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從2米高閣樓墜落,媽媽以為沒事,半年后「發現不對」已晚了,后悔哭喊:誰來救救我的兒子,我的命給他都行

「都怨我,是我太粗心了,沒看好孩子,兒子當時從閣樓上摔了下去,我看到這種情況整個人都嚇傻了,當時我要是多重視一下,他的傷情也不會到今天這個地步。」

在說起兒子兩歲半時從2米高的閣樓上跌落的事情,媽媽鄭春玲的臉上始終充滿了懊悔,她時常自責自己的粗心,愧疚是因為自己的疏忽才最終導致了兒子病情的耽誤,卻再也回不到過去。圖為鄭春玲摟著兒子在樓梯間休息。

鄭春玲家住一個小山村里,2011年底經人介紹她和丈夫結了婚。2012年12月兩人有了愛情的結晶,生下了兒子蔣檳陽。孩子的到來讓這個小家越發熱鬧,她本以為從此以后只要努力工作,日子會越過越好,卻沒想到一場意外的發生,讓這個幸福的小家墜入了深淵。圖為兒子陽陽。

2015年6月,鄭春玲帶著2歲多的兒子回老家幫忙干農活,有一天她上閣樓找東西,兒子也跟著她爬了上去,可一轉身的功夫兒子就不見了,接著就聽見了兒子在閣樓下面撕心裂肺的哭聲。

完了,兒子肯定是摔下去了。鄭春玲慌忙順著木梯子跑下來抱起孩子向醫院奔去,醫生檢查后,說孩子小腿有些輕微的骨裂,只要吃藥靜養就沒事。聽醫生這麼說,鄭春玲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圖為鄭春玲給陽陽穿衣服。

但是從那天起,陽陽像是被嚇到了,半夜總會突然驚醒,說自己怕,有時候睡著睡著還嚇得發抖,兒子的異常一直沒能引起鄭春玲的注意,只是心疼地抱著兒子整夜哄,可她沒想到幾個月后厄運降臨。

2015年11月1日,鄭春玲煮了洋芋給兒子吃,陽陽吃洋芋吃到一半突然說嘴里面有些麻,隨后臉色開始發青發紫,手腳也開始僵硬起來,鄭春玲嚇得立馬叫了救護車。圖為看著窗外的陽陽。

在去醫院的路上,陽陽一直在嘔吐。由于在醫院一直沒有查出陽陽病因,鄭春玲就帶著他灌腸洗胃,陽陽也恢復了正常,鄭春玲便帶著兒子回了家。而這也成了鄭春玲最后悔的一件事,她時常自責,如果當時再仔細檢查一下,也許兒子也不會耽誤到后來患那麼嚴重的病。

回家1個月后,陽陽突然開始頻繁地抽搐,每次一發作起來,手腳就一直僵硬和抽搐。鄭春玲這時才意識到兒子異常行為的嚴重性,她帶著兒子到醫院檢查,結果被查出患有癲癇。鄭春玲呆愣在了原地,她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個病,也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會得了這樣的病。圖為鄭春玲看兒子的檢查報告。

鄭春玲強壓住心里的不安,抱著兒子又接連跑了4、5家醫院,卻得到了相同的結果。然而當她聽到兒子的病癥和當初摔傷有關,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

「要是當初我在兒子摔傷后,就帶他去檢查頭部,現在結果會不會不一樣?是不是兒子就不會得這個病?」萬念俱灰的鄭春玲聽從醫生的叮囑,給兒子開了一些藥吃,以此來控制病情。可每天大把大把的藥喂下去,兒子的癥狀卻沒有絲毫的減輕,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打聽求醫。后來她找到了一位老醫生,聽說那里療效特別好,就抱著滿心的期望帶著兒子去看病。圖為鄭春玲母子倆。

可是鄭春玲帶著兒子在老醫生那里反反復復地調整藥,兒子的病情卻越來越嚴重,甚至說話也開始表達不清,以前學會的三字經、兒歌等一點都不記得了,智商也有明顯的下降。「

兒子一直都很懂事,在他犯病抽動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他就會一邊看著我流淚,一邊說媽媽,對不起,媽媽,你抱抱我……我的寶貝有什麼錯?是我沒有保護好他。」鄭春玲說起兒子懂事的樣子,眼里充滿了淚水。圖為鄭春玲教兒子疊衣服。

然而絕望中的鄭春玲卻始終都沒有放棄兒子,為了給兒子尋求一條生路,2016年,鄭春玲和丈夫商量后借了一大筆錢,毅然帶著兒子北上求醫。鄭春玲帶著兒子所有的醫院都給出了一個結果——難治性癲癇。鄭春玲開始帶著兒子在宣武醫院吃藥治療,由于陽陽的病情復雜,為了尋找最合適的藥物控制他的病情,只能經常回醫院復診,檢測血藥濃度,調整藥物。圖為鄭春玲教兒子讀書。

為了省下路費,她只敢買兩個硬座,讓兒子睡在上面的座位上,自己則在地上坐著去;因為每一次的號都很難掛,為了掛號也為了省錢讓兒子多吃上幾天的藥,她就帶著兒子打地鋪睡在兒科門口,母子倆的行囊只有一個狹窄的墊子和一張薄薄的床單。到凌晨1點,鄭春玲再起來排隊掛號,從凌晨一點到早上8點,整整7個多小時的煎熬,一步都不敢離開自己的位置。圖為鄭春玲給兒子洗手。

盡管鄭春玲拼盡全力想要治好兒子的病,可現實是殘酷的,3年時間來多次換藥并沒有控制住陽陽的病情,反而他的癥狀變得越來越重,意識越來越不清醒,只會說簡單的詞語,日常行為也有點異常。有老家的人勸她放棄,說她已經盡力了,鄭春玲聽了雖然絕望,可她始終不愿放棄:「孩子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更何況我的孩子那麼乖,那麼懂事,我怎麼能放棄。」圖為鄭春玲陪兒子做康復訓練。

2019年鄭春玲再一次帶著兒子回到醫院復診,醫生說給孩子做開顱手術切除放電部位對于孩子的病情有幫助。2月份,鄭春玲和丈夫再次借了一大筆錢,滿懷期待地將兒子送進了手術室。5天的時間,兩人從手術室外打地鋪轉到了重癥室外,就為了第一時間聽到兒子的病情最新消息。

第5天晚上,陽陽從重癥室里面出來了,經過一個月的治療才出院回家。可是讓鄭春玲沒有想到的是,回到家后沒多久,兒子又開始輕微地抽搐,沒過幾天又開始頻繁地發作,一天發作得最多的時候有十幾次,去醫院檢查醫生也是告訴繼續吃藥控制。「老天爺求求你放過我的孩子吧,怎麼辦啊?誰來救救我的兒子,我的命給他都行。」

鄭春玲看著兒子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卻始終無能為力,整日痛不欲生。圖為鄭春玲隔著玻璃看兒子做治療。

就在這時,2020年歲末,鄭春玲打聽到一家醫院專門接收此類孩子,治療效果特別好。鄭春玲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一盞明燈,她再次挨家挨戶求人借錢,帶著兒子來到醫院。為了方便兒子的治療,鄭春玲還在醫院旁邊租了一間簡陋的屋子,每天帶著兒子做感統、認知、語言等課程,同時定期去醫院復診開藥給兒子吃。圖為做康復訓練的陽陽。

「兒子很聽醫生的話,無論治療多痛苦都積極配合治療。治療到現在癲癇發作的次數越來越少,智力也有所提高,知道和媽媽互動了。」鄭春玲對兒子的治療充滿信心。

可是讓鄭春玲發愁的是兒子的治療費,「這些年我帶著兒子四處奔波,已經花了220多萬,欠下巨額的債務,丈夫為了這個家一年四季都在外面打工,就連過年都舍不得請假回家,我們只是為兒子尋求一線生機。

可是親戚朋友都已經被我借怕了,丈夫一個人打工的工資根本就無法維持康復治療費用,我實在是已經走投無路了。」兒子后續治療費用,鄭春玲不知道怎麼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