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歲老人哭訴:子女說要回來過年,我卻痛苦萬分,希望他們別回來

導語

一年一度的春節馬上就要來臨了,大家辛辛苦苦忙碌了一年,誰都想早日回到家中和父母一起好好團聚。尤其是那些為了生活,不得已選擇出門去打工的子女來說,恐怕此時對于他們來說,最大的高興不是掙了多少錢,而是什麼時間能回到家中,然后好好陪伴一下自己的孩子和父母。

因為春節是全家團圓的節日,而為人父母的也都希望在這個傳統節日里面,子女能回家和自己團圓。他們不求子女這一年出去,取得多大成就,他們只希望子女能健康平安的回家,跟自己在一起熱熱鬧鬧,開開心心的過個好年,僅此而已罷了。

雖然說,作為父母的都會非常歡迎和期待子女回家過年。但是作為子女來講,在很多時候而言,我們子女在回家過年時,也應該要體諒一下父母的難處和不易,多去幫助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或者是能不麻煩父母就盡量不要去麻煩自己的父母。

可是現如今,我們很多子女非但做不到上面這些,反倒在回家過年時,不是嫌棄父母這里做的不對,就是嫌棄父母哪里做的不好,更有甚者,有的子女還會對父母做出讓人不齒的事情來,碰到這樣的子女,相信很少有父母會希望子女回家過年的。這不,一位68歲老人就哭訴道:「子女說要回家過年,我卻痛苦萬分,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我真希望他們別回來過年。」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自述者:68歲的孫大媽

我是孫大媽,今年已經68歲了,再過幾天,馬上就要到春節了,我相信其它做父母的,在這個時候都會特別的高興,當然他們高興的理由,并不是說馬上過年了,自己就可以吃好的,穿好的,或者是用好的等,而更多理由則是,自己終于可以和子女在一起團聚了。

畢竟子女在長大成人以后,他們就有了自己的獨立家庭,平時為了工作和生活,子女就總是在不停的在外辛苦忙碌和奔波,他們不僅平時根本就沒有過多的時間和盡力,和自己的家人呆在一起,更是沒有條件在家陪伴自己的父母。

都說:「兒行千里母擔憂,」這話一點都不假,尤其是當自己做了父母以后,才會深刻理解到這句話的真諦,隨著父母年齡一天比一天增大,他們更多時候就是希望,子女能經常回家看望陪伴一下自己,而子女平時多半就沒有時間,唯有過年春節放假,才會有真正屬于自己的休息時間。

所以說,一旦父母聽說子女要回家過年這一消息時,那麼正常情況下,父母都會特別的高興,甚至于有些父母早早就在家門口翹首以盼,只希望早日看見子女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視野當中,父母的這種心情,我們大家都可以理解,而且這也是人之常情。

可我卻恰恰例外,早在十多天前,我就接到了幾個子女要回家過年的訊息,但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反倒我還希望他們幾個最好就呆在自己家里過年,不要回來跟我一起過年,甚至于有的時候我還一直在想,他們為什麼要回家過年呢?難道他們不回來不好嗎?

這時恐怕有的人就會說了,我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別人的父母都是因為子女沒有回家過年而痛苦萬分,可我卻怎麼會恰恰相反呢?我也太不近人情了,其實說實話,我也不想這樣,如果不是他們把我逼到這個份上,我又怎麼會說出這麼讓人難以理解的話來呢。

這些年,我的幾個子女都會回家跟我一起過年,可每次他們幾個過完年離開之后,我總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大哭一場,因為我心里有太多的委去,不知道該像誰去訴說,別的我暫且不說,就拿去年幾個子女回家過年這件事情來說吧。

在得知他們幾個要回家過年的消息后,我老早的就開始做準備,因為我的老伴已經去世好幾年了,那麼家里的一切事情,都要靠我一個人去完成,我們這里過年有大掃除的習俗,于是,我就獨自一人把家里的所有衛生都搞了一遍,包括嘰哩嘎啦我也沒有放過,做完這些,我還往屋里噴了不少空氣清新劑。

緊接著,我就出門去買過年所需要的一切東西,包括禽蛋菜果和春聯掛件等物品,同時糧油米面都這些東西,我也適當的買了不少,買完回家后,我也不能就此歇著,因為像雞鴨魚肉等這些東西,我還要暫時先把他們預先處理一下,這樣吃的時候,就會方便很多。

考慮到幾個子女回來后,肯定需要很多的鋪蓋,于是我就趕緊把箱子里面的被褥等東西,統統拿到屋外去晾曬,上面這一切事情,就全都是我一個人在做,我畢竟也是快70蘇的人了,全部做完這些,我真的就是累得腰都快要直不起來了,連續在床上躺幾天,情況才能稍微有些好轉。

忙完這一切事情,我就在家老老實實等著他們幾個回家過年,原本他們沒有回家之前,偌大的家里就只有我一個人,家中就非常的冷清,一點生氣都沒有,現在他們終于回來了,終于有了一點家的氛圍,十幾個人在一起熱鬧非凡,可與此同時,是我的煩惱和憂愁也緊隨其后。

因為我歲數大了,通常情況下,晚上七八點鐘我就要睡覺了,而且我睡覺的時候,不能有任何的響動和打擾,不然的話,我就很難睡著,平時我的生活習慣一直是這樣,可自從他們幾個來了以后,我就從來沒睡過安穩踏實覺。

晚上我早都想睡覺了,可此時的他們,不是在哪里大聲說話,就是在客廳看電視,或者是在那里玩手機,而且他們的聲音還都特別大,吵得我根本就睡不著,可即便如此,我也不敢說他們,好不容易他們瞌睡要睡覺了,但此時的我,卻怎麼也睡不著,畢竟我的生態鐘已經形成了。

早上六七點鐘的時候,我就要起床給他們大家做早餐,畢竟我也餓了,平時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都是自己煮點小米粥,然后煮幾個雞蛋,就著點小咸菜吃個饅頭,簡單快捷還有營養,可考慮到他們回來了,我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簡單應付。

于是乎,我就做了一鍋營養美味,健康可口的八寶粥,同時我又炒了幾個爽口的小菜,而且我還特地烙了一些香氣撲鼻的蔥花餅,我一直馬不停蹄,忙活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徹底忙活完畢,我好不容易費勁巴力把早餐做好了,可等我去叫他們吃早餐時。

其實他們肚子里面也餓,可他們就是賴在床上不想起,等他們實在餓得頂不住了,他們就在那里吃面包喝飲料,或者是吃些別的什麼小零食,而如此一來,他們不僅僅是浪費了我的一片良苦用心,同時,看著自己辛辛苦苦所做的早餐無人沒人吃,我的心里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我想著不吃早餐就算了,于是我就把早餐撤下,然后又是燉雞,又是蒸魚的,辛辛苦苦弄了一大桌子,我自認為自己所做的飯菜,還算是比較豐盛的,同時我還想著他們早餐都沒吃,那麼他們中午應該會吃很多飯菜才對,可是我想錯了。

他們有的人嫌我做菜的口味不和自己的胃口,而且還嫌我做的菜不好吃,根本就沒有飯菜做的菜好吃,說句實話,我承認自己做的飯菜味道肯定沒有飯店做的好吃,因為我就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我既沒有在飯店干過,也沒有學過廚師,想讓我做到色香味俱全,這對我來說,多少就是不現實的,更是在為難我。

還有更過分的是,他們有的人還讓我去做一些,自己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菜,更是沒有吃過的菜,我說自己不會做,他們倒說的很輕松,讓我跟著手機里面所教授的方法去做,別說我年齡大了根本就學不會,就算我能學會,可家中的調料畢竟是有限的,我根本就做不出人家所說的那個味道。

而也正是因為,我根本不能滿足他們所提出的諸多要求,因此,就算我中午費了很大勁頭和心思所做的飯菜,可到了最后,我基本上就是做了多少,最后還剩下多少,看著一大桌子飯菜,我真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去說些什麼才好,我只能默默一個人去吃,吃多少算多少。

到了下午吃晚飯的時候,他們就依然還是以前那種老樣子,這時有人就說了,他們不吃飯難道不餓嗎?他們怎麼可能不餓,他們也是活生生的人,只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就會一起相約出門,去外面飯店吃飯,我們這里有很多飯店,它們就算過年也不會休息,而是堅持營業。

只是去外面飯店吃飯,就會花掉不少錢,尤其是過年的時候,飯店的價格就更貴了,少則幾百多則幾千,早以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有一回,他們從外面飯店吃飯回來,我就問他們這次吃飯花了多少錢,其中一個就說道,沒花多少錢,就只花了1千多塊錢。

看著他們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再加上他們說話的語氣還特別輕松,我當時的肺都快要氣炸了,因為我從小就是在苦日子當中長大,在加上我現在一個月就只有2500塊錢的退休金,他們放著現成的飯不去吃,而非要去外面飯店吃高價飯,我心里能不火嗎?

于是,我就隨口說了一句,妳們是不是錢多了沒地方花,燒的慌,我的話音剛落,小兒子就毫不客氣的對我說,我們又沒花妳的錢,妳激動什麼?而他旁邊幾個人也是連忙隨聲附和,當時,我雖然被氣的是臉紅脖子粗,可我一時半會,卻不知道到底該有什麼話去回懟他們,畢竟他們確確實實花的是自己的錢。

不僅如此,他們幾個回家過年后,所換下的臟衣服什麼的,直接就是往洗衣機上面一扔就完事了,我讓他們洗,他們嘴上答應的好好的,可就是不去求,我向來都是一個干凈整潔勤快的人,看見他們這樣,我就只能自己動手,把他們所換洗下的臟衣服給洗干凈,甚至于有時,就連他們的貼身衣物,我也會洗。

還有就是,人到了固然熱鬧,可時間久了,他們之間就會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爭吵,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去充當這個和事佬,說完這個再去勸哪個,有時他們還聽我的,可有時我卻是兩頭受氣,我本想不予理會,就由他們去好了,但我卻始終下不了這個決心。

最讓我不能忍受的是,他們回來之后,一點也不珍惜我的勞動成果,他們沒回來時,我家里搞得是干干凈凈,東西也放的是整整齊齊,再加上年前我還徹底做過大掃除,可現如今,我家里卻搞得是亂糟糟的,不知道的人,還因為我家里已經好久沒有住過人了。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自從他們幾個過年回家之后,我每天的心情都非常苦悶和難受,原本是闔家團圓,高高興興的日子,可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興來,只因幾個子女總會做出各種各樣,讓我感到非常生氣的事情來,我實在是不堪其擾。

他們回家過年走了以后,家里的衛生我又要重新徹徹底底的再打掃一遍,與此同時,過年時所剩下的滿滿一冰箱的剩飯剩菜,根本舍不得扔的我,就足夠我一個人吃上好幾個月的時間,那麼妳們說,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麼可能會歡迎幾個子女回家過年呢?

我現在就真的希望他們幾個不要回家過年,他們幾個在外面怎麼過年我不管,但我只求他們不要來折磨我,或者是給我找罪受,每次他們回家過年,我都感到痛苦萬分,可我又不能像他們別說,因此,我就只能把牙打碎了往肚里咽,我也不知道他們時候才能體會到我的不易和苦衷,我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這樣的日子什麼時間才是個頭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