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聾啞22年!卻在新婚不久,和老公吵架「被氣得開口說話」,到醫院檢查,醫師:她能開口說話,你功不可沒

雖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但要一個天生聾啞的人開口說話,還是有些離奇,難度堪比鐵樹開花。然而,這件事卻真實地發生在一對新婚小夫妻身上。

2008年,醫院耳鼻喉專科來了一對火急火燎的夫妻。丈夫金建國驚慌地說:「醫生你快看看吧, 我老婆陳浪都聾啞22年了,前幾天被我氣得開口說話了!

金建國和陳浪

然而經醫生檢查,發現陳浪的聽覺系統雖然存在障礙,但語言器官完全正常,也就是說她本來就會說話。

那就非常奇怪了,如果陳浪會說話,金建國為何說她是聾啞人?他又真的把沉默22年的妻子氣得說話了嗎?真相究竟是什麼?

聾啞妻子開口說話

一戶特殊的家庭,家里的母親和兩個女兒都是聾啞人,天生不會說話也聽不到聲音。而唯一一個聽覺正常的父親則在外打工,所以這個家總是靜悄悄的。

陳浪就是這家的女兒,雖然她平常機智敏捷, 但由于天生聾啞,父母不能把她送到學校里,而當地又沒有專門的聾啞學校,她就只能待在家里

為了消磨時光,陳浪就自學繪畫和刺繡。或許是因為沒有外界雜亂聲音的打擾,她總是學得很專注,練得一手好刺繡,對繪畫也有自己的感悟。

陳浪不僅養成了沉穩賢淑的性子,還出落的亭亭玉立,所以長大后也不缺追求者。 而她未來的老公金建國,就是其中之一。

金建國和陳浪是老鄉,兩人自幼相識,算得上青梅竹馬。只是金建國從小就去學校念書,沒太多時間和陳浪互相了解,直到青春期喜歡上這個姑娘后,他們的接觸才慢慢多起來。

所以金建國只會簡單的手語,平常和陳浪交流時都要想一想才能勉強表達出來。

2007年10月,兩人正式交往后金建國的交流欲越來越強烈,每天都拉陳浪比劃手語。但有些詞語他又不知道怎麼用盲語手勢表達, 經常急得站起來用四肢瞎比劃,至于他表達的含義,就全靠陳浪猜了。

有時兩人鬧脾氣了,陳浪打手語快的眼花繚亂,金建國明白她的意思但回應速度跟不上, 被逼的嘴上說話,手里還要邊比劃。盡管他知道陳浪聽不見,但還是不由自主地說出來了。

毫不意外,金建國「吵」不過陳浪,畢竟他連基本的手語交流都不順暢。可每次都敗北讓他很不甘心,開始嘗試用文字和陳浪交流。

金建國給陳浪買了一部按鍵手機,并教如何她輸入文字。可陳浪沒有上過學,只認識一些簡單日常的文字,稍微復雜一點就蒙了。

沒辦法,金建國只好放棄文字交流,轉頭學起了手語。雖然連日常交流都成了問題,但兩人之間的愛意足夠沖過這道難關。

兩家父母見他們相處得不錯,年底就把婚事定了下來。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 22歲的陳浪嫁給了金建國,兩人共同組建了屬于他們的小家。

其實金建國已經做好了一輩子都靠手語和陳浪交流的準備,但他萬萬沒想到,剛成婚沒多久, 沉默了22年的妻子就突然開口說話了

金建國為人大方爽朗,朋友很多,總是聚在一起打牌喝9之類的,這些事陳浪在結婚前都是了解的,但金建國平常沒有因為打牌喝酒耽誤過重要的事,所以陳浪就沒在意。

2008年農歷正月初八這天,正在陪新婚妻子看電視的金建國接到了朋友的電話,原來是兄弟們打麻將三缺一,叫他出來湊個數。

金建國也想趁著假期放松一下,答應過后就掛了電話。他比劃手語告訴陳浪自己要出去,然后拿起衣服就要走。

可金建國不知道的是,今天正是公歷2月14日,也就是情人節。

這個節日是二人新婚后的第一個情人節,陳浪非常重視,她本想和丈夫一起慶祝一下,可他居然要出去打麻將。

新婚燕爾, 陳浪自然想讓金建國留在家里,她快速地用手語表達自己的不滿,臉上的表情也十分生氣。

可金建國沒當回事,隨意地用手語回答:「我已經跟他們約好了,晚上就回來陪你。」然后轉身朝門口走去。

看著丈夫真的要離開了,陳浪的胸腔中仿佛要被一股氣沖破了, 她竟然脫口而出:「不!」

前面的金建國聽到了陌生的聲音嚇了一跳,不敢置信地回頭看著妻子。這個屋子里只有他們兩個人,陳浪又是聾啞人,難道是自己的幻覺?

金建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確定不是自己聽錯了。那就奇怪了, 莫非真的是鐵樹開花,聾啞22年的陳浪說的?

啞巴說話震驚眾人

金建國驚訝又驚喜地發現,沒錯, 剛剛那個聲音的確是妻子陳浪發出來的。他急忙比劃手語,拉著陳浪的手問剛剛那個「不」字是不是她說的。

此時的金建國是多麼的希望得到妻子的肯定,可陳浪也有些懵, 多年來的習慣讓她下意識地搖手否認,還比劃手語問:「我剛剛說話了嗎?」

金建國內心的興奮一下子就變成了失望。此時,他忽然想起來,年前有人放鞭炮,陳浪居然被鞭炮聲嚇地捂住耳朵。

金建國當時沒在意,畢竟大家看到鞭炮都習慣性地捂耳朵,陳浪可能是跟大家學的。但現在再看,越想越不對勁,既然妻子生來聾啞,那她肯定從沒聽到過鞭炮聲, 怎麼會被嚇得捂耳朵呢?

圖片源于網絡

除此之外,陳浪好像還能聽見MP3的音樂聲。有一次,他把兩個耳機放在陳浪耳邊,隨著聲音的增大,她居然開始輕輕地搖晃身體,并且不是隨意地搖擺,而是跟著音樂的節奏晃動。

為了搞清楚,金建國把MP3打開,讓妻子帶著耳機感受。沒想到, 陳浪居然又再次跟著音樂晃動起來。

這一發現讓金建國重新燃起了希望, 難道妻子是能聽見也能說話的嗎?

于是金建國開始對她做一些簡單地訓練,經過成百上千次的嘗試,陳浪終于可以說出一個字。

再后來,在金建國的指導下,偶爾可以喊出「爸爸」、「媽媽」這樣的簡單詞組。

雖然陳浪的發音不如普通人標準,可這些就已經足夠讓金建國驚喜的了。他打電話給鄰村的父母,讓陳浪隔著手機說出那個簡單的稱呼。

大家都對陳浪的突然轉變感到十分震驚,天生聾啞人開口說話實在是天方夜譚。然而除了震驚以外,還有一個問題縈繞在眾人心頭, 既然陳浪聽得見能開口,那她以前為什麼不說話呢?難道陳浪的聾啞是裝的嗎?

對此,從小看著陳浪長大的鄰居堅定地說:「不可能,我看到她長大嘞,22年一句話都沒說過,裝還能裝這麼久嗎?再說她裝個聾啞人有啥子用嘛!」

鄉鄰們聽說陳浪突然不啞了,同樣覺得離奇,閑著沒事時就跑到陳浪家里坐著看熱鬧。

雖然這些行為起初是源于好奇,但不知何時起,村民們開始對陳浪開口說話的事議論紛紛。

圖片源于網絡

很多迷信的老一輩都認為,陳浪是在結婚那天沖撞了山里的精怪,被它們附身了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不然怎麼解釋一個天生聾啞人突然說話呢?

原本陳浪能夠開口說話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但傳言卻越來越離譜,被人這樣指指點點的議論,婆家和娘家都有些不舒服。

為了堵住悠悠眾口,也為了查清楚陳浪為什麼突然就能開口說話了,金建國帶著妻子到市里的醫院進行全面檢查。

跑遍醫院尋求治療方法

剛開始,金建國帶著妻子去的是普通的醫院。經過檢查后,醫生告訴金建國,聾啞人中的很大一部分比例都是天生形成的,他們之所以不會說話, 多數是因為在出生時就存在一定的聽力障礙。

并且,聾啞人的說話能力在成年后是不可能突然恢復的,如果沒有經過刻意和專業的訓練,他們甚至不知道每個字的意義,所以陳浪能突然說出那個「不」字完全是巧合。

對于這個結果,金建國非常不滿意。要是陳浪真的什麼都聽不到, 那捂耳朵和隨著音樂搖擺身體的事要怎麼解釋呢?

于是,他又帶著妻子到醫院耳鼻喉專科,找到主任醫師肖旭平解開謎題。

沒想到,肖主任剛剛對陳浪做了簡單的檢查,就發現了奇怪的地方——陳浪的耳膜、外耳道和聽覺通路,甚至語言器官都是完全正常的,也就是說, 一般情況下她是可以聽到人們說話也能說話的。

這讓金建國感到不可思議,如果妻子是正常人,那為什麼別人跟她說話時她都會連忙擺手示意自己聽不到呢。

為了驗證陳浪的聽力系統,肖主任又給她做了更全面的檢查。很快檢測結果就出來了, 然而這次的檢測卻顯示陳浪的左耳已經全聾,只有右耳還有部分殘余聽力

并且,這僅剩的聽力還因內耳毛細胞失常而失去作用。內耳毛細胞是聽覺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它決定著人類聽到的聲音能否轉化為電能,如果不能轉化為電能,那就不能傳導聲音。

而陳浪的內耳毛細胞受損,很可能就是遺傳因素和母親在懷孕時服用了藥物導致的。

對此,金建國十分不解,既然陳浪都22年都沒聽到聲音了,又是怎麼突然說出那個「不」字呢?

沒想到專家竟然微微一笑:「 她能開口說話,你有很大的功勞。」

肖主任解釋道,陳浪以前不會說話,是因為她身邊沒有人說話。

正如一個小孩從小被狼群撫養長大,他每天聽到的是狼發出的「嗷嗚」聲,他學會的就是「嗷嗚」。盡管聽力、語言器官全部正常,但他再回到人類世界, 也聽不懂人類在說什麼

陳浪就和這個「狼孩」一樣,家里常年沒有聲音,唯一會說話的父親又在外打工。沒有外界的語言刺激,陳浪就沒學會怎麼說話,自然也聽不懂大家在說什麼。

所以盡管陳浪能聽得見鞭炮聲和音樂聲,語言器官也正常,但由于沒人告訴陳浪她其實可以說話,也沒人教她怎麼說話,陳浪這才一直沉默了22年。

可自從陳浪和金建國談戀愛后,金建國每天在她耳邊說話、放歌, 對妻子沉寂多年的語言系統和聽覺系統都造成了刺激,讓她逐漸對語言有了一些概念

再加上情人節對陳浪而言意義非凡,金建國非要拋下她去找朋友,讓她產生了應激反應,所以脫口而出說了那個「不」字。

聽到這里,金建國有些不好意思地撓頭,沒想到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然后他問出了至關重要的問題:「 我妻子的聽力和說話能力還能恢復嗎?

然而,肖主任卻惋惜地搖搖頭,他遺憾地表示:「為時已晚啊。」

像陳浪這種情況,如果能早一點發現、早一點治療,通過佩戴助聽器或者戴人工耳蝸,把不足的聽力加以補償,那她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學會說話, 可惜她已經錯過了學習說話的最佳時期了。

陳浪要想完全恢復說話能力,還存在著很大的難度,即使現在開始佩戴助聽器并進行語言訓練,她的學習能力可能也遠不如一個嬰兒。

但萬事都并非絕對的。肖主任表示, 雖然完全恢復的希望不是特別大,但只要陳浪肯努力、有毅力,日后和家人的正常交流是沒有問題的

聽到這里,金建國終于開懷地笑了。回家后,他每天都帶著妻子進行反復的訓練。

現在陳浪已經能連續說好幾個字了,帶上助聽器后也能聽到聲音了,一切都在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