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一女工車庫遇16歲孤兒,含淚將其「收養」供他留學出國,15年后收到一筆6000萬匯款

2015年12月的一天,家住呂天梅忙得不亦樂乎。今天女兒就要出嫁了,她一大早忙前忙后,生怕哪個環節會出問題。

突然兜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呂天梅以為是某個賓客回復的消息,她趕快拿起來一看,卻沒想到居然是銀行發來的轉賬短信。

短信上赫然寫著:您的銀行卡已匯入160萬英鎊 。160萬英鎊換算成新臺幣,可是足足有6000萬啊!

望著卡里的巨額轉賬,呂天梅震驚不已,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有人送禮也不可能送這麼多,究竟是誰轉的呢?呂天梅心中隱隱有個念頭,但不太敢確定。

正當呂天梅狐疑之時,她的手機又響了。她按下接聽鍵,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這筆錢是我轉給您的,您可一定得收下!你盡管放心拿著,記得把欠的債都還了,再給妹妹和妹夫買套婚房吧……」

呂天梅推遲了半天,但對方一再堅持必須讓她收下。

那麼,這筆天文數字的轉賬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其實這還得從十五年前的一樁往事說起。

夫妻經商,卻生變故

呂天梅1987年畢業后。畢業后她便留在了本地的一個工廠里當會計。在這里,她認識了丈夫周波。兩人在1988年結了婚,于次年生下了女兒周靜。

1991年,受經濟政策的影響,一大堆企業接連倒閉,其中就包括了夫妻二人所在的廠子。但日子照舊得過,于是兩人一琢磨,準備 下海從商,做玉石買賣。

呂天梅大學時學的外貿,英語非常好,而丈夫周波也是個能言善辯的人。通過兩人的努力,他們很快就在玉石領域站穩了腳跟。短短幾年,資產不斷累積,買賣越做越大。

1996年,創辦了一家外貿公司,專門向外銷售玉石和翡翠。打拼兩三年下來,生活越過越好,他們甚至還買了別墅和跑車。

可惜好景不長,1999年,一個女人的出現,讓呂天梅的幸福生活變得支離破碎。這個女人名叫曹丁莉,是公司的一個客戶。

1999年10月,呂天梅發現了曹丁莉總是不斷通過丈夫周波進貨賒賬。她怕丈夫被騙,就提醒他一定要去討要貨款。

誰知丈夫不以為然地說道:「你就放心吧,曹丁莉是個有錢人,她有三套房產呢,怎麼也值個幾千萬,不會出事的」。

出于對丈夫的信任,呂天梅相信了。直到2000年3月,她通過對賬才發現,曹丁莉在公司所賒的貨款已經超過了5千萬。

這一大筆錢讓呂天梅惶惶不安,她立即要求丈夫和她一同去對方的公司,討要這筆款項。但丈夫依舊是之前那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呂天梅感覺有些奇怪。

誰知道沒過幾天,丈夫周波留下一張紙條后,就神秘消失了。

紙條上寫著:天梅,對不起,我騙了你!我現在準備和曹丁莉一起過日子了。你照顧好自己和女兒,遇到好男人就重新嫁了吧!

呂天梅連夜趕到曹丁麗在的公司,卻發現東西早已搬空。 她這才明白,這兩人早就規劃好了,還將自己騙得團團轉。

呂天梅沒有辦法,只好去公安廳報了警,但由于丈夫早已和曹丁莉串通,她手上的證據很少,僅有的一些手續也只能顯示賒賬行為屬于雙方自愿,所以公安部門不予立案。

當呂天梅絕望地回到公司,才發現公司賬上不但沒有錢,反而還倒欠了其他人900萬。

呂天梅瞬時感覺天塌了下來,如今丈夫和情人卷款私奔,自己還背上了巨額債務,此前所有的努力全部付諸東流。

呂天梅終日以淚洗面,還要回家面對年幼的女兒。而女兒此時也感覺到了家中的異樣,哭著問她,她的爸爸是不是不會再回來了?呂天梅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和女兒抱頭痛哭,她說:「我們先找到爸爸問清楚」。

丈夫自ㄕㄚ

她還沒有來得及調整自己繁雜的思緒,就又迎來了另一個變故。

5月3日,她接到了警方的電話。「您好,請問您是呂天梅,呂女士嗎?我們在塘橋河里發現了一具尸*體,好像是您的丈夫,您可以過來辨認一下嗎?」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呂天梅的大腦瞬間空白。 她雖然曾經多次感嘆世間無常,卻怎麼也想不到這些無常竟在她的身上發生得如此繁密,以至于讓她喘口氣都難。

她連夜趕到了殯儀館,一看那已經被水浸泡得發腫的尸*體,頓時哭了出來,那正是她痛恨卻又愛了很久的丈夫。

警方安慰了她一會兒,并轉交給了她一張周波在包里留下的紙條,上面寫著:「天梅,我實在是對不住你啊!曹丁莉和另一個男人跑了,我到了這一步真是活該!你一定要找回被騙走的錢,我沒有臉回去見你們!」呂天梅壓抑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在幫周波料理了喪事后,呂天梅悲痛萬分,她到處打聽曹丁莉的下落,卻發現她早就已經跑國外去了。

律師朋友也勸她,說就算找到了,手里的證據也不夠。

于是呂天梅只好自己想辦法。她低價轉讓賣掉了房子、跑車以及公司留下的貨物,將債務還到僅剩90萬元。

呂天梅把這一切都解決后,就帶著女兒去周邊的老式小區租了套30多坪的房子,買了一臺二手縫紉機,替周圍鄰居裁剪和縫補衣服。

就這樣,昔日身家上千萬的女老板變成了一位普普通通的縫紉機女工。她和女兒相依為命,過起了艱難又拮據的二人生活。

偶遇悲慘少年

2000年10月的一天,難得休息的呂天梅一大早就出去買菜,準備給放假在家的女兒做一頓好吃的,可剛走到半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看到旁邊有一家開著門的車庫,呂天梅便跑了進去。

車庫大概有3坪大小,呂天梅驚奇地發現里面不僅有床和桌子,還有一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正坐在床上看書。

「不好意思,外面突然下起了暴雨,我沒有帶傘,可以暫時進來躲會兒嗎?」呂天梅一邊拍身上的雨水,一邊禮貌地問車庫里的男孩。男孩笑了一下點頭同意了,還禮貌地給她搬了一個小板凳。

呂天梅坐下來,張望著車庫的設施,她看到只有一張床,一個小桌椅和一個很小的電飯煲,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呂天梅想著,或許父母都是外地務工的人群,為了省錢才租了這間車庫湊合過日子。

可是呂天梅并沒有看見其他人,于是就主動寒暄道:「你叫什麼名字啊?」男孩有些靦腆,低聲回道:「劉遠毅」。

「你是住在這嗎?平常誰做飯呀?」

男孩小聲地說:「我自己做。」

呂天梅看見墻角只有一個很舊的電飯煲,驚訝地說:「你怎麼做飯啊?」

男孩指了指電飯煲,說:「可以用那個煮面條的。」

「那菜呢?」

「放點鹽在鍋里就可以了。」

呂天梅吃驚不已:「你的爸爸媽媽呢?他們都外出上班了嗎?」

男孩眼里的光瞬間黯淡,眼淚猛然從眼眶中涌了出來,他低頭哽咽道:「他們已經去世了......」

呂天梅的心中一痛,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背,給予了他一絲安慰。

細問之下,男孩的身世漸漸在她心里清晰起來。

男孩父母原本做小生意,家里的經濟條件也還不錯。 可是在大概一年前,家中飛來橫禍。

他的父母騎著三輪車去進貨的時候,發生事故,雙雙身亡。而爺爺奶奶早已離世,鄉下的外公外婆本就身體不好,也沒能力照顧他,于是他就被寄居在了叔叔家。

可是叔叔家里的條件并不好,嬸嬸也將他當成了一個累贅。在劉遠毅成功考上高中后,兩人就對他不管不問了。

呂天梅聽完劉遠毅的遭遇后淚流滿面, 本以為自己已經十分不幸了,沒想到這個孩子也這麼悲慘,她誠摯地發出了邀請:「去阿姨家吃飯吧!」

沒想到劉遠毅卻毅然決然地拒絕了,他說:「謝謝阿姨,但我不能給你添麻煩!」

收養16歲孤兒

回到家后,呂天梅始終無法平靜,她的眼前一直浮現著那個臟亂的車庫和坐在床上讀書的男孩。中午時分,呂天梅把飯菜分成了兩份,一份給女兒留下,一份給劉遠毅送了過去。

劉遠毅看著遞過來的飯菜連忙說自己已經吃過了,但是呂天梅再三勸說道:「你還在長身體,高中的學習壓力又大,頓頓吃面怎麼行?」于是劉遠毅接受了這份關心。

在吃到飯菜的那一瞬間,劉遠毅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仿佛又感受到了母愛的存在。

晚上大約10點過,呂天梅走回家的路上看見車庫的大門竟然還鎖著,感到有些擔心。等到呂天梅回到家里,越想越急,她又返回去看了看,正巧碰到了正在開門的劉遠毅。

呂天梅著急地問:「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劉遠毅解釋道,為了能夠省電,他都是在學校把作業寫完了再回家的。

聽完后,呂天梅眼眶一濕,于是問他的成績怎麼樣,劉遠毅說其他都很好,但唯獨英語很差。剛好英語是呂天梅的強項,她開心地對劉遠毅說: 「正好我的英語還不錯,找時間給你補一補。」

等到劉遠毅答應下來,呂天梅才返回了家中。想到以后肯定會讓劉遠毅經常來往,她便和女兒說了這件事。

女兒在聽完呂天梅的話后開心地支持了母親這個決定,并且還肩負起了每天為劉遠毅送飯的「重任」。

有天中午,女兒回來時,給呂天梅帶了一張小紙條。紙條上寫著:阿姨不好意思,明天學校要組織召開家長會,您能不能幫我去?麻煩您了,我不想讓同學們覺得我沒有家人...

呂天梅很快便答應了,還是以劉遠毅「母親」的名義去參加的。

轉眼到了2001年春節,劉遠毅滿心期待著叔叔能來車庫帶自己回家過年,可誰知叔叔給了他1000元錢后,就匆匆離開了。

家家燈火通明,鞭炮聲聲,他實在受不住了一個人的孤獨,便敲響了呂天梅家的大門。

呂天梅看著悵然若失的他,瞬間明白了。她趕忙將他帶進房里,并把早就買好的新衣服拿給了他:「快去換上吧,等下咱們一起包餃子。」

在吃年夜飯時,劉遠毅感動地說道:「呂阿姨,我能把你當成我的媽媽嗎?等我以后有出息了,一定好好報答您。」

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中,呂天梅早就把這個聽話懂事的孩子當成了自己的兒子。現在,劉遠毅主動要提出這個要求,呂天梅當然高興,她立即答應了劉遠毅的請求 。在呂天梅的強烈要求下,劉遠毅搬進了自己的家里。

知恩圖報的男孩

2003年的夏天,劉遠毅成功考入了大學金融專業,呂天梅為此激動不已。知道劉遠毅經濟困難,她就去應聘了一家合金廠做會計,幫他承擔了所有的學費。

劉遠毅也沒有辜負她的期望,在校期間刻苦讀書,畢業后就被英國劍橋管理學院直接錄取,學費全免。

2011年,劉遠毅與一個英國人一同合伙創辦了資產管理公司。在劉遠毅敏銳的市場嗅覺下,不到兩年財富就增值76%。后來他又和合伙人一起投資了環保涂料行業和港股,生意越做越大。

如今劉遠毅功成名就、事業有成,他非常的感激呂天梅當年的行為,所以往她的賬戶上轉了一大筆錢。

為了讓孩子放心,呂天梅就收下了這一筆錢。她先拿去還清了當年剩余的90萬債務,又在小區里換租了一套稍微大點的房子。

至于剩下的5000多萬,呂天梅也沒有亂花,而是設立了一個基金證券賬戶,開始做資產增值,她打算用這筆錢來成立一個愛心基金會,借此幫助更多像劉遠毅一樣的孩子實現夢想。

劉遠毅得知呂天梅的做法后,對她十分的欽佩,他說: 「您等我回來后,也一起幫你做慈善。」

就這樣,母子二人準備繼續把愛傳承下去,讓更多的人得到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