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亞軒變形記,從瀟灑小姐到「科技臉」,她那麼美為何還癡迷醫美?

「我只是個平平無奇的戀愛小天才」。

被稱為「瀟灑小姐」蕭亞軒絕不是浪得虛名。

她的男友個個青蔥俊秀,任何一個拉出來,包裝一下,站在選秀舞台上,都能引得台下一片歡呼。

而她擁有過16個。

她像是個任性的孩子,一手構筑了自己的世界。

這些永遠不超過25歲的男友,為她組成了一道屏障,她則躲在他們后面,時不時通過他們之間縫隙看一眼時光流逝。

只要男友永遠新鮮,似乎她就可以永遠年輕。

那些歲月里的慌張和彷徨,都可以消解在男友熱辣的青春里。

只是她沒有魔鏡,她的臉無法和心同步。

只有一次次的調整,才能讓臉永遠留在那個她最喜歡的時間段里。

與其說,她在獵艷,不如說她在逃避。

逃避那些說得出或者說不出的過往在心坎上留下的印記。

01、孤獨的童年

1984年,蕭亞軒父母失婚了。

她不知道失婚的含義,但發現之前一直和母親爭吵的父親再也不回家了。

家里只剩下她和弟弟,還有外婆。

為了掙錢,母親將她和弟弟托付給外婆,自己出門工作去了。

為了多掙錢,母親選擇了自己做生意。

隔三差五好吃的,好玩的母親都托人給她捎回來。

但蕭亞軒并不快樂。

因為外婆太嚴厲了。

她外婆自幼受到的是日式教育,后來又在日本留學多年,在教育孩子的時候,她沿用了這種方式。

從小,她的頭髮就必須一絲不茍的扎起來。

練毛筆字,姿勢稍微有一點偏差,就會受到懲罰。

活潑的她喜歡在鄉野四處奔跑游蕩,喜歡打擊樂。

但外婆認為這樣太不淑女了。

在外婆的干涉下,她的樂器選修課挑選了鋼琴。

她有天分,彈得很好。

但這終究不是她喜歡的生活。

一天,學校要舉辦鋼琴比賽,媽媽和外婆邀請了自己的朋友。

盛裝出席,坐在台下,想看著她一展風采。

但結果是,她在廁所里死活不肯出來。

最終,大人們只有向朋友解釋,她臨時生病,無法演出。

在生活上,蕭亞軒過得足夠好。

她媽媽非常有商業眼光,在電子業才興起的時候,就果斷入行,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國際公司。

蕭亞軒在很小的時候,家里住的就已經是4層樓的小別墅。

衣食住行都是當時最好的。

但她不快樂,或者說不是那麼快樂。

外婆,媽媽對他都很好。

她愛母親和外婆,也了解她們教育自己的苦心、

但她們要求完美和相對獨立的個性,讓蕭亞軒在生活里始終缺乏和家人親密相處的機會。

進入中學后,她開始嘗試掌控生活。

當體育生,練習架子鼓,拿著麥克風在講台上高歌。

過得極為愜意。

但這一切蛻變都是她自己,母親和外婆并沒有參與其中。

她的成長始終是孤單的。

02、單飛

蕭亞軒17歲的時候,母親決定送她去加拿大學習設計。

盡管蕭亞軒喜歡唱歌,熱愛體育,但在母親面前,她依舊維持了乖乖女的形象。

所以,母親很放心的讓她去加拿大單飛了。

到了加拿大,蕭亞軒自由了。

1998年,她得知當地有個影響很大的華人選秀。

她幾沒有猶豫,就背著母親參加了。

在台上的蕭亞軒熱力四射。

熱褲,勁舞,揮灑的青春,都得到了展示。

雖然最后她沒有進入三甲,但作為女藝人,她極有賣點。

比賽剛完,就有唱片公司來接洽了。

她一直壓著沒有和母親說。

直到馬上要和唱片公司簽約工作了,她不得不告訴母親這個消息。

母親頗為不悅。

但對蕭亞軒來說,她覺得自己自由了。

可她高興的太早了。

進入維星唱片公司之后,她被分到了著名音樂人姚謙的門下。

《我愿意》,《魯冰花》、《原來你也在這里》、《味道》、《至少還有你》,從林憶蓮王菲到劉若英她們背后都站著姚謙。

即使張艾嘉這樣的娛樂圈大咖對姚謙也極為倚重,每次接戲之前都要征求姚謙的意見,姚謙說不好,她就不接。

姚謙對蕭亞軒的定位非常準確,那就是:「律動、視覺和節奏感。」

訓練門外漢并不容易,加上姚謙生性細致,品位極高。

他對蕭亞軒的要求遠遠超出了蕭亞軒的想象。

即使知道這些訓練是必須的,她還是偷偷哭了很多回。

這和她想象中自由自在的生活差的太遠了。

「我就像是個投幣娃娃,人家只要投幣我就要不停的唱歌,不停的演,我好累。」

但合約在身,她又想向母親證明自己沒錯,就咬著牙堅持著。

盡管很苦,但她確實成功了。

她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愛的主打歌》等等幾乎成了時代的回憶。

只要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即使自己不會唱,也總能在街邊的店鋪,和超市里聽到幾句。

她灑脫的台風和利落的舞蹈讓她從新人直接登頂成當紅天后。

和周惠、孫燕姿、蔡依林一起并稱為「四小天后」。

但和其他人不同,蕭亞軒從走紅開始就有了逃跑的心思。

在公司呆了三年后,她厭倦了公司對自己的定位。

「公司給我的定位很僵,我也只能輸出制式的東西,我已經看不到熱情了。」

雖然她的唱片銷量依舊不錯,她的名氣也蒸蒸日上,但都沒攔著她想逃的心。

5年合約期一到,她干脆利落的解約。

一度被人詬病為忘恩負義。

解約后,她跑到美國百老匯舞蹈中心,學習了一年舞蹈。

當初與她一起的四小天后,除了周惠因為經紀人的卷款潛逃,迫不得已被雪藏。

孫燕姿和蔡依林都一路高歌猛進。

回來加入華納,偏又趕上華納高層調動,她的工作不盡如人意。

她一年之后就又與華納解約。

之后的工作越發的呈現出頹勢。

但她似乎很高興。

因為生活和音樂現在她都可以自己掌握了。

03、大女人小女人

盡管蕭亞軒一家都是標準的女性主義。

高知、職業化,極端獨立。

但蕭亞軒本人并不想這樣。

她覺得這樣非常累,一個人承擔所有并不是她想要的。

在內心深處,她渴望有人來分擔她的所有。

這個所有里包括童年、青春期甚至成名后的委屈和壓力。

她渴望有更多的朋友,但她并不知道如何去和人打交道。

因為她有錢,總會有人來主動找她。

在國外留學的期間,她每個月的基本生活費是10萬元。

在當年,很多人工作一年也拿不到這個錢。

因此,她周圍總是圍繞著不少男孩子。

她的第一個男友祝釩剛也和她一起參加了歌唱比賽,但發展遠不如她。

在她回國后,兩人自然而然的分手。

但這似乎奠定了她戀愛的基調,就是不停的給。

或者是給錢,或者是用自己的名氣提攜對方,或者是用資源幫助對方。

雖然,她一直想小鳥依人,但最終,她還是活成了大女人。

她的第二任男友是隆宸翰。

其貌不揚,名氣才華事業都不如當紅的蕭亞軒。

但知情解意,性格溫和。

她覺得找到了知己,隆宸翰圓融的個性極大的滿足了蕭亞軒想要的溫情。

但可惜,隆宸翰腳踩兩只船。

一邊和蕭亞軒談情說愛,一邊和侯湘婷柔情蜜意。

最后被蕭亞軒發現,兩人不歡而散。

失戀后,蕭亞軒的事業倒是突飛猛進,還有了《一個人的精彩》這樣的經典。

之后她簡短談了一場戀愛,2003年遇到了王陽明。

王陽明是典型的壞小子,15歲出社會,會改裝汽車,會玩,長得洋氣,家世也還行,美國出生,在社會上浪了幾年,還考上商學院,自己還輔修了電影和藝術。

蕭亞軒對他一眼定情,干脆放下事業去美國給他陪讀。

并介紹他進入自己所在的公司,拍偶像劇,當起了藝人。

可惜,進入娛樂圈后,王陽明緋聞不斷。

和不少女演員假戲真做,最終劈腿。

蕭亞軒三年感情付之一炬。

之后的蕭亞軒就更放飛了自我,毛加恩,李安卓,白梓軒等大大小小的娛樂圈小透明就開始出現在她周圍。

怎麼說呢,王陽明以后,她男友的年紀就開始固定在25歲以下了。

和她的年齡差距越來越大。

也是從這個階段開始,她對自己的臉動手了。

她出道的時候,是單眼皮,有種少女的秀氣。

2006年疑似雙了,2009年,她終于承認,自己割了雙眼皮。

她表示:「媽媽看到我每天貼雙眼皮很花時間,那就建議我去做這件一勞永逸的事情,整件事情就是這樣而已。」

明星微調臉很多,但蕭亞軒即使在成名后,似乎也還在取悅母親。

2010年,她母親去世了。

她繼承了10多億的財產,和價值上億的房產。

有了錢和絕對自由,她反倒沒了依靠,心情一度低落,淡出了娛樂圈。

但交友的原則沒有改變,男友們和她相差的年紀越來越大。

周湯豪比她小9歲,柯震東小12歲。

認識她之后,柯震東接到了《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

這些男友的上位之路,或多或少的借助了她的名氣。

周湯豪再到柯震東等娛樂圈小咖都處了個遍。

從2012年開始,她開始對自己的臉大刀闊斧的改造。

先是打了玻尿酸。

一臉不自然,但媒體卻一致稱贊,她貌美比得上楊穎。

中間折騰了幾次,到了2017年,她的臉已經變得有些驚悚了。

雖然整體臉型沒變,但僵硬可見。

臉雖然僵了,但她的信心反而足了,比之前更自信,更開朗。

2018年,她做了豐唇。

從一個清爽的單眼皮小天后,變成了網紅臉。

和以往一樣,「變臉」之后,她再度自信。

2019年,她再次官宣了新男友。

同時也大方的承認了,自己注射了玻尿酸和肉毒桿菌。

她的發言帶著幾分驕傲,仿佛搞定了自己的臉,就搞定了全世界,就搞定了新戀情。

并表示:「Nothing else,我的額頭要補打肉毒桿菌,有縫雙眼皮,我承認了,那又怎樣?Everyone does this!Never lie!」

但和她的小男友比起來,她的醫美這次顯得無足輕重了。

新男友黃皓,1995年出生,比蕭亞軒小16歲。

2020年,她帶著小男友上了《女兒們的戀愛》,滿臉笑意的說著相處的甜蜜。

「表示年紀不是問題,我們相處的很好」。

但在實際中,她變成了家長。

從和同齡男友勢均力敵,到對壞小子的言聽計從。

從對糊咖男友的提攜,到現在對差輩男友的管教。

她和男友的相處方式,在不知不覺中變了,但她不知道。

黃皓和她的戀情幾度危機,黃皓好幾次對外表示:「壓力太大」。

她要求男友每天練武,彈鋼琴,學才藝,時間安排的滿滿當當,完全沒有休息。

因為壓力過大,黃皓甚至一度累到吐血。

而蕭亞軒本人壓力也大。

為了讓男友順利出道,她一直多方聯絡各單位。

總之,她的做法與其說是女友,不如說是長輩。

很多人戲稱她是把「男友當兒子養。」

蕭亞軒在以往的戀情里,一直很瀟灑。

時間從一個月到一年長短不一。

但這次,她顯得有些狂躁。

經常在夜晚發一些語焉不詳極端頹廢的照片和句子。

甚至有素顏被鎖在門外向男友求救的視訊。

雖然事后,她解釋,不是男友鎖她,而是因為自己忘帶鑰匙。

向遠方的男友求助。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那段時間里,她的狀態和以往完全不同。

多次直播泣不成聲。

2021年,傳出兩人的臉被狗咬了一同入院的事情

接著,疑似分手。

黃皓直接飛回了美國。

但讓人意外的是蕭亞軒這次沒有果斷的宣布分手。

只是發了一條語焉不詳的動態。

而是一直表示,他們依舊深愛。

最終,兩人沒了下文。

可蕭亞軒的經紀公司還是表示,他們只是暫停。

黃皓也可以回美國去陪伴家人。

蕭亞軒不再瀟灑了。

她的姿態低了。

25歲的她可以很瀟灑。

面對男友的求婚可以說:「不要」。

40歲的她,即使家財萬貫,終究還是有些惶恐了。

歲月這把刀,再鈍,長年累月,總還是要在人心上留下些痕跡的。

再輕靈的步伐終歸要沉重些。

04、她不是真的灑脫

蕭亞軒看上去是灑脫的。

在事業當紅之際,她果斷放下。

曾有人說過,華語樂壇在事業高峰真正自己放手的天后級歌手,只有兩位。

一位是范曉萱,一位就是蕭亞軒。

她如果一直堅持,沒有為了男友們三天兩頭退圈,她的成績不會比孫燕姿蔡依林差。

好的話,甚至可以比肩林憶蓮。

但她沒有。

感情上,她似乎無「肉」不歡。

游走在小鮮肉之間,無往不利。

但仔細想想,她似乎始終沒有得到她想要的愛。

她很大方,表示和每一任男友都可以成為好朋友。

但她的那些前男友中,不乏劈腿的,借她上位的。

她居然都能既往不咎,與其說她大度,不如說她還是在討好。

雖然分手了,她還是怕那些人不喜歡她,盡管這種喜歡毫無意義。

男友已經走了,她還留著一絲機會。

等著破鏡重圓。

但黃皓沒有回來。

思前想后,她又抓住了音樂這根救命稻草。

畫著大濃妝出現了。

她的臉變得面目全非。

宛若格格巫一般。

雖然她信心滿滿的說:「我回來了」。

但事實上,她可能回不去了。

她始終沒能找到和自己好好相處的方式。

總是通過外界來體現自己的價值,來撫慰自己的情緒。

即使她有錢,有才華,有名氣,但始終在渴望外界的認同。

她在愛情里,沒有要求,只有付出

雖然她會傳授經驗,告訴大家要出去多認識朋友。

可實際上,她的戀愛史并不成功,只是她不愿意承認而已。

她來來回回折騰臉,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漂亮。

即使看上去灑脫無比,但她遠沒有看上去那麼自信。

男友她無法控制,事業也不能一手掌握,她唯一能掌控的劇只有自己的臉。

說到底,她癡迷醫美為的只不過是給自己的信心找一點支撐而已。

無論怎麼折騰,到底還是沒有獲得內心的豐盈。

不知道她以后會怎麼樣。

也許好好的談個戀愛,也許一個人好好生活。

無論如何,希望她獲得內心的安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