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1年後,「再見」吳孟達:這一次,看完遺作,真的要再見了

我們害怕s亡,但s亡不是生命的終點,

被遺忘才是生命的終點。

達叔,離開1年後,我們談論他的次數也越來越少,是的,他停在了過去,沒了話題,而人始終是在往前走的,達叔在被遺忘。

就像,當初人們遺忘馬季,侯耀文那樣。

但這一次,不同。在他即被遺忘之際,

達叔帶著他的新作「復出」了。

電影的名字叫《大話西遊之緣起》

這是達叔的最後一部戲,是「至尊寶和紫霞」的前世情緣的故事,電影裡的很多場景都仿佛回到27年前的《大話西遊》。

演員陣容上,也大多是星爺的御用班底。

比如,楊能,他是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裡的豬肉佬,《西遊降魔篇》的漁民,《美人魚》裡的世界奇珍異獸博物館館長。

比如,袁祥仁。他是《功夫》《武狀元蘇乞兒》裡的乞丐,亦是袁和平的胞弟,第11屆金像獎的最佳武術指導,演員策劃,他都做。

比如,《美人魚》裡那個搞笑的鄭總扮演者鄭冀峰,青年演員演員吳昊宸、馬心瑞,都出演了這部電影,新老搭檔全新出發。

這部《 大話西遊之緣起》的大部分取景都是當年,星爺跟達叔《大話西游》的原地址。

是原地址,也是大部分的原版人馬。

只是,跟上次不同的是, 這次沒有了周星馳,拍攝期間達叔的身體也不樂觀,

不知,故地重遊,達叔又是怎樣的一番體驗。

我想,達叔應該還是會很欣慰的吧。

他們合作了快二十年。

1994年的《破壞之王》周星馳對著吳孟達說:「那我先走了,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吧!」

吳孟達說,「好了,那就這樣決定了」

1995年,拍《大話西遊》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創作,結果放映的時候,被罵慘了。

人們都說《大話西游》是文化糟粕。

1997年,內地高校的學生拾起了這部電影,把它捧為「愛情的聖經」,童話裡的現實故事。

達叔跟星爺聊起這件事的時候,

每次都是萬般感觸,他們覺得自己很幸運。

只是,2022年再來看,似乎那段「那我先走了,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吧」,話裡有話。

兩人在《少林足球》之後再無合作。

大概是《大話西遊之緣起》導演的致敬。

那會達叔還在,但電影出現了這一段:達叔,站在在戶外,白天變成了夜晚,

山青也變成了月圓,達叔朝向鏡頭,雙手一攤,說著「說走就走,不要走得這麼快嘛」。

仿佛是在隔空對著星爺喊話。

一語成讖,只是,走的那個人變成了達叔。

許多人說,1999年的電影《喜劇之王》,是星爺自己的電影,是星爺自己的故事,

可曾幾何時,那又不是吳孟達的故事,

吳孟達的「黃金綠葉」的故事。

那一句「我才是最應該贏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又何嘗不是達叔自己的心聲願望。

演員都想成就偉大,達叔做到了。

在香港的一次訪談節目上,香港金像的主席陳嘉上說, 我欠吳孟達一座金像影帝。

說這話的時候,達叔還在,但是那一座「虧欠」的香港金像影帝獎盃,達叔捧不到。

達叔,他沒有機會。

不管是內地還是香港,又或者是歐洲,美洲。喜劇演員向來都是被輕視的。

星爺在憑藉著《少林足球》第一次拿下金像影帝的時候,星爺已經陪跑過7次了,

7次提名金像影帝。

跟星爺同樣陪跑的還有「劉德華」,

劉德華金像陪跑了13年,第一次《旺角卡門》提名,輸給了《七小福》洪金寶。第二次《雷洛傳》提名,輸給了《雙城故事》曾志偉...

直到2000年,劉德華遇見了杜琪峰,

劉德華以《暗戰》第四次提名金像獎,他終于贏得了人生中第一座金像獎影帝。

那一年,劉德華39歲。

而39歲的吳孟達,才剛剛煥發第二春。

跟第一次的「大紅大紫」的正角色不同,39歲的吳孟達的演繹成了滑稽且略帶悲劇的小角色。

達叔的起點很高。

1973年,20歲的達叔考進了第三期TVB無線藝人訓練班,同班同學是周潤發,任達華...

大時代,早生幾年是有優勢的。

那會達叔剛好趕上了香港文化產業的轉型期。

觀眾手裡也有錢,電影市場蓬勃發展。

從無線藝人訓練班畢業後,達叔順利跟TVB簽約,每個月5000塊錢薪水。

他第一次參演的電影是李翰祥《瀛台泣血》,他當時是光頭,副導演要找6個光頭,

就直接把他叫了過來。

雖然是龍套,就是站在那裡當背景牆,但是就是這一站,達叔就賺了500塊錢。

第二天,又演了個犯人,又拿了500塊錢。

來錢很快,但是很快便沒有人找他了,因為人越來越多,關係戶也越來越多,達叔雖然是無線電出身,但機會不會總留給他。

因為窮,所以從那個時候起,達叔開始磨練了演技,事實證明,他做演員是有天賦的。

1979年,一部《楚留香傳奇》讓他一夜成名。他的胡鐵花演的太好,太深入人心。

臺灣很多製片人,廣告商,廠商經理人都想找他合作,拍電影,拍廣告,做路演。

在jiu店,他一推開門,全都是女生在等他。

達叔,沒體驗過這些,更何況,他太窮了,于是名利場,也沖昏了他的頭腦。

27歲,他開始不再拍戲,每天喝jiu,不去電視臺,也不請假。

名利很快就被消磨殆盡。

1981年,達叔僅僅兩年就從巔峰期跌落,他欠下銀行許多錢,在外還有欠下許多貸款,他找人借錢。

他找周潤發借,但是周潤發不借給他,因為周潤發知道,借給他,他還是要拿去賭,人在低處,並不知生活苦。

最後沒辦法,銀行宣佈達叔破產。

銀行宣佈達叔破產後,

他的銀幕形象和公共形象基本上碎了一地雞毛,素來重視形象的「無線電」把達叔雪藏。

為了還債,達叔什麼都做過,服務員,掃街的,櫃檯員工,洗碗工,只要能賺錢他都去。

杜琪峰,知道這些事後罵他——

吳孟達你爛泥啊,你爛泥扶不上牆。

達叔只有陪笑。

白天工作兼職,晚上把自己關在房間子看《演員的自我修養》《角色的誕生》。

他不是沒有想過其他的路,但是他覺得自己還是要做演員,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爭一口氣,等一個機會要表現給大家。

達叔用了4年去還債,還了錢債,還了表演債。他對表演的風格,對戲的尊重,對角色的愛護,都來源自這場迷失的跌落。

1985年,他回來了,但市場沒了他的位置。

那會香港電影正處于一個高速的運轉起,那是黃金年代,巨星閃耀的眾神時代。

達叔,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杜琪峰幫襯他,讓他在自己的電影裡面客串,演幾個不痛不癢的邊緣角色,從零開始。

一晃又是5年。

1990年,陳木勝要拍《天若有情》。

他把劇本給了達叔,讓達叔挑一個角色,達叔挑了「喇叭」,故事裡的那個大反派。

到了現場陳木勝改口了。

陳木勝跟他說: 我知道每個角色你都能演,但是太保這個角色,沒有一個能演,只有你

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居然只能達叔來演。

什麼意思?

太保是劉德華的一個小跟班,這個人狗得很。

他懦弱,他貪生怕s,他欺軟怕硬,可是他又講義氣,重情誼,勇敢無畏...

現在來看,太保的人物形象,並不新穎,

但是很考驗演技,因為——

你要把一個人的懦弱和偉大給聯繫起來。

這很難,劇本要好,演技也要優秀, 演員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必須要跟觀眾產生共鳴。

沒有前期的懦弱,也就沒有救贖的偉大。

故事的最後一段,達叔捂著肚子,那段無實物表演,堪稱一絕。

這絕對不像演的。

1990《天若有情》上映之後,達叔憑藉著出場幾十分鐘的「太保「,拿了金像最佳男配。

這也是達叔唯一獲得獎項。

在1990年之後,達叔正式開啟了跟周星馳的合作,成為了「周星馳電影」的綠葉,

星爺黃金十年的搭檔。

但,也正是跟星爺拍喜劇,星爺在金像獎上陪跑了多少年,他也就陪跑了多少年,

甚至有的時候連提名也沒有,人們喜歡看喜劇,但是當年的許多「文化人」看不上他們。

達叔後半輩子的烙印跟星爺是捆綁在一起的。

2001年,星爺不再拍無厘頭喜劇,轉而拍了《少林足球》,他請來了最信任的人,達叔。

達叔在裡面演的是曾經的「黃金右腳」明鋒。

一位曾經在足球場上英姿颯爽,卻因「踢假球」斷了腿,人生轉折,活得頹廢不堪一樣。

謝賢演的熊哥,從球場路過,看見明峰,明峰說要給他擦鞋,但是熊哥卻踩在他的腦袋上

達叔低著頭,脖子沒彎,沒眨眼,

憤怒但又隱忍地睜大著眼睛。

轉瞬間又變成了嬉皮笑臉的諂媚。

他還是想踢球,想要熊哥給他一個機會。

可是,雄哥罵他:「你一個瘸子能帶什麼球隊」,達叔生氣怒吼:「要不是當年你給我開個空頭支票,我也不會像今天這樣」。

憤怒被悔恨化解。

達叔在這段的演技超神了。

他沒了憤怒,突然笑了起來。

那一聲笑是對生活的不甘與無奈,

也是對過去自己的嘲諷,

可是在這聲笑裡邊還有這許多其他的東西,是我們所看不到的,那也是吳孟達自己的故事。

最後,香港金像把最佳男配給了「黃一飛」,但達叔在整部電影裡,才是被低估的那個,

只是他的戲份實在太少。

後來找達叔的人越來越多,戲份也越來越多,可是他的身體的機能卻越來越差了。

世人都是棋子,所有的規則都是定好的。

年輕的瘋狂,復出了代價。

年老的勞累,也還在吞噬他。

他喜歡表演,熱愛表演,他走了,只留下了一部《大話西遊之緣起》。

達叔,還是那麼的慈祥,眼神裡也充滿了太多的故事,故地重遊,達叔也一定很孤獨吧

那山河,也曾是你留下的鐵蹄。又見面了,達叔,再見了,只是這一次是真的再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