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重癥兒子唯一心愿「我想見爸爸最后一面」,狠心生父:他的事情不關我事

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承擔自己肩上的責任和義務, 男大生陳志鵬在一次放寒假回家過年的時候突發疾病,腹痛難忍高燒39度多被急送入醫院。

幾經輾轉,20歲的陳志鵬被送到了醫院的重癥監護室,他的母親每天淚如雨下的守在外面,等待著奇跡出現。

醫生給出了最不好的可能性,陳志鵬在清醒的時候告訴母親,自己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夠見父親一面,母親千方百計找到了陳志鵬的親生父親,結果對方冷冷的丟下一句, 「不關我事!」

一 、意外先于明天到來

2016年,陳志鵬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湖南師范大學,他從小父母離異,跟著母親生活。

陳志鵬清楚母親一個人打多份零工養活自己非常不容易,所以在成長的過程中幾乎從未叛逆,他每天放學都會主動地幫母親做家務,偶爾還會幫母親準備好早飯。

「您放心,我一定會考上好大學,讓我們都過上好日子的。」這是陳志鵬和母親陳金蓮說過最多的一句話,他也從未辜負母親的期待。

考上大學的陳志鵬并沒有沉迷享樂,每天下課后他都會做一些兼職來賺生活費,周圍的朋友們清楚陳志鵬的家庭條件,大家對他也多有幫助。

陳志鵬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家庭條件產生過自卑的心理,對于每一個幫助自己的人,他都微笑以對, 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們都非常喜歡這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

2019年大三的陳志鵬放寒假回家和母親一起過年,因為距離過年還有一些日子,所以陳志鵬找了一份寒假工,母親上班的時間,他也出去打工,想用打工的錢來給母親買一份禮物。

2019年1月,想要正常出門的陳志鵬突然腹痛不已,還發起了高燒,他以為是前幾天出去凍著了,并沒有放在心上,并給店長打了電話,請了一天假在家休息。

可誰知越休息,身上的狀況越嚴重,后來陳志鵬已經無法自主站立,出現神志不清的狀況了,陳金蓮見狀后,立即將兒子送到縣里的醫院。

縣里的醫院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例,為了不耽誤陳志鵬治療,立即建議陳金蓮給他轉院, 連續轉了三次院后,陳志鵬在1月22日被送到了湖南省人民醫院。

醫生看到陳志鵬的狀況后,立即給他轉到了重癥監護室,此時的陳志鵬腹瀉,高燒,已經失去意識,心跳也高達140次每分鐘。

重癥監護科副主任醫師潘小季立即為陳志鵬進行了全面檢查,得出的結果非常不樂觀。

「患者先天囊腫,感染性休克等六種病癥同時發作,而且他肝臟上的那個巨大囊腫已經感染發炎,引發了膿*血癥,必須馬上進行手術,否則會導致器官衰竭,血壓降低。」

陳金蓮聽著醫生的分析,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她不明白一向乖巧聽話的兒子為什麼會突然遭受如此的災難,她看著只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的兒子不由得淚如雨下。

但是兒子就是她的命,無論如何陳金蓮也不會選擇放棄,但是他們家里并不富裕,每天陳志鵬住在重癥監護室就要花費幾萬元,不到一個星期家中的存款便都砸了進去。

「這些錢是我的一點心意,你拿著給孩子治病吧。」雖然陳金蓮的親戚們給了一些幫助,但是對于能夠治好陳志鵬這些錢還是杯水車薪。

陳金蓮已經走投無路了,她想到了自己的前夫。

雖然兩個人失婚已經18年了,但是陳志鵬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父子之間的關系血濃于水,她不相信吳建國不愿意伸出援手。

做出這個決定之前,陳金蓮心中還是有幾分猶豫的,畢竟這麼多年來,兒子從未向她表露出對父親的思念,更是懂事兒的告訴自己他有母親就夠了,但是她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出事。

陳志鵬醒來看見母親憔悴的臉龐十分難過,他也清楚自己身患重病不一定能不能被治好,陳金蓮輕輕地拉著兒子的手詢問, 「寶貝,你現在想要什麼?」

陳志鵬猶豫了一下, 「我想要讓爸爸來看我一次。」

二 、親生父親拒絕相見

陳金蓮聽到這句話后更覺得心酸,這些年來兒子并非不思念父親,只是為了照顧自己的感受,才一直沒有在她面前提起,她對兒子保證, 「媽媽已經將這件事情告訴爸爸了,過幾天他就趕過來看你。」

陳志鵬高興的點了點頭,又虛弱的睡了過去。

陳金蓮不知道現在吳建國的地址,她找到了當地電視臺,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記者, 記者表示愿意幫助陳志鵬尋找親生父親,同時也會將陳家的情況報道出來,請求社會愛心人士捐款。

陳金蓮聽后連連感謝記者,二人一路來到了祁陽縣,這一路上記者得知陳金蓮當時和吳建國失婚是因為對方家暴,而且吳建國之前的妻子和他失婚之后沒有得到孩子的撫養權,以至于后來想見孩子都沒有機會。

所以陳金蓮舍不得孩子,主動將孩子的撫養權拿了過來,但此后吳建國再也沒有提出要見孩子一面,吳建國和他們母子二人形同陌路。

到了地方后,通過當地村民的熱心指路,他們終于找到了吳建國。

此時的吳建國相貌變化并不大,在一家棋牌社中正在和朋友們打牌,陳金蓮一眼就認出了前夫,二話不說地走到他面前,吳建國被拍了后背嚇了一大跳,轉身看見陳金蓮的時候,他明顯愣了一下,但隨后又把頭轉了過去,并沒有要搭話的準備。

「吳先生,你還認識她麼?」記者小心翼翼地開口,吳建國表現出超出想象的冷淡, 「我不認識她,別打擾我打牌。」

陳金蓮再也忍不住了,她幾步上前將吳建國手中的牌打掉, 「我們的兒子現在每天住在重癥監護室,靠著呼吸機維持生活,你能不能過去看他一眼?他真的很想你!」

可誰知吳建國并沒有因此動容, 「你當初把孩子的撫養權要走后就證明了他和我再也沒有關系了,為什麼這時候還讓我負責?」

這樣的話說出來根本不像是一個父親能講出來的話,就連記者都愣在了一旁。

「孩子病得真的非常重,我們此行也是出于好意。」記者在一旁小心勸吳建國,可誰知對方依舊不為所動,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中的牌局上。

陳金蓮看到了這幕,心中惱怒不已,她扯著吳建國的衣服, 「我這次過來,并不是管你要錢,我們的兒子就要s了,你為什麼不能去看看他!」

這句話說出來后吳建國臉上的神色愈發冷淡, 「從我們失婚的那一刻起,我就當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兒子,你最好不要拿這種事情過來煩我,我現在身體也不好,自己都照顧不過來,怎麼有空去見他,我管不了。」

陳金蓮幾乎昏厥,她沒有想過自己不遠千里而來,居然落了個這樣的結果,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記者連忙將陳金蓮扶起來, 「我們不能就這樣灰心喪氣,還可以去找居委會幫忙出出主意,他們或許可以勸吳先生回心轉意。」

二人又來到了當地居委會,得知吳建國前段時間在工地做工摔壞了胳膊,因為家中條件貧困,所以一直沒錢將鋼板拆下,但這并不是他拒絕見兒子的理由。

居委會的負責人非常心疼陳金蓮的情況,她告訴陳金蓮, 「吳建國現在和他的大兒子吳雙偉在一起生活,我可以把吳雙偉的聯系方式給你,若是他勸吳建國的話,或許會有用。」

陳金蓮拿到聯系方式后,連忙給吳雙偉打了電話。

吳雙偉知道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身患重病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計,找到了陳金蓮和記者。

「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弟弟沒錢治病,但是家中之前為了給父親治病,已經花去了大半存款,現在我手中只有兩萬塊現金,這些錢你先拿著給孩子治病,等到年底工地結了工程款后,我再去醫院看一看他。」

吳雙偉并沒有任何抵觸的心思,雖然陳志鵬和自己是同父異母所生,但是他一直都知道有這個弟弟的存在,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志鵬就這樣出事。

他輕輕地拍了拍陳金蓮的肩膀, 「別擔心,事情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今天回家后,我也會主動勸父親改變想法,去醫院看一看志鵬,你們先去醫院照顧志鵬吧,他身邊離不了人。」

陳金蓮從未想過最后給予自己幫助的竟是與自己毫無血緣關系的吳雙偉,她淚流滿面地接過那9萬塊錢,再三感謝吳雙偉。

居委會也派人去做吳建國的思想工作,經過大兒子和居委會主任的勸告,吳建國終于同意和陳金蓮面對面的好好談一談。

「這些年來我過得也不容易,家里建房子已經欠了一大筆外債,前幾年我又受了傷,至今依舊無法出去工作,實在沒有辦法一路趕到長沙。」

吳建國在陳金蓮和記者面前只是大吐苦水,并沒有談及自己是否思念陳志鵬,而且大家能夠從他的言談舉止中感受到,他并不在乎分別了18年的兒子。

「我就算真的去看他,也起不到任何的幫助,只是徒增傷心罷了,我甘愿認為小兒子丟了,這樣也能少一點傷心,以后他所有的事情都不關我的事。」

說完這句話后,吳建國直接轉身回家,任憑旁人再如何勸告,也沒有停住腳步。

陳金蓮看著吳建國離開的背影,淚如雨下,她不敢相信自己連這點小事都沒有幫兒子做成,更不知道該如何回去面對滿含期待的兒子。

「他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從小到大一直都非常照顧我的感受,怕我傷心,更是主動地放棄了自己很多機會,還記得他年幼的時候畫畫非常好,但是因為知道畫畫需要花很多錢,就主動的告訴我他不喜歡畫畫,以后再也沒有畫過一次,我什麼都沒有為他做過……」

陳金蓮痛哭不已,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選擇先趕回兒子身邊照顧。

三 、陳志鵬身體狀況有所好轉

「爸爸已經答應過來看你了,但是他前些日子做工的時候摔壞了胳膊,還需要修養一段時間,這是爸爸給你拿的醫藥費。」

陳金蓮看著兒子期待的目光,只能選擇暫時先欺騙他,不知道陳志鵬是否察覺到了母親的欺騙,他強挺著精神和母親聊天,積極配合醫生的一切治療。

陳志鵬清楚自己不能倒下,母親只有他了,他也想要好好生活下去,一直到大年三十,陳金蓮都好好地陪伴在兒子的身邊。

母子二人難得的多了安靜的相處時光,陳金蓮看著已經骨瘦如柴的兒子只能悄悄抹淚,她不敢在兒子面前表露出傷心。

「孩子因為之前年輕、體魄健壯,所以恢復得也很快,治愈的希望很大,不必太過于擔心。」

醫生這話并不是刻意地安慰陳金蓮,陳志鵬的身體狀態的確越發好轉。

得知了這個消息的陳金蓮連忙回到病房,將好消息告訴兒子,陳志鵬也高興地握住了母親的手, 「您放心,我一定會沒有事情的,你好好休息吧,這些天看起來憔悴不少。」

陳金蓮這才在旁邊的病床上緩緩躺下,睡著之前還特地囑咐兒子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喊她。

大年初二,吳雙偉來到了醫院,他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陳志鵬感慨萬千, 「大哥本來應該早點兒過來,但因為之前沒有結工資,現在終于結了點工資,特地來看看你,父親身體好了也會過來見你,他在家非常擔心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養病,聽媽媽的話。」

陳志鵬本來還以為母親是為了安慰自己才說出夫妻愿意過來的謊話,可誰知這時候居然見到了大哥,他很明顯地高興了起來,拉著大哥說了很多心里話。

吳雙偉在過來之前曾經幻想過這個弟弟是什麼樣子,但是真的見面了,他才發現兩個人非常有緣分,而且很有共同話題,血脈之間的聯系幾乎瞬間就顯現了出來。

陳金蓮知道吳雙偉依舊沒能說服吳建國,但他卻不遠千里地來這里探望他們,不由得流出了淚水。

吳雙偉在回家之前還特地向照顧過陳志鵬的醫生和護士們道謝,一舉一動都流露出長兄如父的感覺,他還告訴陳志鵬自己一定會回來再探望他的。

陳志鵬得到了兄長的支持和鼓勵,身體狀態恢復得越來越快, 現在依舊在醫院積極接受治療,和母親一起期待著好轉的那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