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個弱勢孩子的爸爸!帶著500萬回臺東,8年后戶頭「只剩下47塊」,2000個孩子認他當爸,悲慘命運「因他改變」

提起黑孩子,你或許會覺得一頭霧水,如果去臺東,隨便一問,就會有人明白它的意思。

在這里很多孩子一出生就陷入悲慘的命運:父親家*暴酗9,母親成日哭泣,還得掙錢養家。因為一出生,等待的都是黑暗,他們被稱為黑孩子。

陳俊朗,原本是一個黑幫混混,因為不忍心看到黑孩子們連飯都吃不飽,散盡了家財......「我帶著500萬存款回臺東,七八年過去,戶頭只剩下47塊。」

今年57歲的陳俊朗,曾經因為散盡家財,為境遇悲慘的「黑孩子」造書屋,成了家喻戶曉的人。

誰能想到呢,兩千個孩子最里的「陳爸」年少時可是街上出了名的混混,還加入過幫派,21年前,他決心金盆洗手,搖身一變,成了「孩子的書屋」的帶頭大哥。

2000多個孩子的命運因他改變。

「孩子的書屋」是黑孩子們的庇護所,

每天一到飯點,

就會有孩子走進書屋,

嘴里一邊叫著陳爸,

一邊打飯往嘴里扒,

吃好飯之后,就開始寫作業,和伙伴們打球,

玩累了一身臭汗可以洗完澡再回家。

周末這里的孩子們

還可以參加各種培訓班,

射箭、戲劇、烘焙、劃獨木舟......

生活豐富得不得了。

而且一切都免費。

「只要孩子們需要,這里的門就會敞開。」

「孩子的書屋」是專為黑孩子造的,黑孩子,是一幫有家,卻沒有得到家的溫暖的孩子,他們的父母或許健在,但是父親墮落酗9,母親被家ㄆㄨˋ,在家忍氣吞聲,還得想辦法做工貼補家用。

父母根本沒有精力管孩子,很多出自這種家庭的孩子都成了混混,沒人管沒人愛,有的連飯都吃不飽。

陳俊朗以前也是混很社會的,他怎麼會萌生為黑孩子開書屋的想法呢?

有一回他帶著兒子的同學期一起到外面吃晚飯,結果孩子幾分鐘就吃完了一碗面,擔心他沒有吃飽,陳俊朗又添了幾碗給孩子,結果孩子又全吃了,吃到吐,把陳俊朗嚇到了。

孩子反而是抬起頭,眼睛里都是眼淚,笑嘻嘻的說:陳爸爸,我從來都沒有吃這麼飽過。

那一聲「陳爸」,讓混過黑道的陳俊朗心疼得不得了,還真有吃不飽飯的孩子啊, 「有我在,你以后就不會再挨餓。」陳俊朗拍著孩子的頭,說道。

從那天起,陳俊朗就開始把沒人管的孩子往家里帶,帶他們吃好吃的,為他們買書看,為他們彈吉他,

孩子從最開始的4、5個到后來的六七十個,家里都被擠滿了。

就連陳爸的家人都表示震驚:

「一推開庭院的門,會發現這里都是黑黑的孩子,傍晚的時候都看不到人,大部分只能看到眼睛、牙齒,還有手在黑暗里晃來晃去......難不成我家成收容所了,還是幫派聚集所?」

「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自顧不暇,要麼是低收入戶,要麼都生著重病,或者爸媽精神都有問題,甚至嚴重的不法行為......都是存在的,復雜的家庭問題造成孩子長期壓抑,個性怯懦,心靈封閉。」

能救一個是一個,陳爸說,這些孩子至少有一半接觸不到教育資源,一半的一半肯定會走入黑社會。他想讓他們在放學后有地方念書,有飯可以吃,有個可以傾訴的地方,這樣或許他們還有救。

當知道有孩子吃不飽飯,他就他找了一家面店,每月固定去幫孩子付飯錢,這樣他們就不會餓肚子,后來他又找書屋幫孩子補習功課,孩子們身上有傷了,他會幫著包 扎......

孩子還小,需要有人陪伴著長大。

但慢慢地,孩子越來越多,第一間書屋有些擁擠之后,陳俊朗又搗鼓出了第二間、第三間書屋......22年的時間里,他為孩子造了9間書屋。幾乎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積蓄。

每天放學,

孩子們都蹦蹦跳跳地來到臺東的一座土磚書屋,

陳俊朗就在這里等他們。

陳俊朗每每聽到孩子們此起彼伏地叫他陳爸,

就樂開了花,跟孩子們處久了,

陳爸居然有些舍不得他們了,

甚至連考公務員都放棄了。

因為「黑孩子」各個年齡段都有,

從最開始的建和書屋,到后來的南王書屋、

美和書屋、溫泉書屋、多元書屋......

陳爸花光了積蓄,造了9間書屋,

覆蓋國小到高中。

「當初帶著500萬存款回臺東,7、8年下來,戶頭只剩下47塊。」

積蓄花光了,陳爸想盡辦法搞錢,賣房賣車賣棺材、開餐廳、甚至開情趣用品店貼補貼補書屋的開支,但依然無法負擔。

很多人都覺得陳爸瘋了。

陳俊朗的身體也變得不靈光,除了要拼命賺錢,維持九個書屋,還要承受外界的目光,

「整整11年,我都是一個人在撐著,不被諒解,飽受批評。你若在乎這些東西,真的會堅持不下去,甚至活不下去。」

但是他打心里舍不得那些孩子,有的事,是必須要做下去的。

最后為了孩子的書屋,

他欠了500萬的債,

幸好開始有人關注他所做的事,

開始有捐款進來,

孩子們的書屋挺過去了。

每次造書屋陳爸都會問孩子們喜歡什麼樣的房子?

孩子們說 要有溜滑梯的」「不要規規矩矩的教室」......后來,這些都照進了現實。

為了讓孩子們知道

世界上所有東西都不是理所當然得來的,

陳俊朗還會帶動孩子們親手造房子,

告訴他們:生活要靠雙手去創造,

只要勤勞,就不愁沒有活路,

走上社會也要抱著這樣的信念。

他們的爸媽都缺席了,

沒關系,

書屋會教會孩子們如何快樂地充滿信心地生活,

如果獨立地生活。

2014年,

陳俊朗還和已經成年的黑孩子們

一起打造「青林書屋」,

想讓這些已經成年的孩子能夠自食其力。

「把孩子失去的權利歸還給他們。」

陳俊朗說,

自己在做的事其實特別簡單。

在蓋房子的過程中,

這群紋著花臂的大男孩,

一開始都對自己懷疑,

但陳爸給了他們前所未有的相信和愛,

他們頭一回發現有人看重自己,

覺得自己不是垃圾,

你很難想象,原本是混混的一幫小子

會冒著太陽跪地挖土,

「他們外表看起來滿臉怒氣,滿身猥瑣,

其實只要你愿意給他機會,

他們一點也不比別人差。」

陳俊朗說。

高忠宏,來自單親家庭,因為母親中風,徹底自ㄆㄨˋ自棄,喝9,無所事事,愛ㄉㄚˇ架,書屋幫助他戒掉9癮,他說,

「我現在就不會這樣,好在我認識了對的人,對的同事,對的公司,我覺得這是最好的地方。」

阿勝的爸爸有家ㄆㄨˋ傾向,

他和妹妹身上經常青一塊紫一塊,

母親去世后,妹妹只能指望他了,

他在黑孩子工班里工作,

每個月收入穩定,

妹妹和弟弟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他們覺得我是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人,

我相信去世的媽媽也會很開心看到我這樣長大,

自己賺錢,照顧弟妹,不是再像我爸爸那樣。」

20年,陳爸靠著一份執念,建成九座「孩子的書屋」,他從未想過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看到這些曾經深受原生家庭傷害的黑孩子,能獨立地、快樂地生活,感覺一切的付出都好像值了。

不過,當問起陳爸最大的心愿,

他說:我希望「孩子的書屋」有一天會消失,因為那代表每個小孩,都能在正常的環境下得到照顧,而那一天,也是孩子的書屋功成身退的時候了。

然而,為孩子們操勞了20多年,陳爸的身體還是扛不住了。

2019年7月4日「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爸陳俊朗因為心肌梗塞、送醫途中過世,享年55歲,留下九間書屋的六十多位員工和兩百多位孩子。

2019年7月5日傍晚,臺北101外墻為陳爸陳俊朗亮燈,感謝他用生命守護臺灣。

寧可再散盡家財,也不放棄任何人,憑一己之力照亮了2000多個孩子的未來,這樣的人值得被我們看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