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不能自理時,怎樣才能安然度過餘生?「78歲老人癱在床4年」經歷,告訴我們「睿智的人」有解決方法

說起晚年養老,現在很多老人都不再害怕變老,大家都會隨著年紀增長而慢慢看透。

而晚年還是有種情況,會讓很多老人感到懼怕的,那就是怕老了病了,導致身體不能自理,每天躺在床上不能動,什麼都要依靠家人伺候時,那種日子,就會讓我們感到備受煎熬和折磨。

一般對于有錢的老人來說,老了不能自理時,倒是可以花錢買服務,請保姆專職伺候,或花重金去好一點的養老院,通過貼心的服務,倒也能享受一番。可對于沒錢的老人來說,不能自理時,好像日子走到盡頭了,請不起保姆,去不了養老院,就連子女都可能會有意見,每天的日子想想都會覺得難熬。

那麼老了不能自理時,手裡沒錢真的只會煎熬度日嗎?一位78歲王大爺說出自己的真心話,他說:「我74歲那年癱後,我也覺得自己的日子要完了,因為手裡沒多錢讓我去享受好的服務,子女也不怎麼待見我,但是我卻在最煎熬的時候,找到一種不需要怎麼花錢,又能讓自己舒心又安然度過餘生的好辦法,如今我臥床4年了,依舊過得很不錯!」

那麼王大爺是找到怎樣的好辦法呢?下面就來聽聽王大爺的晚年故事吧。

來自王大爺的自述:

我是一名退休老人,曾經我和老伴每個月都領著13000左右的退休金,自己有房有車,唯一的獨生女兒也早早嫁人,不用我們操心什麼。

我和老伴退休後,一直居住在城裡的老房子裡,每天都過著有滋有味有錢花的生活,很是幸福。那時候,我的生活也是受到很多老人羡慕的,畢竟那個時候,是很少有老人可以不依靠子女而活的,大多數老人還是要巴結兒女,委曲求全的跟子女討生活。

而我和老伴就不一樣,兩個人的退休金加起來就有3萬左右,又在小城生活,所以日子過得滋潤又自在,不用子女接濟,也能度過晚年。那時候,我也有點太驕傲,常常跟別人炫耀:「我老了不怕病,更不怕兒女不孝,靠自己也能活得瀟灑活自在!」

然而,好像話說得太過,容易遭報應。老伴退休沒幾年就得了重病,前後花光了我們倆多年的積蓄,但還是沒能救回一命。最後,在我67歲那年就永遠地離開了我。

從那以後,我的生活就變得黯然失色,因為積蓄花光了,老伴也走了,生活只剩我一個人,病了沒人照顧,寂寞了也沒人陪,想做點什麼,身後也感覺沒有後盾一樣。

有人說我這種情況,應該早早巴結好女兒女婿,這樣才不會無依無靠。可是我也想過尋找女婿,但女兒嫁的婆家不怎麼好,她在家裡一點地位都沒有,結婚二十多年,要不是身邊有兩個小孩還在讀書,她早就離開那個痛苦的家庭了。所以,女兒都過得這樣,我又怎麼能跟她討生活討依靠?

最後,我只能學會堅強,自己面對孤獨的晚年時光。其實習慣了獨居後,一個人生活倒沒啥不好的,每天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想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日子,沒有約束。而且每個月13000元退休金,對于我一個老男人來說,用一半的錢,就能過得很滋潤。對于自己的晚年,我也規劃得很好,用退休金去養老院養老,不用依靠女兒。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74歲那年,我突然發病,幸好身邊的牌友送醫及時,讓我撿回一條命。但是命是保住了,我卻受到了很嚴重的後遺症,下半身癱瘓,只有雙手和腦袋可以動,從此我的生活,就只能在床上和輪椅上度過。

當時,我得知自己不能自理後,真的很傷心很絕望,沒想到我的人生會這麼多不幸。年輕時沒生個兒子,晚年到了,老伴又先走了,唯一的親人,我的女兒又嫁得不好。如今我又癱在床,每個月的退休金也請不起保姆,更去不了養老院,這種沒有方向和未來的日子,真的讓人不知該怎麼面對。

有人說,我還有女兒女婿怕啥,她們也是有義務和責任贍養我的,叫我不要擔心。可是,住院的時候,女婿是充當了兒子的責任,伺候我幾天,但沒兩天他就受不了,說自己的親爹親媽都沒伺候,卻伺候了別人的爹。

于是,他就逼著我女兒來伺候,這讓我特別難堪地伺候我。出院後,本來按計劃我是要去女婿家生活,可女婿和親家,卻極力反對,對我的女兒發起警告:「要是讓你爸來家裡住,這個家就散了!」

看到女兒這般左右為難,我最後就自己做了個決定,回自己家去,自己在家也能生活。畢竟我除了腿不能動以外,自己還是可以坐在輪椅上活動的,簡單地吃飯和方便,我也是可以做到的。而吃飯,我也不用自己做,叫女兒幫我到樓下的飯館定飯菜,一日三餐都可以叫人送上門很是方便。

我唯一不能做的,就是需要有人抱著我上下床洗澡。而我和女兒家也隔不遠,7-8公里的路程,每天讓女兒或女婿過來伺候一下就行。根本不用怎麼依靠他們,也不會拖累他們!

起初,這種方法,女婿和親家還是很接受的,畢竟不用住在他們家,也不用他們多花什麼錢,每個月我都是用自己的退休金生活。但是,就這麼簡單的事,女婿伺候了我三個月,就怨氣很大,說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跑過來伺候我,搞得他沒有很累,費車油錢不說,還耗費了他很多個人時間。

最主要的是,由于我癱瘓後,很多衛生問題注意不了,身體有味道,這讓女婿很大意見,說自從照顧我後,他自己身上也有臭臭的味道,害的他碰了我都要回去洗澡換衣服,才敢上班見人。

面對女婿這抱怨,我也深知每天靠女婿來伺候,也不是問題,他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要操心,不可能全耗費在我這個老丈人身上。所以,為了不影響女婿的正常生活,我就拼命尋找更好的養老方法,希望能找到一個在我經濟承受能力范圍內的好辦法。

而依靠我這麼點的退休金,是不可能得好地解決的,于是我就想到賣房子去養老院養老。但是想到房子賣了,自己去了養老院,就和女兒女婿斷了聯繫,這好像又有種得不償失的感覺。畢竟人老了,最牽掛的還是親情,自己過得再好,沒有親情的溫暖,也是淒淒慘慘的。就像我好幾個老同事,用自己的退休金去了養老院後,子女就對他不管不顧,最後在養老院也是過得煎熬,沒親人看望。

後來,我就想到一個更好的辦法,就是把房子過戶給女婿,利用我這套房子,來拴住女婿,讓他盡心盡力伺候我。其實,我也看出女婿的心思,他會嫌棄我,就是看我是個病老頭,沒錢給他也就算了,還要他伺候。所以,房子就是我換取女婿真心孝順的籌碼。

當我把這意見隨口跟女婿說了後,他起初是不在乎的,因為當時他的內心肯定在想,反正我一個糟老頭子,沒有其他子女,等我走了,這房子最後還是歸他繼承的,所以他就覺得沒必要這麼辛苦白費功夫,到時候坐在家裡盼著我早點走就行。

我也知道他會這樣想,于是我就再補充了幾句:「如果你對我的意見不在乎,那我就自己做決定,把房子賣了,全部錢投進養老院,這樣你也省心一點!」

讓我沒想到的是,女婿當時很倔,沒答應,而第二天就托女兒來當說客,說願意接受我第一個條件。把房子過戶到他名下,然後我的晚年就由他來負擔。

我也學得很精,沒有直接過戶給女婿,而是把白字黑字跟女婿簽協定,先把房子做個公證,指定留給女兒女婿,而等他照顧了我5年後,才真正過戶給他。

就這樣,用房子拴住了女婿後,他就變得孝順起來,尤其是看到我的老房子的房價一直飆升,他就對我更孝順更貼心起來,生怕我會突然改變主意,把房子賣了去養老院。親家兩口子,也一改往日不滿的態度,對我也是特別親切,我一有事病痛,都會前來照看一下,這是我以前沒有過得待遇。

如今,我依靠這種方法度過4年,雖然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但是看這女婿孝順,我們一家人和睦起來,我又覺得挺幸福的。至少我不會因為失去自理能力,而為後半生如何活著煩惱,身邊也還有親人陪伴,這樣的生活,讓我很知足。

所以,我覺得辦法總是比困難多的,只要我們能努力去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不管我們經濟條件怎麼樣,身體好不好,就算子女不孝,我們也一樣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養老方式。就像我一樣,「一物降一物」,用房子拴住女婿,讓他孝順和養老,就是一種很不錯的解決辦法。

不過,有能力的話,還是要在年輕一點的時候,早早存好一筆養老錢才是最穩妥的,你們說是不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