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父母、戀上同性、慫恿小S,儒雅的蔡康永原來這麼叛逆?

作為著名「下飯節目」《康熙來了》的主持人,新一代辯論節目《奇葩說》的導師,電影《阿嬰》的編劇、《吃吃的愛》的導演,蔡康永在娛樂圈的發展可謂非常多棲。

我們能在混跡娛樂圈多年的蔡康永身上,見識到多種非常矛盾的特質。

那些特質總是讓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一個溫暖的人呢,還是一個疏離的人呢?他到底是一個世故的人呢,還是一個叛逆的人呢?

我們就蔡康永的神秘往事,捋一捋蔡康永這個人,和他的行事風格。

01、不凡的家族

2014年,一部由吳宇森執導,章子怡、金城武等一眾明星參演的電影《太平輪》,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電影里,國民黨軍隊在潰敗后,登上太平輪離開上海逃往台灣,為躲避宵禁,此船未開航海燈,不慎撞上同樣沒開航海燈的建元號,船體沉沒,近千人海上遇難。

鮮有人知道,這座沉沒的太平輪,正是蔡康永父親所開的中聯輪船公司的輪船。

(蔡康永的父母親)

這次沉船事件后,蔡康永父親投保的上海一家保險公司宣告破產,所有賠償只能由蔡家自行擔負。

官司之路漫長又艱難。此后,蔡家的另外幾艘輪船,不是銹爛成廢鐵,就是被沒收。原本風生水起的康永一家,自此家道中落。

那艘太平輪上,他們家只拿下兩樣東西:一對釘皮的椅子,和一架重得要命的望遠鏡。

蔡康永在多年之后的文字里,不無感慨地寫道:「我的童年,常常籠罩在這余燼隱隱約約的紅光里。有時候,我伸出手去借一點這余燼的溫暖。有時候,我用眼睛見證這余燼覆蓋的繁華。」

在失意的環境中出生、成長起來的蔡康永,早早就明白世間的變幻無常。

也許,這也奠定了他個性里冷清疏離的一面。

與此同時,不做航運生意的蔡康永父親重操舊業做起律師,常帶著小康永混跡牌場,雖說是沒落貴族,然而他家昔日積攢的人脈,還有再創財富的能力,依然非凡人可比。

康永父親的牌友,有商界精英,也有高官。可能蔡康永善于察言觀色的特質,正得益于從小在這名利場的耳濡目染。

但名利場爾虞我詐、利益至上的一面,也多少讓康永與人與事保持一份冷眼旁觀。

02、聽從內心的叛逆人生

在「再興」這所貴族學校連讀小學、國中的蔡康永,接觸的人群非常單一。

直到高中,再興開始接受社會生源,蔡康永才意識到,原來有孩子的家境和自己存在著巨大落差。

這件事深深震撼了蔡康永。他第一次感受到社會的不平等、不公正,同時覺得,自己這幫權貴們的優渥和安逸,是建立在別人曾經受過的苦難之上。

被狠狠沖擊了的蔡康永,開始叛逆地與社會做著力所能及的小斗爭,比如在校刊上發大量反叛性的評論文章,因此他被學校記過處分,最終退學離校。

從再興退學后,蔡康永考上東海大學,不顧母親反對,他選擇了不符合上流社會生存法則的外國文學專業。

讀研時,他與父母談條件,堅持要學習自己想要學的電影專業,父母卻始終不認同。

于是,蔡康永在美國學電影期間,逞強不向家里多要生活費。

可電影專業又是一個極度耗錢的專業,為了生存,蔡康永把自己的每餐花費控制在七塊人民幣之內。

為節省生活費,他干過背著別人丟掉的大床墊回宿舍自用的事。

還曾因為身上沒有去中國城吃米飯的汽油錢,只好去了學校附近一家很貴的日本料理店,僅點一碗米粉坐著吃。

歸國之后,蔡康永策劃制作了由王祖賢主演的電影《阿嬰》,并憑著幾部改編的劇本,成為邵氏簽約導演。

可當時的邵氏電影市場已經不太行,蔡康永常常無事可做,只好暫時放棄導演夢。

在主持康熙來了十多年,且入駐奇葩說導師團隊之后,蔡康永又決定拾起曾經的夢想:拍電影。

拍《吃吃的愛》之前,蔡康永說,「電視圈比較少知道‘理想’這件事,而在電影里面,燃燒的感覺比較強烈,生命在放出光芒。」

蔡康永強調自己無法拍出一部很溫暖主流的電影,因為對他而言,「叛逆感」才能帶來「燃燒感」。

讓大家遺憾的是,盡管電影《吃吃的愛》中有不少精巧的構思,比如小S時而是外太空老板娘,時而是很想紅的壁花女配,而這一切其實只是一個游樂中心工作人員的白日夢,但故事的大多情節依然是老套的煽情。

不出一周,此部電影就跌出了大陸電影票房排行榜。

對此,蔡康永的態度倒是很淡定,他說,「這就是人生,我也不是第一個在電影史上賠錢的人。也只能這樣,難不成我要去死嗎?」

可不管如何,退學也好,票房和風評不佳也好,蔡康永倒是一路非常勇敢,總堅定地站在自己本心這邊,并承擔起做自己的種種結果。

他始終沒有將自己局限在他人的要求當中,也沒有把自己局限在舒服圈里,總是不停嘗試新角色、新身份,對人生不斷進行著新定位、新調整。

這些,也讓他呈現給世界更豐富的精彩,也讓我們看到他蓬勃的生命能量。

03、「同志」身份

2001年,在台灣一期綜藝節目錄制期間,有嘉賓突然問:「蔡康永,你是同性戀嗎?」

蔡康永笑著說:「是的,你想向我介紹人給我嗎?」

這是蔡康永第一次公開出柜。此時,他身邊一直有一位男性戀人George。

他們相識于1994年。那一年,George因為被蔡康永的文字吸引,寫信到了報社,兩人的緣分從此開始,此后,又成為現實生活中的朋友。

George對研究植物頗有心得,常帶著康永傾聽植物,兩人身上共有的文藝特質和細膩情感,讓他們緊緊吸附在一起。

一次赴日旅游,因神戶大地震,他們倆共同面對生死,被救難隊救出后,他們在京都大雪中約定「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談及此,蔡康永真情流露:「希望下輩子還要與他在一起。」

他曾以為,出柜后可與伴侶做更真實的自己,但面臨媒體對此緊追不放,和他人的不理解,他才明白,自己和男友會被一些有色眼鏡打量,男友也因此拒絕再出現在媒體版面。

出柜經歷,也讓蔡康永在接下來的多年中,成了娛樂界LGBT人士的「導師」。很多人遇到性取向相關的苦惱或困惑,或者也有公開意向,都會找他商量。

在《奇葩說》關于出柜的一期節目中,蔡康永情緒失控:我們并不是妖怪。

可想而知,作為知名藝人,他這一路是承受了多少誤解和傷害。

但對于出柜,蔡康永表示雖然出柜后面臨很大壓力,卻沒有后悔過,因為后悔對人生沒有任何幫助,即使再活一遍,也依然會選擇出柜。

「我無法把謊言藏太久,自己放得開,面對外界才會看得開。」蔡康永對于媒體這樣表態。

很顯然,蔡康永想要做的,是不帶偽裝的真實自己。也始終認為,接受自己是真實面對世界的第一道關卡。

在同性維權之路上,蔡康永也一直以自身的力量引導和鼓舞著更多人。

「同性婚姻平權」在台灣激起廣大討論的2016年,蔡康永在社交平台發表這樣一段文字:如果你以任何一個方式,表達了你反對這樣的歧視,我相信你會更加體會到,我們對于黑暗,并不會總是無能為力。

在《奇葩說》中,他也為自己和LGBT人群發聲: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幸福的權利,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去評論別人的幸福,愛就要勇敢的去追,不要帶有色眼鏡去看別人,因為我們沒有什麼不同。尊重別人也是尊重自己。

這就是蔡康永,他接受自己,也相信個人的力量,并用自身的一點光熱照亮他人,照亮世界。

04、與小S的情誼

《康熙來了》這檔節目中,小S和蔡康永互相成就。

情商高、學識廣的蔡康永是這檔節目的定海神針。放飛自我、火辣有趣、腦袋天馬行空的小S則不斷拓展著這台節目的很多可能性。

他們之間,如同蔡康永所說,是空氣和煙火的關系。

沒有煙火,節目是沒有驚艷和光亮的,沒有空氣,煙火無法燃燒。

而從心理層面說,骨子里自卑的小S,時常需要蔡康永的慰藉和慫恿,才能更加安全無忌憚地張揚個性和光芒;

骨子里叛逆的蔡康永,小S身上那種天馬行空、缺少「界限感」的東西,其實也是他內心的投射。

在節目之外,他們也是多年的朋友。

小S遇到困難的時候,蔡康永可以放下工作到她家安慰幾小時。2011年,蔡康永的鞋子品牌cai,首批款式就是依了小S的愛好。

小S在康熙收尾的時候,感言的是:「這些年最感謝康永哥的陪伴,就算此生都要綁在一起,也很享受。」

同時,他們又各有自己的伴侶、朋友,還有愛好,這些又決定了,他們之間的關系有著透氣性。

既能在節目中相互映襯、互相激發,又能在生活中噓寒問暖、相互扶持,且保持了各自生活的獨立性,也難怪這對娛樂圈友人可以將友情很好地維持這麼多年。

通過這樣的回味,我們不難看到,蔡康永幼時出身名門,成年又在娛樂圈收獲很多名氣,再加上「同志」身份,這些都決定了他處于被廣泛爭議之中。

但那又怎麼樣呢?

他的圓融通達,為他帶來人際和資源。

他的疏離,讓他保持自我和清醒。

他叛逆的一面,讓他活出激情,活出了生命力。

他溫暖的一面,則在滋潤他的友人,以及很多需要信念和力量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