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歲阿貝哭訴:家有87歲長壽老人,每天都是煎熬,快堅持不下去了

導語

很多時候,作為我們的為人子女者,他們多半情況下就都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夠活得更加長壽一些,因為父母辛辛苦苦把我們的子女拉扯長大成人, 如果父母能夠活得更加長壽一些的話,那麼以后我們的子女,就可以盡情的去報答我們的長壽父母,進而讓我們的長壽父母在余生的時間里面,去好好享受幸福晚年生活,而與此同時, 父母要是活得更加長壽一些的話,這對子女來說,就也是一種心靈的寄托和慰藉,從表面上看,家有長壽老人,這對子女來說就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情才對。

但是在有的時候,長壽父母的存在,對于我們有些子女來講的話,非但不是一種福氣,反倒還是一種災禍,多半情況下是我們有些長壽父母, 正面臨一種疾病纏身,或者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不幸狀態,那麼此時我們的為人子女者,就要去耗費大量的物力、人力和財力等,在父母身邊進行精心照顧,并且父母自己為此還要去忍受痛苦的折磨, 就比如,我們一位64歲的阿貝就哭訴道:「家有87歲長壽老人,每天都是煎熬,我實在快要堅持不下去了。」只是情況真如他所說的這麼嚴重嗎?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吧!

64歲楚阿貝的自述

我叫楚先連,我今年已經64歲了,我是55歲的時候從單位退休的,而我當時因為從事的工作比較特殊的原因,因此自從我參加工作之后,我基本上就是和家人過著聚少離多的痛苦生活,甚至于直到現在,我的一對子女都已經成家立業了,可他們就依然還為此事而對我耿耿于懷。

而且我還和自己的親朋好友等人之間很少聯系和來往,時間久了之后,很多人還因為我失蹤了呢,說實話,我也不想這樣,可當時受工作所困,我更多時候就是不得已而為之,因此,當時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早點的退休,這樣的話,我以后不僅可以好好的陪伴家人,并且我還能好好的去享受生活。

當時我都想好了,等我退休之后,我就帶著老伴一起去各地好好走走看看,畢竟各地風光秀麗的山川景色,我和老伴就從未去領略過,如果以后條件允許的話,我還準備帶著老伴一起去國外好好的旅行一番,把早些年對老伴的所有虧欠,就都給它統統彌補回來。

可是俗話說:「計劃沒有變化快,」而事實確實如此,等我真正退休以后,我正準備跟老伴一起結伴出發時,和我住在同一座城市的父親,卻突然病倒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就不得不終止自己原有的計劃和安排,轉而去照顧自己的父親,自從六年前母親去世之后,父親就一直一個人生活。

父親一生一共孕育了我們三個子女,我上面還有兩個姐姐,我是家中最小的哪個,只是我的大姐早在二十年前,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交通事故去世了,而二姐現在嫁人所住的地方,和我們相差好幾千公里,路途非常的遙遠,自從二姐嫁人之后,就因為這方面的原因,二姐就再也沒有回過家,平時我們之間就僅有電話聯系。

因此,在這之后的時間里面,照顧生病父親的重任,就無一例外地落在了我的肩上,而在最開始的時候,父親因為就只是輕微的半身不遂,因此父親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好照顧的,平時我把飯做好之后端到父親的面前,他就可以獨自一人完成自己的吃飯問題,另外像這個去衛生間、洗腳等事情,他基本上也不需要我的幫忙。

那時,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完全照顧好父親,完全不需要老伴的幫忙,老伴每天就只管去跳自己的廣場舞就好了,只是幾年時間過去之后,父親的病情就越發的嚴重起來,而原本父親就只是輕微的半身不遂,可后來父親卻是徹底的癱瘓在床,至此父親的吃喝拉撒睡等一切問題,就只能在床上進行。

從那之后,每天做完飯后,我就必須一口一口地去喂父親吃飯,因為父親吞咽困難的原因,每次給父親喂飯,少則一兩個小時,多則兩三個小時,就早已成為家常便飯,關鍵是每次給父親喂飯的時候,父親就像是小孩一樣,我必須要哄著他才行,否則的話,父親就閉口不吃。

有一次,我一個勁地在哄父親吃飯,可父親就是嘴巴緊閉,說什麼也不吃,于是我就假裝對父親發脾氣,可誰曾想,父親竟然一把把飯碗推到在地,飯菜剛好倒在我的腳上,雖然飯菜并沒有把我的腳給燙傷,可是破碎的碗片,卻把我的腳給劃傷了,為此,我還去醫院包扎了一回。

考慮到父親臥病在床,那麼他平時想要去廁所的話,必然就不會特別的方便,為此,我就給父親用上了成人紙尿褲,說實話,我知道用紙尿褲不舒服,可我也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剛開始的時候,父親對用紙尿褲還并不排斥,可后來,只要我給他用紙尿褲,他對我就是非*即罵。

沒辦法,之后我就再也不給父親用紙尿褲了,反倒就是他想拉了,或者是想尿了,他都在被窩里面進行,可如此一來,我和老伴兩人每天都需要不停的去換洗被褥,我們倆辛苦勞累也就算了,關鍵是從那之后,我們整個房間就總是彌漫著一股特別難聞的臭味,把我和老伴熏得都想吐。

而相比較上面這些,最讓我感到難以忍受的事情就是,后來父親的大腦思維就是特別的紊亂,甚至于之后還到了一種時好時壞的地步,白天伺候他一天了,我和老伴兩個人就真的是特別的辛苦,原本我們倆想就此好好睡個覺休息一番,可父親非但不睡覺,反倒是在哪里大聲胡亂喊叫著什麼,搞的我和老伴根本休息不好。

雖然每天照顧父親的那種痛苦滋味就是特別的難受,可之前因為有老伴的幫忙,我多少還能堅持下去,可之后或許是因為長時間的跟我一起伺候父親,老伴也病倒了,那麼之后照顧父親的重任,就只能由我自己一個人來獨立完成,之后我的每一天都是在痛苦和傷心當中度過。

這時有人就說了,既然照顧父親如此的辛苦,那麼你為什麼不把父親送到養老院,或者是去花錢雇請一個保姆來照顧父親,這樣的話,你不就可以不用活的那麼辛苦和勞累嗎?說實話,我又何嘗不想這樣呢?可現實問題,卻根本不給我這樣的機會和選擇。

我曾經去過養老院,可養老院里面的工作人員就告訴我,他們養老院收受的老人的標準是,老人最起碼要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才行,而像我父親這種在床,徹底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它們是不收的,再加上我父親的大腦思維時好時壞,它們就跟不會收了,因為它們害怕承擔風險。

保姆倒上愿意去伺候我的父親,可是他們每月36000多塊錢的報價,卻讓我望而卻步,原本我每月的退休金就僅有13000塊錢,老伴每月退休金,父親也沒有退休金,而我的銀行存款又不是很多,我根本就沒有能力去花錢請保姆來照顧父親。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只能硬咬著牙,堅持著去繼續照顧父親,距今我照顧父親已經有整整9年的時間了,說句毫不夸張的話,在此期間,我的每一天都是在痛苦和煎熬當中度過的,我實在是快要堅持不下去了,而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說,我覺得家有長壽老人對子女來說,就并不是一種福氣,反倒是噩夢般的開始,這話雖然聽起來很無情,但事實就是這樣,你要承認。

小微結語

楚阿貝的一番自述,確實讓人聽了之后,心里面就真的是特別的難受,而這由此也證明了一點,那就是, 如果家中的長壽老人,身體非常的健康,并且他還具備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不需要去過多的麻煩子女,自己就能照顧自己的話,那這對于我們的子女來講的話,自然就是一種福氣。可倘若此時家中的長壽老人,不僅疾病纏身,而且還喪失了全部的生活自理能力,以后就必須要子女寸步不離地在自己身邊來照顧的話,這對我們的子女來說的話,肯定就是一種痛苦的煎熬。這是毋容置疑的,正因如此,對于老人的長壽,我們大家一定要以一種正確和理智的眼光去看待他們,實話實說, 老人的長壽在一定程度來講的話,就不一定是好事,反倒是如果長壽老人不僅活得健康,而且活得還很有質量,這才是真正的「雙贏。」

所以說,我們大家不要一味地覺得,長壽老人對子女來說就是一種福氣,或者長壽老人對子女來說就是一種煎熬,往往下這樣的結論是非常武斷和不負責任的,我們一定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倘若要是我們有些子女的家中,就是也有長壽老人,并且家中的長壽老人還是疾病纏身,生活不能自理等這種狀態時,那麼我們的子女就一定不要怨天尤人,反倒是應該用一顆平常心去對待它,而且在此過程當中,我們的子女還要拿出自己最大的努力和態度等,去盡心盡力的照顧伺候他們才對,老人越是在身處逆境的時候,老人對于子女的關懷渴望程度就會越發的強烈,希望我們的子女不要讓老人失望, 子女唯有做到這點,我們的長壽老人就算癱瘓在床,可他們的心里面卻會始終充滿陽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