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少女因病去世,五年後心臟還在跳動,只因母親最後的舉動,「讓她以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2017年,文文的母親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是一段心臟跳動的錄音,這是她女兒文文的心臟。

其實在2012年的時候,文文就已經因病去世,去世之後捐獻了自己的器官,

而文文的心臟則捐給了一個60多歲的人,姓吳的阿姨。

但是吳女士一直非常感謝,是文文的心臟給了她繼續活下去的機會,因為特意錄了一段音訊,托紅十字會交到了文文母親手中。

時隔五年,再次聽到了女兒的心跳,文媽媽流淚滿面,覺得女兒捐獻器官捐對了,因為女兒證明瞭她曾經來過這個世界,她的心臟還一直在跳動。

文媽媽在幾年之前,還曾受到了村裡人非常多的非議, 因為關于器官捐獻的政策,很多人都不清楚。

總有村民覺得,文媽媽太狠了,為了掙錢,把自己女兒的器官捐出去

但是,按照相關政策,所有的器官捐獻都是無償的,這也是很多人不理解的地方,

沒有一點實質性的好處,誰會捐獻器官?

其實剛開始,文媽媽是不想捐獻文文的心臟的,而且在簽捐獻書的時候,還提了兩個限定條件,這位受捐的吳女士,也並不滿足這兩個條件。

那為什麼文文的心臟,還是在吳女士的身體裡跳動呢?

文文被查出絕症,文媽媽開始思考是否捐獻女兒的器官

2011年九月的時候,學校剛剛開學,16歲的文文就病了,病得很嚴重,文媽媽帶著文文輾轉于各大醫院。

文媽媽清楚地記得,當時醫生就讓文文出去一下,醫生單獨給文媽媽和文爸爸說,

「你們帶孩子回去,孩子想吃點什麼就吃點什麼,想做些什麼就做些什麼」。

一個才16歲的少女,還來不及綻放,就要黯然凋零, 醫生這句話的意思,文媽媽和問爸爸都懂了。

「我想,可能會有奇跡發生呢」, 文媽媽留著眼淚,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現實。

可是,奇跡並沒有發生,有時候,世界就是這樣的殘酷,事實不會受到主觀意識的影響而改變。

相反,有多大的希望就有多大的失望。

看著文文一天天的虛弱下去,文媽媽無比心疼,

「可能過不了多久,我就再也看不到女兒了」

「再也聽不到她的笑聲,再也聽不到她喊我媽媽」。

就當文媽媽沉浸在悲傷中的時候,腦中突然出現一個想法,那就是器官捐獻。

之前文媽媽在交警大隊做保潔的時候,有一次收拾辦公桌看到一張報紙,上邊報導了一件事情。

有一個兩三歲的小男孩因為一場突發事故而去世,他的家人最終選擇了器官捐獻,希望兒子能以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我就記得,當時我看那篇報導的時候淚流滿面」,

雖然已經過去了很長的時間,但是文文媽媽還是記憶猶新。

這樣的想法只是想想,但是真要去做,哪個做母親的能夠忍心呢?

那到底是什麼,讓文文的母親堅定了器官捐獻的想法呢?

其實還是因為文文。

母女兩人其實都想到了捐獻器官,只是都怕傷害到對方

文文生病之後,就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和關心,愛心協會的志願者,經常會到家裡來看望文文,陪她玩,陪她鬧。

「真的,每當他們來看望文文的時候,文文就笑得非常開心」,

文媽媽每次想到女兒的笑容,都會忍不住流眼淚,如果這樣的笑容能一直留在世界上,那該多好。

文媽媽覺得,把女兒的器官捐出去, 讓它們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下去,也是自己女兒另一種的存在方式。

但是這只是文媽媽自己的想法,都沒有和文爸爸和文文本人商量過,

文文媽媽說,文文從小就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孩子。

文文家的條件也不是很好,有一次學校報貧困補助名額的時候,文文回來就和文媽媽說,

「媽,這次的貧困補助,我想讓給別人,我覺得有人會比我更需要」

「好啊,你自己決定就好」, 文媽媽也是非常善良,願意支持文文的想法。

每次學校組織捐款,文文也都會把自己採茶葉賣的錢,全部捐出,對此文媽媽也表示支持,

「你自己心裡有數就好」,其實文文他們一家人,生活也是比較貧困的。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也許是文媽媽的善良,才能教育出這麼善良的孩子。

母女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文文和文媽媽就達成了一致的意願: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文文曾經來過。

文文的病情突然惡化,文媽媽和文爸爸同意捐獻,但是提出兩個條件

第一,捐獻手術必須在文文完全去世之後再做,這樣文文就不會感受到痛苦。

第二,就是受捐物件必須是鄉下農村的小孩。

為什麼要選擇農村呢,因為文媽媽一家人就是農村的,在帶文文到處看病的時間裡,清楚地知道農村人想要看病,是有多困難,

為了省錢,也不住旅館,就夜以繼日地呆在醫院裡,或者守在醫院外邊。

至于只選擇小孩,那是因為文文的離去,讓文媽媽覺得自己的這個家,已經不是完整的家了,

孩子就是家庭的希望,她希望文文的器官,能幫助小孩子,保住這些家的希望。

質樸善良的想法。

文媽媽將這個想法告訴了醫院,

2012年6月11日,文文的生命走到了盡頭,一條善良鮮活的生命,定格在了17歲,刹那芳華。

緊接著,各大醫院尋找滿足文文父母兩個條件的受捐者。

不久之後,兩個消息傳來,讓文媽媽無比揪心。

一個消息是經過尋找,沒有找到能同時滿足文媽媽提出的那兩個條件的受捐者,而另一個消息是,

有一位60多歲的吳女士,急需一顆救命的心臟,而文文的心臟和這位吳女士做配型,竟然是完全吻合。

可以說,這是一場天賜的生命緣分。

但是這位吳女士不僅不是農村的,而且還已經60多歲, 和文媽媽提出的農村小孩,完全不相符合。

可是僅僅過了三個小時,文媽媽突然就改變了主意,她同意了心臟的捐贈。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文文。

當文媽媽看到躺在床上的文文,就不禁聯想到,一位60歲的老人,也是這樣躺在床上的。

自己拒絕捐贈,這位老人可能就會在今天,和文文同一天逝去,這是文文想要捐獻心臟的初衷嗎?

「仔細想想,那也是一個人啊,一條命啊」

最終文媽媽用顫抖的手,在人體器官捐獻自願書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在這張捐獻書上,文文捐獻的不僅僅是心臟,

還有肝臟,腎臟,和一對眼角膜。

字一簽完,醫生就立刻進行了手術,而文媽媽此時只覺得手麻腳麻,站都站不穩。

不是想要反悔,她不後悔,因為這也是文文的願望,她只是不舍。

最終文文的捐獻,除了讓吳女士能夠繼續活下去,還有其他三位重症患者接受了文文的腎臟和肝臟,而文文的一對眼角膜,也讓兩名失明患者重見光明。

文文的生命之火同時在六個素不相識的人身上燃燒,而這六個人也時時感念著,

是一名僅僅17歲的花季少女,救了他們。

只是不知道這個少女長什麼樣子,父母是誰,家住哪裡。

這樣的結果,文媽媽也是非常的欣慰,可是沒想到的是,等她回到家裡之後,卻遭到了村裡人的非議。

覺得文媽媽真是太狠了,還經常有人問文媽媽,

「得了多少錢啊,幾十萬啊是?」

面對這樣的質問,文媽媽非常的難受,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後來媒體知道後,立馬做了器官捐獻相關政策的普及,這時村民才知道,

原來器官捐獻是完全無償的,而且根本就不知道受捐者是誰。

一時間,文媽媽和文文的事情,感動了非常多的人,有很多人是因為知道了她們的故事,也選擇了器官捐獻。

在五年之後,也就是2017年,那位接受文文心臟的吳女士,非常想報答文文她們一家,但是相關政策的原因,都不能如願。

最後只能將一段心臟跳動的錄音,交到了文媽媽手上,

文媽媽聽著女兒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聲音,瞬間淚目,眼神也變得恍惚,

似乎,在不遠處,自己的女兒文文還活著,還在沖著她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