本地的普通人,卻遇上了這樣一件特殊的事情。

劉興蓮和丈夫有一個女兒,已經十幾歲了。但是夫妻倆想再要一個孩子,好讓家庭更加興旺。于是,2009年,劉興蓮懷孕滿十月,前往醫院生孩子。

當新生的孩子呱呱墜地,夫妻倆人樂得合不攏嘴,全家都充滿了喜悅。但是這個時候,醫生提出了疑問,這個孩子的身材太小了。

她的體重和身高都只有正常嬰兒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這讓所有人都感到奇怪。因為一般這種情況多出現在早產兒身上,但這個女孩確實是孕期正常結束出生的。

不過由于在給孩子做檢查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什麼意外,所以大家都放下心來。夫妻甚至以這個事情為由,給孩子取名「小小」。

可是過了一兩個月之後,劉興蓮夫妻帶著小小去做身體檢查,卻被告知了一個壞消息。

小小身上有一個問題:她沒有囟門。囟門是嬰兒出生時由于頭骨沒有完全閉合產生的空隙。囟門分前後,後囟門在嬰兒三四個月大的時候就會自動閉合,前囟門則會到一歲多才會閉合。

而囟門如果提前閉合,就會導致嬰兒發育不良,畸形等。小小的情況比囟門提前閉合還要糟糕,她根本沒有囟門。

劉興蓮一聽這個消息,頓時急紅了眼:那該怎麼治療啊?梁中南也望著大夫,希望他能給指條明路。

但是醫生搖搖頭,這病治不了。他勸劉興蓮夫婦想開點,好好照顧孩子就可以了。

劉興蓮仍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抱著小小說,媽媽一定會治好你的。

梁中南見妻子如此傷心,也橫下心來發誓要治好這個可憐的小孩子。

于是梁中南辭去了原本的工作,轉而跟著一個建築隊幹活。他原來的工作清閒,收入也不算太高,如今換工作,也是為了掙更多的錢給女兒看病。

劉興蓮也沒有閑著,她不僅要照顧女兒,還找了好幾份小工來補貼家用。由于工作辛苦,日子難過,劉興蓮經常偷偷地掉眼淚,但是看著床上熟睡中的,仍然沒有長大的小小,她只得咬著牙撐下去。

夫妻的努力並沒有得到什麼收穫,眼看著數萬元的錢流水似的無影無蹤,小小卻沒有絲毫的好轉。其實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小小的身高和體重都有了一定的增長,只是這些增長相比于其他的孩子來說,實在有些難以察覺。

一般來說,三歲的小孩子平均身高是接近一米,就算是女孩子,也有90公分以上了。可是小小才54公分,三年長高了20公分,僅僅只有其他孩子的一半高。 如果不是熟知的人,看著小小估計還以為她只有三個月大。

如果僅僅是生長緩慢,劉興蓮夫婦倒還可以接受。但是到了三歲之後,小小的身高生長徹底停滯了。 無論給孩子吃什麼藥,怎麼做運動、鍛煉,依然只有這麼點大。這讓劉興蓮近乎絕望。

02 被看成「怪胎」,正常生活成為奢望

除了身體特徵的發育遲緩,小小的智力生長也停止了。事實上,劉興蓮不是第一次注意到小小的智力出現問題。她如今已經三歲了,仍舊不會說話,有人和她說話,她只會用笑和哭來回應。

而正常的三歲小孩已經有了一定的詞彙基礎,可以短暫地與人對話。哪怕是剛剛一歲多的孩子都會喊「爸爸」和「媽媽」了。

轉眼間,孩子到了上幼稚園的時候,梁中南卻愁眉苦臉,因為小小沒辦法去幼稚園。她與同齡的小孩相比,身高就差了很多,也無法學習語言和知識。再加上樑中南要經常帶著孩子四處求醫問路,所以乾脆不讓小小上學,繼續留在家中,劉興蓮也接著擔負照顧小小的責任。

有一次,劉興蓮帶著孩子上街趕集,碰見了一位熟人。這位熟人知道劉興蓮幾年前就生了一個孩子,于是指著小小問:這是今年新添的寶寶嗎?

劉興蓮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可是那位熟人已經認出小小的長相,于是立馬意識到這就是劉興蓮三年前生的那個孩子。雖然他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但是光這一幕就讓劉興蓮有些難以接受。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讓劉興蓮感到崩潰。小小的長相有些與其他孩子不同,因而在街上引來了眾人圍觀。 他們把劉興蓮團團圍住,有些認識的人交頭接耳之間,句句話都切在了劉興蓮的心頭上。

「快來看!哪哪的誰抱著一個怪胎!」

「怎麼長得跟個猴子似的!」

劉興蓮幾乎是強忍著眼淚跑回家去的。一到家,她把小小放在床上,自己就大哭了起來。 她可以接受孩子的現狀,自己的勞累和絕望,卻難以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和不友好的言論。

面對這一幕,素來堅強的梁中南也感到一陣陣的無力。他的工作很苦很累,隧道施工更是對健康有著很大的危害。 這幾年,他從當初的意氣風發,變得越發蒼老,仿佛一下子過去了十幾年。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情,讓劉興蓮徹底地做出了改變,勇敢地面對這一個事實。

這一天,小小生了病,吃不下飯,整天哭鬧。劉興蓮也不知道小小到底哪裡不舒服,她就把這些症狀說給一位醫生聽。但是醫生僅僅憑藉劉興蓮的言語無法判斷是什麼病,就建議她把孩子抱過去。

劉興蓮聽到這個建議,連連搖頭:「我家孩子長得比較奇怪,我怕抱她出去嚇到別人」。

這位醫生聽了劉興蓮的話,生氣地對她說: 有些東西不是先天的,我們可以去改變。有些東西是天生的,我們改變不了,我們就要勇敢接受和面對。如果你一個當媽的都覺得自己的孩子長的奇怪會嚇到別人,又怎麼去要求其他人接受你的孩子呢?

劉興蓮聽了之後,頓時如同醍醐灌頂。對啊,自己是小小的母親,如果自己潛意識裡都覺得小小是個所謂的「怪胎」,那麼又憑什麼要求別人不帶著異樣的眼光去看小小?

03 不論千難萬險,媽媽不會放棄你

不久以後,小小得了感冒。原本是一場小病,但是小小的身體非常虛弱,免疫力很低。 她不斷地發高燒,甚至到了威脅性命的地步。不得已之下,劉興蓮和梁中南立即帶著孩子來到了省裡的醫院去治療。

孩子的病本來很好解決,可是小小的身體實在太特殊,許多特效藥對她而言,刺激性太強,副作用也會很強。所以只能用最慢、最溫和的辦法去醫治。代價就是高昂的醫藥費。

打個比方, 原本一片退燒藥就能看好小小的病,可是她的身體承受不住這片藥的藥力。所以只能帶她去輸液,特製的藥水加上床位,一天的開銷就遠勝過藥片。

治療小小病的藥水是通過輸液的方式進入體內的。 藥瓶不大,只有60毫升,對一般的人來說,不出一個小時就能輸完。但是小小用了足足十個小時。

因為輸給小小的針頭、輸送軟管都是特製的,非常地細,否則小小很可能會承受不住。

小小每天的治療費都在四千元以上,這需要夫妻兩人辛苦好幾天才能掙回來。 眼看著由于長期的治療開銷,這個家已經沒剩下多少錢了。

此時一位醫生再度找到了劉興蓮,他詳細地對劉興蓮介紹了小小的身體情況,並勸她放棄後續的治療。

小小的身體太弱了,一個小病都要費盡功夫去治,她很難撐到長大,即便真的在年齡上長大了,小小的身體也不會有什麼改變。這是一個無底洞,會徹底吞噬這個平凡而溫暖的家庭。

劉興蓮只說:我要等我的丈夫回來商量一下,我不會放棄我的孩子的。

這幾天,劉興蓮的事情被媒體報導了。媒體跟著劉興蓮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採訪,一時間,社會上許多人為劉興蓮和小小點贊加油,這讓劉興蓮感到非常的高興。

但是劉興蓮沒有開通任何接受資助的管道。她說,孩子從一出生就在給社會添麻煩,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社會的負擔。

一家馬戲團知道了小小的事情之後,提出希望「買下」小小,把她培養成一名馬戲表演員。 原本劉興蓮沒有太過排斥這個建議,如果自己老了,誰來照顧小小?有人能夠給她一份工作自然是再好不過。

但是當劉興蓮與馬戲團進行接觸和交流的時候,她徹底地惱了。這家馬戲團的老闆對劉興蓮非常不尊重,當著她的面稱小小為「猴子」,所簽訂的合同也不是工作性質。

劉興蓮痛斥了這家馬戲團之後,抱著小小又哭了。她這次難過的地方是,以後小小交給誰?現在劉興蓮才二三十歲,還有能力照顧她,可是三十年後呢?小小還是這麼大,可是自己已經老了。

劉興蓮能想到的只有自己的大女兒梁婭梅,她也考慮過把小小交給梁婭梅照顧。但是梁婭梅是個正常的女孩,她將來會自由地戀愛、結婚成家。她未來的丈夫是否願意照顧這個「小小」?

劉興蓮不願意小小成為社會的負擔,自然也不願意讓她成為自己另一個女兒的負擔。

就在劉興蓮憂思難安的時候,一件件意外發生了。劉興蓮的公公,也就是小小的爺爺沒能挺得住,不幸去世了。而她的婆婆身體也不好,需要劉興蓮來照顧。 兩位老人從前把幾十年的積蓄都拿給小小看病,如今劉興蓮無論如何也不能拋下老人不管。

就在劉興蓮照顧一家老小的時候,梁中南這邊也傳來了壞消息:由于工作環境中存在大量的有害氣體,梁中南得了肺病,不僅無法繼續工作,反而需要更多的錢去看病。 劉興蓮咬著牙,一一撐了下去,一家人就這樣艱難地度過了幾年。

04 小小現狀:穿漂亮裙子跳舞,靜靜等待奇跡

轉眼又是十餘年過去了,小小已經13歲了,雖然她的身高依然是54公分,智力水準也僅有兩歲孩子左右,但她仍然健康地活著,而且每天都充滿了快樂。

這兩年,劉興蓮開通了賬號,經常更新一些她和小小的日常生活。視訊裡,小小會穿著各式各樣的漂亮衣服,和自己的姐姐、媽媽一起快樂地玩耍。

劉興蓮在一條視訊中配文:真希望你是歌詞裡的小公主,而不是人人眼裡異樣的小怪人。一句「真希望」飽含了多少的辛酸和無奈。而評論說:你是一位偉大的母親,讓這個孩子可以看見如此美好的世界。更是讓許多人感到「破防」。

可憐天下父母心!小小的情況對這一家人來說實在是一種不幸,原本美滿的家庭受到了重重的打擊。

令人感到無比溫暖的是,這個家庭沒有放棄「小怪人」,反而傾盡全力去醫治她,照顧她。而未來該如何解決小小的生存問題,依然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小小是不幸的,一出生就遭到了世界罕見的疑病。她又是幸運的,她有一個深愛自己的母親,和為了自己傾盡一切的家庭。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小小的問題可以迎來轉機,讓這個小女孩真正地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