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干農活時突然暈倒,送到醫院一看,醫生說:活不過2周了

「上周醫院做了四臺這類手術,只成功了一例!所以這種手術成功率很低,手術費又高,一不小心你就會人財兩空,你確定要做嗎?」

歐吉明

「做!」面對醫生的再三詢問,歐吉明始終堅定信念,一定要給妻子做手術!這是妻子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哪怕這個希望十分渺茫,他也要試一試!

一位「奇跡」病人

2015年3月14日上午9點,人聲鼎沸的醫院外科門診大廳,幾個抬著擔架的人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擔架上躺著一名被棉被裹得嚴實的女人,肉眼可見她面色蠟黃,呼吸微弱,情況看起來十分緊急。抬著這名女人的幾個人都面露焦急,尤其是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情緒極為焦躁不安。

「單書玲、單書玲……」經過一段焦急的等待,門診室終于呼叫了這名女子的名字,表示輪到她進入診室,由醫生進行診斷。

然而第一時間涌進診室的不是病人,而是抬著單書玲來的幾個人。他們都是單書玲的親屬,其中那個表現最為焦急的正是單書玲的丈夫——歐吉明。

診室里突然涌進一群人,可把值班坐診的醫生嚇壞了,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坐診醫生就聽這幾人說:

「我們病人躺在外面,需要抬進來才行!但這里太窄了,抬不進來,醫生你能不能出去看看!」。

征得同意后,坐診醫生便被這幾個人急匆匆地拉著起身離開了診室。

原本醫生還很疑惑到底是什麼病人,嚴重到還需要抬進來診斷, 可當醫生親眼看見單書玲并做了一系列簡單的檢查后,不得不感嘆,這個病人真是命大啊!

要知道像單書玲這樣的患者,能撐到兩個星期還活著,算得上是奇跡了!那單書玲到底患的是什麼病呢?這種病又有多危急?她是否還有救呢?

突然暈倒的妻子

42歲的單書玲和丈夫歐吉明,平日里就靠著種田和做零工賺錢養家。

常年干農活的單書玲除了有些高血壓以外,身體還算健朗。所以即使有時候血壓會升高到180,單書玲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就在兩個星期以前,單書玲像往常一樣到家中地里干農活,突然胸部開始疼痛起來,一開始單書玲并沒在意,認為疼一會兒就會沒事了。

誰知胸部疼痛越來越嚴重,最后單書玲疼得暈倒在地里,不省人事。幸好當時旁邊還有其他村民在做農活,看到單書玲暈倒之后,趕緊將她送到鎮上的醫院,并打電話將在外辦事的歐吉明叫回了家。

聽到妻子暈倒住院,歐吉明心急如焚地趕往了醫院。原本以為妻子只是太勞累而暈倒,算不上什麼大毛病。

可是等醫生告知了歐吉明單書玲的病情后,歐吉明猶如晴天霹靂般,久久不愿相信醫生的話!

在單書玲被送進醫院后,醫院就對她進行了全面檢查,在照了CT以后, 醫院確診單書玲患的是主動脈夾層,這是一種短時間內*亡率極高的心血管疾病。

主動脈作為身體的主要血管之一,它直接承受著來自心臟跳動的壓力。

而主動脈夾層則是由于高血壓、先天性心臟病等原因,造成主動脈內膜層撕裂,使得主動脈內流動的血液從主動脈內膜撕裂處進入主動脈中膜,使中膜分離,形成一層十分脆弱的夾層壁。

如果不及時進行治療和手術,脆弱的夾層壁經受不住血流的沖擊,隨時可能會破裂,導致病人*亡。

一般來說,患這種病的人如果得不到及時治療,60%以上的兩周以內就會死亡,而剩下的40%里幾乎也沒有撐過一年的。

所以這也是為何醫生在了解了單書玲的病情后,稱呼她為一個「奇跡」。

歐吉明怎麼也不愿意相信,平日里看起來十分健康的妻子會突然得這麼嚴重而又緊急的病。

更令他感到絕望的是,醫生還告訴他,妻子得得這種病并不好治療,不僅手術費用高,而且手術成功率很低,這意味著歐吉明很可能會人財兩空!

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單書玲堅決要求回家,放棄治療。單書玲覺得既然治愈的希望渺茫,還得花費高昂的醫藥費,她不如主動放棄。

單書玲不愿意因為自己的病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再背上沉重的債務,更何況她還有兩個未成年的兒子要撫養!

單書玲

雖然妻子說得很在理,可是歐吉明如何能忍心眼睜睜看著結發妻子的生命一天天流逝,而他卻無動于衷呢!經過反復思考,歐吉明最終決定賭一把: 借錢到最好的醫院治療!

于是不顧妻子的勸阻,歐吉明挨家挨戶找親戚朋友們借了一大筆錢。

此時的單書玲病情越來越嚴重,已經不能下地行走。

住進醫院以后,已經距離單書玲發病超過兩個星期了。當醫院給單書玲做過檢查后,歐吉明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已經處于隨時可能猝*的危險境地。

這個病就像個任何時間都會爆*炸的定時炸*彈一樣,時刻準備著帶走妻子的生命。此時歐吉明無比慶幸自己做出到北京看病的這個決定。

因為單書玲的病情十分危急,隨時可能會發病*亡,所以入院后她就被轉入心臟外科重癥病房,做好隨時手術的準備。

由于手術風險和難度巨大,這場手術將由心外科主任苗齊教授親自操刀。病房外面,苗齊教授再次向歐吉明講解了這臺手術的風險性和成功率等各類問題,并確認歐吉明是否堅持手術。

「她是我們家的頂梁柱,無論是我個人還是我家里都離不開她,所以不管花多少錢我都給她做!」聽完醫生的講解,盡管心里很緊張、擔憂,但是歐吉明依舊堅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獲得了病人家屬的肯定后,一場由麻醉科、心臟科、重癥醫學科等多科室會診被緊急召開。

會議上各科室就如何準備、實施這場手術,這場手術會面臨什麼樣的危險、會出現什麼樣的后果,以及術后可能會出現的各種并發癥等問題做了一系列的討論。

歐吉明和單書玲的姑姑等人全程參與旁聽,雖然整個過程涉及許多專業術語,文化程度不高的一家人多數時候很難理解,但是每個人都全神貫注傾聽著,唯恐漏聽了任何重要信息。

會議結束,歐吉明鄭重地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一筆一劃都承載著全家人的期盼!

在全家人都在為單書玲擔憂時,躺在病床上的單書玲此時此刻卻最惦記家中尚未成年的兩個孩子。

為了避免孩子擔心,單書玲得病的消息并沒有如實告知兩個孩子。兩個孩子都以為母親只是得了一個小病,不久就會回家。

知道自己時日不多的單書玲,除了囑咐丈夫一定要照顧好兩個孩子以外,私底下她對自己姑姑也是千叮嚀萬囑咐,希望姑姑日后能夠多多照顧自己的孩子。

姑姑看著躺在病床上,說話都費勁的單書玲,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

姑姑怎麼也想不明白,明明單書玲是一個如此勤勞持家的好妻子、好母親,無論有什麼好東西都先顧著別人的善良姑娘,怎麼上天就要捉弄她,讓她年紀輕輕就得了這麼嚴重的病!

深情告白

手術最終定在了第二天的早上,手術前的晚上一家人都聚在病房里陪著單書玲,因為很有可能這將會是一家人相處的最后一個夜晚。

雖然內心都擔憂和緊張不已,但是家人們都強顏歡笑,不讓單書玲察覺異樣。歐吉明也是極力安慰妻子: 「不要擔心,只要人在,花多少錢都沒關系!」。

第二天早晨七點,單書玲被推進了手術室,一場異常艱險與困難的手術正式開始。

這次的手術,醫生們將會用人工的血管將單書玲壞掉的血管替換掉。人體內的血管又細又多,錯綜復雜,一個不小心就會血流不止,出現意外。

而主動脈手術更為特殊,為了能夠在主動脈上動刀,醫生們必須要想辦法讓患者的心臟暫時停止跳動,體溫保持在18攝氏度左右,身體各個器官進入休眠狀態。

為此,醫生們必須要在30分鐘內完成血管的置換,否則心臟一旦恢復跳動,就不能再做任何縫合。

而在這個過程中,任何一個意外或失誤都有可能結束患者的生命。因此手術的難度和風險可想而知。

手術室外,單書玲的姑姑和弟妹都因為太過疲憊,隨便找了個地方躺下來陷入沉睡。而歐吉明卻怎麼也睡不著,甚至坐立難安,在手術室門口不停地來回走動。

在焦急地等待過程中,歐吉明的腦海里浮現出和妻子過往的一幕幕。為了養家糊口,夫妻倆幾乎什麼活都干。

大冬天,地里沒有農活可干,夫妻倆就會去冷庫里面打包蘋果,一天下來凍得手指關節都疼了,也才賺七十多元。

想到這些,歐吉明覺得自己作為一個男人把妻子娶回家中,卻沒能讓她享福,對此他內心感到十分愧疚與自責。

而這一次妻子倒下了,歐吉明也才明白自己和這個家是多麼地需要妻子,妻子才是這個家的主心骨、頂梁柱。

「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我就認定你了!我一生一世就喜歡你一個!」站在手術室外,歐吉明目不轉睛地盯著手術室大門上顯示的「手術中」幾個大字,哽咽地說出了這句深情至極的話語。

這是歐吉明對妻子鄭重的承諾,只可惜此時他的妻子正靜靜地躺在手術室里,聽不見他深情的告白。如今,歐吉明只能不斷祈禱這次手術能夠成功,等妻子好了以后,他要好好地陪著妻子。

手術室里,單書玲還在經歷著生死考驗,她的心率好幾次都停止了跳動,之后又被醫生們搶救回來。就在醫生們爭分奪秒地與*神搶奪單書玲的生命時,手術針*破了劉興榮醫生的手指,頓時血流不止。

在醫學中,這被稱為職業暴露,按照流程劉興榮醫生必須馬上處理手上的傷口,否則極有可能感染各種病*菌,危及生命。

但此時正處于手術關鍵階段,一分一秒都不能被浪費,于是劉興榮醫生只是簡單處理了一下,就埋頭繼續手術。

經過九個小時險象環生的手術,單書玲的心跳終于復跳成功,手術順利完成了!

手術雖然結束了,但是待在重癥監護室的單書玲還有嚴峻的術后考驗期等待著她。然而就在進入重癥監護室不到五分鐘,單書玲就出現意外了。

她的血壓突然飆升到200多,這對于一個剛剛經歷了心血管手術的人來說,血壓的一點波動都有可能引起血管手術縫合處的破裂,隨時猝*。

好在經過醫生們的緊急救治,單書玲的血壓得到控制,她再次從*亡線上被拉了回來!

雖然手術成功了,但是術后的并發癥和各種調養還等著單書玲和歐吉明一家。醫生也告訴歐吉明,手術只是開始,萬里長征才走了一步!因為這番話,一家人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第二天,歐吉明獲得了進入重癥監護室探視的機會。看著病床上渾身插滿管子,還處于昏睡中的妻子,歐吉明這個大男人再次流下了淚水。

他哽咽地對著妻子說道: 「你一定要好起來,家里老人和孩子都等著你,我也離不開你!」。

術后第四天,單書玲摘下呼吸機,開始自主呼吸。術后第五天,單書玲從重癥病房轉出。在醫生的全力救治和丈夫、家人的支持下,單書玲終于迎來了她的第二次生命!

人們常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然而單書玲是何其有幸遇到了歐吉明這麼一位有擔當的丈夫。

歐吉明承擔起了一個男人、一位丈夫該有的責任,值得所有人為他點贊。當然善良又顧家的單書玲也值得擁有這麼好的丈夫!希望兩人未來攜手把日子越過越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