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媳婦「外出打工失聯8年」成謎,91歲老人:想把孫子托個好人家

每個休息周的下午最後一節課,都是16歲的小光(化名)最緊張的時刻。因為鈴聲一響他要儘快沖出校園趕回鄉下的車,多耽誤一會兒就會錯過。2個多小時的路程需要換乘3次車,兩年多的週末他從未間斷回家看爺爺。

「我是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孩子。」小光說。

小光的爺爺今年91歲了,自從兒子兒媳沒了音訊後,就只剩下他一人帶著孫子生活。

「前幾天隔壁鄰居給俺班主任打電話,說俺爺爺心臟不舒服,我本來要請假回來,可是爺爺不讓,非叫我等到放假再回來,不能耽誤學習。」說到這,小光紅了眼眶,長舒一口氣後又繼續說:「爺爺身體不好,可他不願意給別人添麻煩,有什麼不舒服總是忍著,我好擔心爺爺……」在小光的臉上透著與年紀不相稱的憂慮和成熟。

圖為小光家的灶台

小光的家在一座沿海小城的偏僻村莊,自打他有記憶起,就是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磚砌的老屋、紅色的房瓦、做飯的炊煙、結實的土炕......至今,老屋還是原來的構造,只是老舊了很多。

老人自己在家捨不得生爐子,都是用做完飯鍋底的餘溫取暖。深冬已至,屋裡的溫度很低。

回到家後小光假裝「生氣」,埋怨爺爺不生爐子。說完拿起筐去院子裡拿煤塊去了。

「哪裡不得用錢呢?小光大了,學習也不錯,眼看著要上大學了,我這又病了,可是我不敢病啊,我走了他怎麼辦?」趁著孫子不在,老人說出了心裡話。

砸完煤塊生起爐子後,小光看著牆上奶奶的遺像發呆,過了一會兒又獨自去了平房,沉默地看著遠方。

「他們都說我爸媽不要我了,但我不相信。」小光突然說。

聽老人說,小光的父母在孩子出生後不久就外出打工了,如果沒記錯的話去的是深圳,每到過年就會回來。

「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奶奶身體很不好,爸爸媽媽就把我帶走了。後來奶奶走了,爸媽很累照顧不了我,我就又回來了,可那之後就再也聯繫不上了。村裡人說他們也許被拉進了傳銷組織,我真的幻想著有一天爸媽會突然出現在眼前。」小光說。

失聯後,小光爺爺用各種方式聯繫兒子兒媳可始終沒有消息,今年已經是第8個年頭了。

「我還記得媽媽給我買的變形金剛,爸爸給我買的雞肉漢堡,他們對我很好,所以小朋友說我是沒人要的孩子的時候,我都會和他們打架,後來長大後每天都在想,我到底是不是被拋棄了,如果不是,他們到底去哪了呢?」說完,小光無奈地笑了笑。

高三課業很緊,小光的成績屬于中游偏上,如果再努努力,大學聯考可以「保二爭一」。聽小光的班主任說,小光最近的成績波動較大,還說過不想參加大學聯考的話。在了解了小光家裡的情況後,老師們給小光做了很多思想工作。

「我很不喜歡聽‘凶多吉少’這四個字,隨著爸媽失聯時間越來越長,村裡的人有各種各樣的猜測,爺爺總是偷偷地掉眼淚。」小光說,爸媽的去向似乎成了一個解不開的「謎」,他從不在爺爺面前提爸媽的事,每次放學回家,總是想方設法讓爺爺開心,他不想失去世間唯一的親人,成為萍水無依的孤兒。

「誰不想上大學,去大城市看看呢?」說完,小光哽咽了很久,平復下心情後繼續道:「爺爺這麼大年紀了,攢的錢可能還不夠我一年的學費,病了連檢查都捨不得做,藥更是捨不得吃。我想帶他去看病,想將來畢業後有出息,我想讓他看我成家立業。」小光哭著說。

今年6月份小光就要參加大學聯考了,雖然村裡這些年給他和爺爺不少照顧,但他心裡還是放不下年歲已高的爺爺,而爺爺又擔心自己哪天會突然離開,一直找村裡好心人幫忙要把小光託付給一個好人家,否則自己死不瞑目。

筆者離開前,小光緊緊皺著眉頭,他說,他真的不想放棄,因為讀書是他唯一的出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