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歲住家女保姆,表白76歲雇主阿伯「被拒絕」:我年紀大了,人卻一點不糊涂

導語

我們大家都知道, 雖然說近年來,可以讓我們老人來選擇的養老方式就是特別的多,而且絕大多數的養老方式,相對而言說還是挺不錯的, 但是現在我們很多有條件的老人到了晚年之后,他們通常情況下,就都會選擇花錢去雇請一個住家女保姆,來照顧陪伴自己,因為保姆養老相比較其它養老方式來說的話,它的益處會更加的明顯一些,還有一點就是, 女保姆由于其溫柔、細膩和耐心強等諸多優勢特性,就決定了她們更加適合去照顧陪伴老人。

也正因如此,我們很多在家無事可做,或者是離異的中年女性群體,就都紛紛選擇去做住家女保姆,畢竟做住家女保姆的薪資待遇還是挺不錯的, 不過實話實說,我們很多人之所以去做住家女保姆,她們更多時候都是報著多賺點錢,好以此來改善自己一家人的生活這一目的去的,但是我們有些住家女保姆的目的也許并不在此,這不,我們一位76歲的阿伯就坦言:「請44歲住家女保姆來照顧,她向我表白,我直接拒絕,我雖然年紀大了,但人卻一點都不糊涂。」這究竟咋回事?接下來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吧!

76歲鄧阿伯的自述

我叫鄧壽銘,我今年已經76歲了,我現在的家庭經濟情況,用我自己的話來講的話,我覺得還是非常不錯的,我現在每月有22000塊錢的退休金,銀行還有二百多萬的銀行存款,一套28坪的房子我自己住,另外一套43坪的大房子出租給別人,我每月可以拿到將近9000塊錢的租金。

另外我的兩個兒女現在過得也是挺不錯的,大兒子自己現在開了一家公司,自己當老板,公司每年的效益還是挺不錯的,小女兒則在某外企上班,一個月的工資也有十多萬,或許在外人看來,像我這種情況的話,那麼我的晚年生活應該會過得特別幸福、美滿和舒心才對。

而事實上,早在十年前的時候,我的晚年生活確實過得,就像我們有些人所想象的那個樣子,因為那個時候,我的老伴還健在,另外我的身體還比較的健康,正因如此,當時的我,在閑來無事之余,我不是選擇和老伴出門去唱歌跳舞,就是選擇和老伴一起去走親訪友。

甚至有的時候,我還會選擇和老伴兩個人,一起出門自駕游,我們兩個人輪流來開車,當時我們的這種晚年生活,也經常引來其他老人的羨慕,說實話,這所有的一切就都歸結于,我和老伴在晚年有著非常良好的家境所致,要不然的話,我們哪里有條件每天什麼也干不,就只去享受生活?

只是后來的某一天,我的老伴就因為突遭意外而去世,而老伴去世之后,我真的就是悲痛欲絕,那麼之后我每天都是以淚洗面,雖然別人就都紛紛勸我,讓我想開點,可我就是不能從失去老伴的這種痛苦當中走出來,即便我很早就知道生老病*這是人生常態,誰也不可逃避。

直到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我才慢慢淡忘一切,再后來,我就一直過著獨身的晚年生活,雖然一對兒女平時工作都比較的忙,但是平時只要有時間的話,他們就會選擇回家來探望我,免得我孤獨寂寞,在這點上面,我對一對兒女還是挺滿意的,畢竟他們倆對我還是比較孝順的。

原本我還憧憬著,余生就一直這麼過下去,其實也挺不錯的,可后來,我的身體就出現了問題,雖然一對兒女已經在第一時間,把我送到了醫院進行治療,可在醫院住了一年多時間之后,我的身體就并未徹底痊愈,反倒是在余生的時間里面,我的身邊就必須有人來照顧才行。

本來以我自己的意思,余生的時間我絕不去麻煩一對兒女,我不讓一對兒女來照顧我,畢竟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生活和事業等,那麼余生我就去養老院養老老了,于是我就準備讓他們倆把我送到養老院去,可是一對兒女則給我說,現在的養老院是如何如何的不讓人省心。

所以說,他們倆當時就并沒有按照我的要求,把我送到養老院,反倒是他們倆就去家政公司,花錢給我雇請了一個住家女保姆來照顧我,而這個住家女保姆就是44歲的小盧,當時的小盧看起來還是挺不錯的,她面相比較善良,而且她還比較的有禮貌,談吐說話各方面也是比較的得體。

另外當時的家政公司給我講,小盧是地道的鄉下人,目前離異,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她做住家保姆已經有差不多六七年的時間了,她的工作經驗非常豐富,而且口碑也很不錯,他們就讓我盡管放心大膽的雇她,也正因如此,小盧在我家僅僅干了十多天,我就答應讓小盧留下來。

當時我給小盧說的是,她以后負責照顧我的一切飲食起居,并且她還要承擔我的一切家務活,我每月就給她支付3萬塊錢的工資,當時的小盧也滿口答應下來,那麼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面,小盧就正式在我家,給我當起了住家保姆。

說實話,在最開始的時候,小盧在平時照顧我這一問題上面,她的所在所為我還是挺滿意的,她做的飯菜非常的美味可口,我每次都會吃個精光,有時在家呆的無聊了,我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小盧馬上就會攙扶著我一同前往,可以說平時我有任何合理的要求,小盧就都會答應我。

并且小盧平時的家務活,也同樣做得非常棒,我的衣服窗簾,床單被罩總能被她洗的是干干凈凈,而且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家里的各種家用電器被她擦的是閃閃發亮,地步也是被她拖的干干凈凈,桌椅板凳上面也是一塵不染,就連我房間的幾盆花,也被她弄的是生機盎然。

原本我對小盧的日常表現還是非常滿意的,并且我還有了在不久之后,主動給小盧漲工資的想法,可不久之后,小盧的一些異常現象就讓我感到比較的困惑,原來在此之后,小盧就經常借著整理家務,或者是打掃衛生的名義,在我家里胡亂翻看,而我也不知道她具體在翻找什麼東西。

不僅如此,小盧平時還借著和我在一起聊天說話的名義,總是有意無意地打聽我的一些個人家庭情況,甚至于就連我的詳細家庭財產方面的隱私,她都要一探究竟,而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就并沒有想那麼多,反倒是小盧問我什麼,我都一五一十的向她做了詳細的說明,并無半點的隱瞞。

直到小盧來到我家兩年后的一天中午,那天我正在喝茶,小盧卻突然向我表白,當時小盧的這番舉動,就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萬萬沒想到,自己都這麼大歲數了,小盧卻居然主動向我表白,但是冷靜下來之后,再聯想到之前小盧的種種反常舉動,我就逐漸明白了一切。

我估摸著小盧之所以向我表白,并不是我有什麼獨特魅力所在,也不是她下半輩子,就真的想和我組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反倒是她多半情況下,就是沖著我名下的財產來的,要不然的話,我實在想不出小盧為什麼要決定,下半輩子和我在一起生活的真正原因。

但我當時卻并沒有直接向小盧點破,而是在第一時間果斷拒絕了小盧的表白請求,雖然我年紀大了,但人卻一點都不糊涂,于是我就對她講,如果她真想組建一個家庭的話,那麼以后我可以給她介紹一個更加適合與她的人,可是小盧就并沒有聽進去我的話,反倒毅然堅持自己當初的觀點,在跟我軟磨硬泡,并且還向我各種許諾。

本來我還想讓小盧繼續給我當住家保姆的,可看小盧現在這個樣子,我就非常的擔心和害怕,而為了不讓之后再出現別的意外和突發狀況,那麼后來在和一對兒女商量過后,我就讓他們胡亂編造了一個理由,把小盧給辭退了,然后又重新雇請一個新的住家保姆來照顧我。

小微結語

你們是如何看待這件事情的,我目前來講的話,暫且不是很清楚,但是, 作為我個人來講的話,我覺得鄧阿伯最后把這個住家女保姆,予以堅決辭退的做法,就是非常的正確和明智,看似鄧阿伯很無情,但他之所以要這麼做,這更多時候也是處于對自己的一種保護,他不得已而為之罷了,因為我們可以從文章當中的只字片語當中看出來, 這個住家女保姆在這之后的時間里面,她在家胡亂翻找東西不說,并且她還有意無意的像鄧阿伯打聽他的一切家庭情況,包括鄧阿伯名下的詳細財產情況,而這由此也證明了一點,那就是, 這個住家女保姆的所作所為,必然有著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要不然的話,她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反常舉動, 而她主動向鄧阿伯表白,就只是為了掩蓋其另有所圖,所打的一個幌子罷了,好在鄧阿伯一直都表現的很清醒。

所以說, 人老以后,我們的老人在雇請保姆來照顧自己這件事情上面時,就一定不能麻痹大意,更不能隨隨便便,就胡亂去找一個人給自己來當保姆,反倒是應該去比較正規,還有相應資質的可靠公司去找, 并且我們的老人在雇請到這個保姆之后,還應該對這個保姆進行詳細的考察才行,老人一點覺得這個保姆不合適,就要在第一時間把對方辭退,以免給自己今后的晚年生活,帶來很多不可遇見的麻煩和風險,還是那句話「小心駛得萬年船。」而如此同時, 要是我們別的老人在雇請保姆來自己照顧時,也遇到了像本文當中這種情況的話,那麼我就建議我們的老人,一定要及時果斷的把對方辭退才行,萬不可報著僥幸的心理去答應對方的請求,凡事我們的老人一定要多去問幾個為什麼,這對我們的老人終歸是有好處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