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住持住1.4億別墅」開豪車,「2嫁和尚」僧袍裡穿黑絲,出家只爲斂財「名牌包包」裝九大衣櫃「修心禮佛全是假」

2015年年底,香港員警在一棟豪宅裡查獲了大量的珠寶、服裝、化妝品、黑絲以及假髮等等,總價值超百萬。

更讓人驚愕的是,這棟豪宅的主人,是在香港佛界享有盛名的女住持——釋智定。

在後續的調查中,這位「住持」的偽善面具顯露出了最醜惡的嘴臉……

這位女住持為何會墮落至此?她用于維持奢靡生活的資金又從何而來?在她的身上還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女住持釋智定

東北女孩變香港女住持

釋智定原名叫史愛民,1967年出生在吉林省。

聽人說香港的經濟發展好,機會多,20多歲的史愛民為了留在香港,盯上了一個香港的已婚貨車司機岑偉榮。

仗著自己年輕又有幾分姿色,史愛民把岺偉榮迷得神魂顛倒,離開了原配和她「閃婚」。

可憐的岺偉榮還做著抱得美人歸的美夢,殊不知美人只是把他當成了一個工具人。

1993年,史愛民成功獲批來到香港,改名為龍恩來。

結婚滿7年以後,她成功拿到了香港身份證,馬上摔開了岺偉榮。

龍恩來很快就沉迷在了這座紙醉金迷的繁華城市,可她沒有學歷也沒有一技之長,只能幹一些賺不到錢的小工。

她自命不凡,覺得自己將來是要幹大事的人,卻又迫于現實不得不做一些不那麼體面的工作,整日唉聲歎氣。

就在這時,龍恩來發現了一個「商機」。

香港有不少寺廟,也有許多信徒,只要名氣夠大,香火錢要多少有多少,特別是富商們,砸起錢來毫不手軟。

或許從那時起,龍恩來就已經在心裡埋下了罪惡的種子。

龍恩來擦去了精緻妝容,換上了樸素的衣服,來到了寶蓮寺,是寶蓮寺的第六任住持,初慧大和尚。

龍恩來為自己編造了一個虛假的身世,打造出一個看破紅塵,一心向佛的形象,哀求初慧收留。

善良的初慧見她言辭懇切,衣著樸素,就收她為徒,賜法號為「釋智定」。

2006年,釋智定成為了定慧寺的住持及監院。

然而這位善良的僧人並不知道,自己的「好徒弟」,其實是一條貪婪的「蛀蟲」。

哭窮斂財遇「貴人」

定慧寺是香港大埔區內最早建立的佛寺,雖然算不上是名門古刹,但也積累了大批信徒。

剛成為住持的釋智定一開始還每日敲鐘念佛,善待每一位信徒,每日說經解佛法,營造一個「合格」的住持形象。

當她完全掌握了佛寺的全部資金動態後,這條「蛀蟲」張開了貪婪的嘴。

釋智定先是有意無意地和來往的信徒、香客們訴說佛寺最近資金緊缺,還帶人去看一些破爛的屋宇和房間。

簡單來說就是哭窮。

釋智定這招很有效,願意聽她哭訴的都是善良而虔誠的人,看到破敗的佛寺後都紛紛慷慨解囊。

于是光靠著社會各界的香火錢,她就能每年收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錢財。

可人心不足蛇吞象,胃口越來越大的釋智定已經不滿足于「小小」香火錢,于是轉頭找上了富商。

2015年7月,釋智定在接受一次媒體訪問時,透露出寺院殘破需要修復,馬上就有發展商以億元計收地,但被她拒絕了。

人們以為是她覺得不值得這麼高的價錢,只接受募捐,殊不知釋智定只是覺得被發展商收地後,錢就會真的用在寺廟修復上,沒辦法往口袋裡放了!

就在釋智定四處尋找「冤大頭」時,她認識了一個貴人,替她開了網站募集捐款,還自掏腰包給了不少錢。

但也是這個「貴人」,在後來揭發了她的真面目,把她多年苦心經營的一切毀于一旦,讓醜聞大白于天下。

這個人,就是被香港稱為「命最硬的女人」,翁靜晶。

翁靜晶

慧眼識「蛀蟲」

翁靜晶在香港算得上是一個「風雲人物」。

翁靜晶畢業于香港大學法學系,

她當過演員,做過律師和商人,出版過多本暢銷書籍,

港媒之所以稱她「命硬」,是因為當初她曾參演過一部電影《喝彩》,裡面所有的男主演都先後去世,只有作為女主角的翁靜晶依舊在世。

再加上她的丈夫也病逝後,港媒就開始流傳起「翁靜晶命硬,克男人」的流言。

翁靜晶對此毫不在意,她明白這不過是別人眼酸她的成功而編造的流言。

她的反擊就是不為流言所困,活得更加精彩!

釋智定(左)和翁靜晶(右)

翁靜晶會和釋智定認識,也是起源于修復寺院。

翁靜晶平日裡也經常做慈善,還成立了慈善基金會,也經常到寺院裡進行懺悔,放點香火錢。

了解到定慧寺的困難後,她聯繫到了釋智定,表示可以幫忙。

釋智定一看有「肥羊」上鉤,立馬擺出了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先是和翁靜晶拉近關係,之後再讚揚她的菩薩心腸,還為她答疑解惑,就像一個「知心大姐姐」。

翁靜晶果然很信服她,自掏腰包拿出了10萬港元捐贈不說,還在網上開了一個網站,用于募捐修復寺院的善款,很快就籌得130萬港元左右的款項。

釋智定喜出望外,沒想到翁靜晶居然是她的「貴人」,于是馬上讓翁靜晶成為了寺院的董事,想要把這個「財神爺」和寺廟綁定。

但她沒想到,這個決定成為了她日後東窗事發的根源。

成為定慧寺的董事後,翁靜晶自然有權利過問寺院裡的資金動向,再加上有著商人和律師的經驗,她也習慣事事嚴謹。

這不查不要緊,一查就發現了大問題!

翁靜晶發現,定慧寺的賬目十分混亂,比如存款在10年內從670多萬港元縮水至70萬港元。

如果說這些錢都用在了修繕寺廟上的話,就不會是如今的破敗模樣。

再加上平日裡在寺廟裡幫忙的義工和其他的僧人也對住持釋智定很有意見,于是翁靜晶自己暗中調查,還聘請了私家偵探去調查釋智定。

而這次調查,徹底挖出了釋智定的真面目,將她所有的醜聞都被公之于眾。

維修身材還是維修房子?

釋智定在開始的那兩年表面上過著清貧的生活,貪來的錢只敢暗地裡花銷。

但沒過多久,受不住苦的她就肆無忌憚了起來,經常坐豪車出入寺廟,還配備有一個男司機。

她經常帶著朋友到五星級酒店享用美食,出入奢侈品店。

她還被拍到手裡拿著最新款的iPhone6手機,在寺院裡的專屬辦公室裡,也配備了「蘋果」電腦。

而且釋智定晚上並不在寺廟裡居住,而是獨自坐上由司機駕駛的七人房車,前往大埔比華利山別墅過夜。

這棟別墅是在她2012年12月,以3950萬港元(約1.4億新臺幣)的價格買下,掛在了她的土地王卉,法號「釋妙慧」的名下。

雖然不在寺院裡居住,但釋智定可是一點都不會委屈自己。

在寺院裡她有一間專門的起居室,裡面放著9個不同大小的衣櫃,用來存放衣物、包包、護膚品等等。

讓人驚愕的是衣櫃裡還有假髮和僧人不該穿的衣裙,最讓人不解的是居然還有一個吹風機。

與之相對的是定慧寺的牆壁遭白蟻侵蝕,天花板還漏水,牆壁已經發霉變黑,地磚也東碎一塊,西缺一點。

而原應該用作修繕寺院的捐款,都化作了支撐釋智定奢靡生活的錢財,令人髮指!

釋智定雖然沒被拍到過戴假髮穿衣裙的樣子,但她被拍過在僧袍下穿著黑色絲襪,還搭配了一雙皮鞋,不倫不類。

釋智定的做法,簡直就是對佛門,對僧人的侮辱!

調查取證完畢後,憤怒的翁靜晶實名舉報了釋智定,在香港引起了軒然大波。

往日裡經常到定慧寺捐贈的香客們誰都沒想到,他們的善心居然供養出了一隻無良的「蛀蟲」!

2015年11月,翁靜晶連續幾天召開記者會,公開了定慧寺的賬目詳情,揭開了釋智定的醜惡面目。

翁靜晶提供的賬目顯示,釋智定以「維修費」的名義,報銷了她自己的個人開支,全都用去購買塑身內衣、化妝品、性感衣物以及珠寶。

翁靜晶憤怒的指責:「都不知道維修身材,還是寺廟。」

翁靜晶在記者會上公佈了賬目詳情

賬目裡還有很多細節,其中有一項是:從2009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定慧寺的「維修費」一共花了270萬港元(約956萬新臺幣),如果是算過去9年,「維修費」則高達490萬港元(1735萬新臺幣)。

可定慧寺裡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年久失修就算了,甚至連電費都不怎麼交。

而她養的兩條寵物犬,有專門的房間,夏天24小時都開著冷氣讓寵物犬享受,每個月光是狗糧就能花上7000港元(2.4萬新臺幣)。

另外,寺院曾報稱有59萬5000港元(210萬新臺幣)捐給景德鎮市昌江區的南山禪寺,但這間寺廟並不存在。

這些都只是公佈賬目的冰山一角,被釋智定侵吞的善款早已達到了一個天文數字。

翁靜晶也曾捐過錢,但現在她十分後悔:「如果我知道她是把錢給那些不相關的人,我永遠不會這麼做。」

除了挪用錢款,定慧寺一直在偷用官地增建骨灰龕,大約200個家庭受影響,骨灰無處安置,逝去的家人無法安息。

根據翁靜晶的舉報,香港員警迅速出動,在釋智定居住的別墅以及寺院內的起居室裡找到了大量的珠寶、大牌的美容護膚品、大牌衣物、性感內衣以及大量的假髮和黑絲襪。

釋智定藏著的假髮

然而釋智定做過的醜事不僅僅是這些。

經調查發現,她在出家之後,居然先後結過兩次婚!

結婚是為了「引進人才」

根據婚姻登記處記錄,2006年8月17日,38歲的釋智定和23歲的劉建強註冊結婚。

劉建強借結婚成功獲批來到香港,而這個所謂的商人不過是個幌子,他其實在內地早已出家,來到香港後,獲寶蓮寺賜法號為釋智強。

結婚滿7年後,釋智強成功拿到了香港身份證,兩人隨即離婚。

2012年10月29日,45歲的釋智定和內地的38歲男教師如智登記結婚。

而這個教師在內地也是一個出家人,同樣是借結婚來到香港,在寶蓮寺賜予法號釋智光,地位非比尋常。

當被質問為何會結婚時,釋智定解釋說,香港並沒有法律禁止僧人結婚,而且她辯解說自己只是假結婚,目的是為了「引進人才」。

釋智定還一直喊冤:「我為香港,我是響應香港特首的號召,我為香港引進專才。」

香港境內近年來僧侶短缺,確實需要僧人的加入,但也不需要她這樣的「引進」!

更何況釋智定的真實目的是為了拿到更多的錢!

有了更多的僧人,就會有更多的信徒,再加上名氣加持,就能得到更多的香火錢。

更何況這兩位僧人和她還關係匪淺,又是在和定慧寺聯繫緊密的寶蓮寺「任職」,釋智定這是鑽了法律的空子!

但是法律的尊嚴不容踐踏,哪怕釋智定逃到天涯海角,也跳不出法網。

2015年10月14日,釋智定及其現任丈夫如智、一名尼姑及一名印傭在香港入境處被拘捕,等待著她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事情告一段落後,翁靜晶還回應說,這件事引起了香港佛界的關注,給香港佛界抹了黑,但她希望外界不要因為單一的事件而質疑整個佛教界。

釋智定的做法不僅違反了佛教戒律,還給佛界抹了黑,更是突破了道德底線,糟蹋了愛心人士和信徒們的善心,令人髮指。

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沒有任何一個罪犯能夠逃脫法律的嚴懲,她也終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終生都為自己的過錯懺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