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低智老人撿泥3年,徒手蓋出7層樓,只為等兩「弟弟歸來」一起住,鄉民:永遠等不來了

2016年7月,鄉間一座七層土樓終于建造完成了。

望著聳立而起的土樓,時年55歲的樓主人胡光州高興地手舞足蹈。

當天,不少村民也來圍觀這一奇景。看著胡光州高興的樣子,他們的心里都有些五味雜陳。

這是因為,這棟土樓是胡光州憑借一己之力建造而成的,足足花費了他三年多的時間,承載了他全部的心血。

然而,樓房完全由石頭、木板、泥土堆砌而成,空間非常狹小,結構也很不穩定,根本不能住人。

為什麼胡光州要花費如此大的代價,建造一座沒有任何用的「危樓」?這棟樓的背后,有著怎樣的故事?

一、飛來橫禍,打破平靜生活

1961年,胡光州出生在鄉下,家里世世代代都是種田維生。

小時候,他的父母每天都在田間地頭里忙碌。作為家中長子的他,便承擔起了照顧兩個弟弟的重任。

對于年幼的兩個弟弟,胡光州一直都非常疼愛。

除了照料他們的生活起居之外,還經常帶著他們在村里玩耍。

弟弟們在外闖了禍,也是他主動站出來袒護他們。

常言道,長兄如父,兄弟三人的感情一直都非常深厚。

隨著弟弟們漸漸長大,胡光州的父母也犯起了難。

家里靠種田為生,經濟不寬裕,怎麼負擔得起三個孩子的學費呢?

看著父母為難的樣子,懂事的胡光州主動跟家里提出了輟學,讓兩個弟弟繼續讀書。

輟學后,年僅十三四歲的胡光州便開始幫家里做農活,空閑時間也去工地上打打零工,掙點錢補貼家用。

轉眼兩年多過去,胡光州已經長成了一個壯小伙。

家里人一合計,這麼打工下去也不是辦法,便打算給他找一份正式一點的工作,讓他好好工作幾年,存點錢,之后就可以成家立業了。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災禍,打亂了一家人的計劃。

一天傍晚,村里下起了大雨,胡光州從工地冒雨跑回來,到家的時候已經全身濕透了。 當天晚上,他就發起了高燒。

不過,當時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情況。

第二天一早,家里的人都出去干活了,只留在胡光州一個人在家里。

由于高燒不退,胡光州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等到下午家里人干完活回來,才意識到不對勁,把他送去了醫院。

然而,這時候已經太遲了。

由于發燒的時間太長,胡光州的大腦已經產生了不可逆的損傷。

從此之后,他便出現了精神不正常的情況。

對于胡光州的父母來說,這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

好好的兒子突然成了個精神病人,他們一時間無法接受,終日以淚洗面。

然而,更令他們發愁的是,兒子以后的生活該怎麼辦?他們在世時,還能幫襯、照顧一下。 等到他們不在了,兒子怎麼辦?

思來想去,老兩口準備給胡光州尋一門親事。

他們托了不少人給胡光州說媒,把附近的村子都跑遍了,最終還是無功而返。

女方家里一聽胡光州的情況,都直搖頭。

直到后來老兩口都病逝了,胡光州也還是打著光棍。

父母去世后,胡光州的兩個弟弟迫于生計,準備外出打工。

一開始,他們打算將胡光州一起帶去,但是考慮到外面人生地不熟,兄弟倆也不能一直陪著胡光州,最終決定將他留在老家里,這樣,左鄰右舍的人好歹還可以幫忙照看一下。

臨走時,弟弟們含淚對胡光州說: 「大哥,等我們掙錢回來,我們一起蓋一座樓房。」

這個承諾,被胡光州記在了心里。

可惜的是,兄弟三人這一別便是永遠,胡光州再也沒有等到弟弟們回來。

在外打工期間,兩個弟弟都遭遇了不幸,一個因交通事故去世,一個則因突發疾病去世。

就這樣,一家人轉眼之間只剩下了胡光州一個人。

兩個弟弟去世的消息很快便傳回來了,然而,固執的胡光州一直不愿意相信弟弟去世的事實。

當地的負責人多次告知他,可他卻一點都聽不進去。

就這樣,胡光州一直守在老家的院子里,癡癡地等待著弟弟們回來「蓋新房」。 這一等,便是好幾年的時間。

二、為弟建房,三年風雨無阻

2013年的某一天,胡光州突然開始推著一個小車到處收集石頭、木板。

一開始村民們還沒有注意,但是時間長了,大家都察覺到了胡光州的反常行為,就忍不住問他: 「光州,你找這麼多石頭木頭做什麼呀?」

胡光州則回答說: 「蓋樓呀,我得把樓蓋起來,這樣等我那兩個弟弟回家娶媳婦,就有地方住了。」

原來,給弟弟蓋房子一直是胡光州心里的執念。

據胡光州以前的好朋友介紹: 「他們家一直很窮,一家五口擠在兩間小房子里,他弟弟小時候就經常跟他說,以后家里要蓋好幾層樓房,他們一家人一人住一層。他弟弟走之前還跟他說回來要蓋房子,估計這句話他記住了吧。」

雖然精神失常,但胡光州一直把這件事記在心里。

等來等去,等不到弟弟們回家,他便打算自己給弟弟們建一座新房子。

按照胡光州的計劃,他要在原來住的平房上加蓋好幾層,建一座高樓。

不過,他沒有錢買鋼筋水泥,就只能到處撿些石塊、木頭、土塊,作為建房的材料。

就這樣,胡光州開始了堪比「愚公移山」的漫漫建房路。

在三年半的時間里,無論是嚴寒酷暑還是刮風下雨,他始終在村子里忙活著,不是在土樓上建造堆砌,就是推著小車子到處找材料,幾乎把所有時間都放在了造房子上。

當地的不少村民不忍心看他白忙活,便主動勸他: 「光州,你的弟弟都不在了,還建房子干啥呢?」

可是,胡光州卻始終置若罔聞,只顧埋頭做自己手中的事情。

村委會的人也多次來和他交涉,想讓他停止蓋樓。

畢竟,他這樣精神失常的人,待在屋頂上實在是太危險了,而且,他也經常因為外出尋找建筑材料而走丟。

這樣下去,不知道哪天就會發生意外。

再說,胡光州用泥土、石塊在屋頂堆砌出來的,根本不能算是樓房,只能說是土堆罷了, 萬一某一天發生了坍塌,傷到自己或是周邊鄰居,后果都將不堪設想。

但是,無論別人怎麼說,胡光州都聽不進去。

后來,工作人員考慮到胡光州患有精神疾病,擔心采取強制措施會引起他的過激行為,且胡光州蓋房處位于村子的北邊,平時鮮有人經過,便也暫時擱置了這件事。

就這樣,胡光州的蓋房工程一直進行著。

忙活了一年多以后,他終于建成了一座兩層的小樓房。

然而,一天在房頂上加固時,胡光州不小心從樓上摔了下來。

好在地面不硬,他沒有受到重傷,不過也足足在醫院躺了一個月才恢復過來。

出院后,大家都以為胡光州會停止下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沒過多久他又開始在土樓上忙活了起來。

面對不解的村民,他堅定地說: 「我要把他蓋到七層,蓋到頂!」

看著他執拗的樣子,村民們也沒有辦法,索性便幫他蓋起了樓,避免再出現這樣的事故。

此后,周圍的鄰居們一有空就來幫他干活,家里有多余的建材也會拿來送給他。

在村民們的幫助下,土樓建造的進度也大大加快了。

三、土樓建成,苦等弟弟歸來

2016年7月,這座七層土樓終于建成了。

不過,由于所用的材料全都是些石頭、木板、泥土,土樓的真實高度也就三層樓高。

從外面看,這座樓歪歪扭扭,形似一座「瘦身版」金字塔,樓外面還掛著一盞破舊的紅燈籠。

土樓建在胡光州自家的院子里,不過由于長期沒有人打理, 這里已經是雜草叢生,一片狼藉,與周圍的整齊民房格格不入。

土樓建好之后,不少村民特意前來參觀。

面對這座搖搖欲墜的土樓,大家都忍不住嘖嘖稱奇,還有人將樓房的照片發到了網上,引起了網友的熱議。

胡光州的故事也引起了一些媒體的注意。

他們專程來到村子里,采訪了當地的村民,并對胡光州的故事進行了報道。

一時間,許多網友被他不辭辛苦,為弟弟建房的舉動深深感動了,這座土樓也成了當地頗有名氣的景點。

有游客甚至專門來到這里,只為親眼看看這座凝結了一位五旬老人七年心血和親情的土樓。

土樓的新聞同樣也吸引來了一些建筑專家,他們也想來參觀一下這座沒有使用鋼筋水泥就能建造七層的樓房,還打算幫助胡光州檢測一下樓房的結構和質量,看看這座樓到底能不能住人。

經過專家的檢測和分析,這座樓毫無疑問地被判定為了危樓。

好在,樓房建成以后,胡光州并沒有住在樓里,而是聽從了居委會的安排,住進了安養院。

一開始,胡光州還鐵了心要住在土樓里,不管大家怎麼勸都不肯走。

后來,有人想了一個主意,對胡光州說: 「這可是你給你弟弟蓋的新房子,是他們娶媳婦住的,你現在賴著不走,你弟弟還怎麼娶媳婦呢?」

胡光州一聽這話便急了,當天就搬了出去。

但是他也有要求,不會在養老院常住,要住在這座樓房的周圍,守著這座房子,等弟弟們回來了跟他們一起搬進去。

上報了胡光州的情況,鎮里考慮到胡光州的情況特殊,就給他撥了款,為他在樓房周圍新建一座房子。

2016年年底新房建成,胡光州便從養老院搬了出來,住進了寬敞明亮的新房子。

現如今,60歲的胡光州還生活在政府給他建造的這座房子里,生活靠著政府的保證金維持,周圍的鄰居也會時不時地給他送來些吃穿用品。

而空閑下來的胡光州,每天就是在自己蓋的樓房附近溜達,時不時的走到村頭看看,期盼著有一天兩個弟弟能夠回來,他們一家好能搬到樓房里住。

在他的心里,弟弟們還活著,隨時會回到這個家,他得時刻準備著迎接兩個弟弟。

而那座樓房也一直沒有被拆除,雖然是座危房,但是經過村民們的一致同意,加上政府的特許,就暫時地保留了下來。

村子里甚至還建立了一個以這座樓為中心的保護區,安排了專人定時看管,一般人不得接近這座樓,想要近距離觀看必須征得胡光州的同意。

親情的力量,可以沖破疾病的阻礙。胡光州耗費多年時間為弟弟建造樓房,實在令人感動。

而村民們想盡辦法保護這座七層高的小土樓,保護這位孤寡老人的感情與寄托,也讓人由衷地敬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