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他當紅,自以為幽默將黃家駒念成「黃家狗」,結果是「自毀前途」

一首《光輝歲月》讓生命坎坷的人為之動容,一首《海闊天空》讓身處迷茫的人充滿希冀。

那些充滿故事的歌曲,無不表達著創作者和演唱者的心路,以及對聽眾的深意。

黃家駒,是80年代華語樂壇的重量級人物,他所組建的Beyond樂隊在當時也代表著搖滾樂的制高點。

他們的歌曲深受80后的喜歡,可以說是一代人的回憶,令人痛心的是,一場意外奪走了主唱黃家駒的生命。

不利用逝者進行營銷是對每一位逝者最大的保護和尊重,可是2009年卻有人利用他的名字嘩眾取寵。

他就是大兵,一個飽受爭議的藝人,也正是因為他的諸多惡習葬送了本該光明的前程。

黃家駒和他的Beyond樂隊

黃家駒出生在中國香港,從小就表現出了超于常人的才華。他所就讀的學校在組織才藝晚會時,基本上都有他的身影。

這時候的黃家駒還不知道未來的自己會因為音樂而走進人心,因為音樂而家喻戶曉。

因為一心撲在音樂上,所以黃家駒的學習成績一直不理想。

父母為了提高他的成績經常苦口婆心地講道理,可是癡迷于音樂的他依舊沒有在學習上投入精力,反而一心鉆研音樂,在編曲、演唱方面的造詣越來越高。

父母看到他如此堅持,就不再阻止他繼續追尋音樂,反而小心翼翼地保護他的夢想。

為了能夠讓黃家駒繼續學習深造,并不富裕的父母堅持將他送到音樂特長班學習。

在培訓班的黃家駒第一次正式的接觸音樂,也正是在這里,他明白了音樂對于生命的意義。

老師問他:「你喜歡音樂嗎?將來你準備做些什麼?」

黃家駒懵懂而又堅決地說道:「我非常喜歡音樂,尤其是搖滾樂,我以后會組建自己的樂隊,我要寫自己的歌,把自己的歌曲唱給喜歡的人聽。」

第一次接觸吉他,黃家駒就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更是在老師的幫助下,不久就完成了一整曲的演奏。

黃家駒是老師的驕傲,老師經常開玩笑說:「如果這些孩子都像黃家駒一樣,那我們這樣的培訓機構也該倒閉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父母也慢慢發現了黃家駒在吉他等領域的音樂天賦,并經常鼓勵他。

放飛自我的黃家駒開始全身心地投身于音樂中,中學畢業之后就放棄了學業,把音樂作為自己的畢生追求目標。

朋友送給了黃家駒一把吉他,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也是這把吉他成就了黃家駒,與黃家駒的音樂一起成為了那個時代的回憶。

出道即巔峰

成為歌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黃家駒每天苦練基本功,父母也經常陪伴鼓勵他,一直在默默支持他在音樂路上走下去。

后來在父母的鼓勵下,黃家駒開始學習作曲、積累經驗。

組建樂隊成為了黃家駒的首選目標,經過別人的介紹,他認識了Beyond樂隊的第一個成員葉世榮。

也正是因為葉世榮的關系認識了鄧煒謙、李榮潮,便開始組建樂隊,這也是Beyond樂隊的雛形。

后來黃家駒和葉世榮又找到了好友黃貫中、黃家強,Beyond樂隊人員正式敲定,正式組建成立!

1983年黃家駒以一首《大廈》正式出道,之后的五年Beyond樂隊參加商演、路演、舉辦演唱會。

在這短短5年時間,Beyond樂隊成為了香港家喻戶曉的搖滾樂隊,更是頻繁的出現在電視熒幕中。

成名之后的黃家駒和樂隊并沒有忘記初心,經常一起創作。

他們歌曲滄桑有力,唱出了很多人的人生,他的粵語歌曲更是在廣東、深圳等地收獲了無數的歌迷。

Beyond樂隊用不屈的精神激勵著我們,他們唱出了奮斗的力量,也唱響了時代的復興希望,徹底成為了搖滾樂隊的代表,成為了時代的代表。

1990年黃家駒憑借著《光輝歲月》,獲得了十大勁歌曲「最佳填詞獎」。

與此同時,他還受邀參加影視劇的拍攝。在當時的香港,許多影視劇的片頭曲都選擇黃家駒所唱的歌曲。

影視劇的曝光、高傳唱度等讓Beyond樂隊即使是在當時信息流通不發達的條件下,也快速成為當時香港乃至于內地最受歡迎的男歌手。

天妒英才

那一年憑借著《大地》,Beyond樂隊徹底打開了音樂的新世界,香港的情歌時代宣告著結束,搖滾音樂在黃家駒的推動下涌入人們的生活。

可是黃家駒并不開心,他經常和隊員說:「感覺自己好像丟了什麼。」

隨著樂隊的爆紅,經紀公司為他們不斷地接廣告、接代言、接影視拍攝。

黃家駒越來越紅,可他覺得自己離音樂越來越遠。

1991年是黃家駒最為繁忙的一年,他在香港最大的體育館開了五場演唱會。

整個樂隊也因經紀公司的安排而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創作,這是黃家駒最不能接受的。

為了改變這樣的生活,他不止一次的在節目錄制中表達自己的不滿,甚至直言的說道:「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在當時的亞洲樂壇中,日本一直是搖滾樂的中心,中國很多歌手在日本都得到了發展。

為了能夠在音樂上有更好的發展,也為了逃避現狀,黃家駒選擇到日本發展,前往日本參加NHK節目,和日本經紀公司簽約,準備進軍日本歌壇。

在日本重新開始的時候,黃家駒和樂隊沒有知名度,只能不斷地努力,往返于兩個國家,在日本錄歌——回香港宣傳——折回日本宣傳。

在這樣反反復復之下,黃家駒和他的樂隊才開始在日本小有名氣。

世界熙熙攘攘皆為利來,隨著樂隊名聲越來越響,黃家駒依舊無法脫離接廣告、接節目的做音樂方式。

他甚至說過:「如果沒有音樂我或許會沒有生命,我希望能夠找到一個能夠安心創作的地方。」

黃家駒始終沒有躲過這些廣告、節目,也正是因為一場無法逃脫的演出,他失去了生命。

1993年6月24日,黃家駒在參加日本富士電視台錄制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節目時,不幸從三米高的舞台上墜落下來。

當時場景非常混亂,雖然黃家駒在第一時間被送往醫院搶救,經過了六天治療,卻依然沒有留下他,黃家駒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31歲。

Beyond樂隊的影響力

黃家駒治療期間,歌迷和朋友們折疊了近億只的千紙鶴為他祈福,更有很多歌迷準備前往日本東京看望黃家駒。

1993年7月,黃家駒的遺體被送回香港,整個樂壇沉浸在悲痛之中,他的歌迷和樂壇的音樂人紛紛通過自己的方式來告別這位音樂天才,同他做最后的告別。

黃家駒的遺體被安葬在香港將軍澳華人永遠墓場十五段六台二十五號,如今這里已經成為了搖滾音樂的朝圣地。

「生命不在乎得到什麼,只在乎做過什麼;搖滾精神,永垂不朽!」

這是他的墓志銘,既表達了黃家駒追求夢想的一生,也表明了黃家駒的搖滾精神將會一直續寫下去。

黃家駒是Beyond樂隊的靈魂,他的離開造成了樂隊無法繼續,之后三人也參加過很多節目,但都沒能達到之前的高度。

《光輝歲月》、《海闊天空》一直是KTV必點的名曲,黃家駒的歌聲一直是80后乃至于90后人們最喜歡的,他和他的樂隊永遠會是那個時代的記憶和代表。

曾經有電視台在路人采訪中說:「你心目中哪首歌是給你最深印象的?」

記者在整理資料時發現,「黃家駒的歌曲」這個答案的出現率是最高的,這也充分說明了即使是在現在,黃家駒的歌曲依然具有很高的傳唱度和影響力。

他所唱過的歌曲至今都是各大歌手翻唱的選擇,例如,前些年鄧紫棋翻唱的光輝歲月,再一次讓人們回想起來曾經的「光輝歲月」。

對逝者的不敬

然而這樣一位充滿才華的歌手,擁有數億歌迷的名人,卻被一個人當著全國觀眾把名字叫成了黃家狗。

隨意將逝者的名字拿來調侃,尤其是這種帶有侮辱性的名字,更是讓歌迷無法接受。

為了取得理想節目效果,節目主持人非但沒有及時糾正,反而不顧社會影響力附和這一做法,嘩眾取寵,對具有時代影響力的正能量歌手肆意調笑。

這讓黃家駒的歌迷徹底爆發,紛紛指責這位主持人,希望他能夠出面道歉。

可是這名節目主持人不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認為這只是一種幽默,無傷大雅,也沒有因為此事而道歉。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主持生涯卻因為這件事情受到了影響,最后不得已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之中。

他為何敢這麼做

這個節目主持人就是曾經很火的相聲大師——大兵,曾經上過春晚,后轉行做了電視台的主持人。

因為自己有著比較正面的形象,為觀眾所熟知,所以大兵自恃開一個逝去的人的玩笑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大兵甚至在媒體上公開說道:「我只是一句玩笑,并沒有不尊重黃家駒的意思,誰都有幽默的權利。」

確實,誰都有幽默的權利,可是他卻忘了,在中國有句古話:「死者為大。」

他無疑是觸動了人們的底線,歌迷們更是無法接受偶像被侮辱且得不到道歉的事實。

一步步走向春晚

其實大兵和黃家駒年齡相近,1968年出生的他口語表達能力極強,可是兩個天才少年卻有不一樣的結果。

一位就算是逝去了也會被很多人記憶、追隨,一位就算是健在也無人問津,黃家駒為音樂、為夢想而奮斗,而大兵卻為了節目效果嘩眾取寵。

大兵讀書的時候,經常參加班級上的大小文藝節目,也拿過無數次的獎項。

他的家庭條件優渥,也不負父母期望考上了湖南師范大學藝術系。

在大學期間,大兵得到了很多鍛煉和學習的機會,他的口語表達能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利用大學時光練就了扎實的功力。

畢業后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演出隊,成為了一名有編制的體制人員。

后來在父母的建議下他調往湖南電視台,成為了一名節目主持人,可是大兵并不喜歡這樣的工作,他還是比較傾向于相聲這個行業。

在那個年代,相聲正處于寒冬時期,不像現在文化產業豐富,只要一提起郭德綱、于謙,大家都會想到相聲和德云社。

那時,老一輩藝術家準備隱退,新一代相聲演員又無法挑起大梁,但也正是這樣的特殊時期讓大兵嶄露頭角。

經人介紹他認識了自己的搭檔——奇志,奇志也可以說是大兵相聲入門的老師。

在奇志的幫助下,兩個人的相聲事業如火如荼,憑借著大兵扎實的語言功底,很快就收獲了大批粉絲。

奇志、大兵組合在相聲圈很快就打響了名號,甚至有人評價道:「北有牛群馮鞏,南有奇志大兵。」

出名以后,大兵開始拜訪相聲名家姜昆、侯耀文等人,也是在兩人的引薦之下,大兵拜入李金斗的門下,成為當時李金斗一派最為知名的相聲演員。

大兵的事業發展得越來越好,湖南衛視邀請兩人參加《幸運3727》節目,大兵以詼諧幽默的口吻完成了這場節目的錄制。

節目一經播出受到了全國人民的喜愛,大兵的名字走進千家萬戶。

因為在湖南衛視優秀的表現,他們的商演邀請越來越多,最火的時候一天跑五個劇組。

三年之后他們的作品《白吃》被選中,參加當年的春節聯歡晚會。

《白吃》的重點是諷刺公務人員挪用公款吃喝、造成浪費,這一主題也讓百姓產生共鳴,節目效果拉滿,大兵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名人。

從相聲轉型做主持

然而大火之后,昔日的黃金拍檔卻產生了分歧,奇志認為:「作為南方的相聲代表,應該保留傳統的長沙方言。」

而大兵卻認為:「相聲是全國人們喜愛的節目,長沙話又晦澀難懂應該徹底放棄。」

后來兩個人因此分道揚鑣。

大兵在采訪中被問及組合解散的原因時說道:「比我出名的人我可以聽他的和他混,沒有我出名的人,我憑什麼和他混,聽他的。」

這句話暴露了大兵當時膨脹的心理,后來他也找了別的搭檔,但節目效果差強人意,他的相聲事業逐漸走到盡頭。

為了能夠繼續在藝術這條道路上走下去,大兵開始選擇向主持人方向發展。

很多地方電視台的節目上都有他的身影,湖南衛視、四川衛視更是把大兵當作重點目標,將本台重要的娛樂節目都交由大兵主持。

他的主持風格一直以狠辣點評、幽默風趣的話語著稱,說出的話完全是為了節目效果、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卻忘了詼諧幽默的表達并不等同于侮辱公眾人物,而他自己作為公眾人物也需要為群眾做好榜樣。

為了節目效果的玩笑

2009年,當時的四川電視台有一檔節目《誰是下一個小沈陽》。

表演嘉賓想要引起別人的注意,故意把黃家駒說成了「黃家狗」,翻唱黃家駒的歌曲《真的愛你》。

「這種搞笑行為」應該被制止,但作為主持人的大兵不但沒有制止這樣的行為,反而為了搞笑的節目效果,回應了表演嘉賓棒棒糖說:

「黃家駒是死了,不死也會被你氣死,黃家駒當時就是這麼蹦死的。」

節目一經播出大兵徹底「火」了,黃家駒的粉絲開始抵制大兵的節目。

直到節目的最后,這位叫 「棒棒糖」的歌手都沒有對調侃過的先輩表達敬畏和懷念。

而大兵當時因為輿論而不敢回家,只能躲在朋友家等待事件平息。

可即便是已經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大兵的嘴上也沒有服軟。

大兵依然堅持自己只是搞笑的說法,仍然沒有對自己的行為公開表達歉意,即使是面對媒體的引導,他也堅持拒不道歉。

名聲大噪后,他因膨脹而和搭檔奇志鬧掰,很多啟蒙老師也對他的種種行為大感失望,老師和好友都不忍心摧毀他的未來。

大兵卻天真的認為自己的口碑與名聲都不會因為這些事受到影響,無論什麼事都會逢兇化吉。

他終究是沒有看清,高傲自大才是將自己推向深淵的黑手。

葬送大好前程

在這件事情不久后,大兵就被四川衛視解聘了,事業加速停滯。

大兵詢問四川電視台領導解聘原因時,領導回復說:

「大兵,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們也希望能夠和你長期合作下去。

但是你也看到了現在大批的歌迷等著你道歉,你卻不道歉,反而繼續我行我素。

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以后你還會犯這樣的錯誤,弄不好我們四川衛視都會受到抵制,那時候什麼都晚了,你還是去往別的地方發展吧。」

還不知道自己錯誤的大兵吼道:「我沒有錯誤,說話是我的權利,我會在主持這個行業越來越好,你們等著后悔吧。」然后摔門而去。

這次解約成為了大兵主持事業下滑的開始。

湖南衛視作為大兵的發家之地還是繼續支持他發展的,可是面對大兵越來越多的負面新聞,湖南電視台也就不再堅持。

在大兵合同到期的第一時間就宣布:不會再和大兵續簽合同。

這一做法讓大兵感到非常不滿意,但自己又沒有正當的理由質問。自此之后,再沒有大的電視台找他合作,他的演藝事業跌到了谷底。

大兵還尋找過以前的合作伙伴,想要繼續相聲事業。

可是隨著文化的繁榮發展,相聲名人輩出,而且他多年的基本功已經被遺忘,相聲事業早已沒有他的一席之地。

加上他高傲的行為做派,一意孤行的辦事作風等黑歷史,更是沒有人愿意接納他。

侮辱黃家駒的風波還沒有停下,大兵的另外一件事情也被黃家駒的歌迷扒出來,藝人品德都被人畫上了大大的問號。

酒駕事件被曝光

有網友爆料,大兵曾經酒駕撞人,在參加一次酒會回家的路上,由于喝酒他撞倒了路過騎腳踏車的人。

下車之后大兵并沒有因為自己的錯誤而道歉,反而嘲諷這位騎腳踏車的人,說道:「幸好你今天遇到了一個有錢又講理的人,要不今天你會吃不了兜著走。」

過錯方竟說出了這樣充滿歧視的話,而且他還是一名公眾人物。

被撞之人被激怒了:「你有錢就了不起,我認識你,你是大兵,你這種人根本不配當主持人。」

雙方爆發了激烈的爭吵,越來越多的人來到事故現場看熱鬧,當人們發現是大兵時,紛紛拿出相機拍攝。

大兵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沒等交警來處理交通事故就落荒而逃。

而且逃走的時候他嘴里還喋喋不休的說著一些污言穢語,這樣的表現全部被人們錄下來發到了網上,這次事件的爆出,徹底讓大兵名譽掃地。

后來大兵也因為這件事,進行了非常正式的公開道歉,可是群眾紛紛表示:「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有什麼用?」

后來大兵受到了警方的處罰,事件雖然過去了很多年,但也充分表明了這位主持人的品德有問題,不夠資格成為社會公眾人物。

徹底消失在熒屏之中

因為在公開發言中對先輩的不尊重,公眾開始了解到真正的大兵,而作為酒駕的過錯方藐視弱勢群體,又讓他的品德受到了人們的質疑。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尤其是作為一個主持人,在表演時候應該考慮到觀眾的心聲,考慮到社會正能量的傳播,不要被金錢遮蔽,為了節目效果失去自己的底線。

現在的大兵也徹底的從電視節目中消失,他可能根本就不適合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中。

大兵的表演才華確實是值得大家肯定,但始于才華,終于人品。

黃家駒和大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人都是才華橫溢的翩翩少年,用出道即巔峰形容兩人不為過,可是兩人的品行造就了不同的發展結果。

黃家駒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音樂人,而大兵或許只是一個表演者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