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帥「許文強」,事業巔峰息影,只為陪伴「自閉癥」兒子

TVB老牌演員陳錦鴻,大家肯定都認識。

 

他是最帥「許文強」,當年的上海灘和馮程程的愛情,轟動了上海灘,也驚艷了一代人的時光。

之后《雪山飛狐》中的胡斐,也是可圈可點。

他的角色,讓人過目不忘,這位演員的顏值也是在線的,只是如今的TVB早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2004年陳錦鴻和美的女歌手杜雯惠結婚

2005年,陳錦鴻出演《老婆大人》男主角葛國光,反響很不錯。

2007年,他們的兒子來了,取名陳駕樺,二人世界成了三口之家。

兒子生下來的時候,全家都很高興,陳錦鴻專心拍戲,老婆專心帶孩子,生活在幸福的向前走。

陳錦鴻的事業也逐漸走向巔峰

 

只是在兒子兩歲的時候,他們發現不太對勁,和同齡的小朋友不一樣,看完醫生之后,他們全家都沉默了。

陳錦鴻的兒子陳駕樺被確診為自閉癥

陳錦鴻一度很迷茫,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自閉癥的孩子,未來不知道在哪兒!

迷茫過后,陳錦鴻做了一個決定。

2011年9月,陳錦鴻息影退圈,專心照顧兒子。

他開始反思,正視問題,對于兒子的任何事情,親力親為,不厭其煩的教育他。

有時候一個問題要教上百遍,但是也不一定有效果。

為了讓兒子能夠放松心態,融入自然,更有利于他的恢復,全家決定回到農村生活。

他們離開原來居住的香港鬧市區公寓,舉家搬遷到西貢一座郊野公園內的村落,居住在一間尋常的平房內。

在這里,生活輕松,沒有太大的壓力,也沒有讓人窒息的人際關系,他的兒子明顯有了變化。

「不會感覺到艱苦,這是一種選擇,在這里生活很有規律,每天都去爬山。」

這一次的搬家是值得的,陳錦鴻有了足夠的時間陪伴家人,也有更多的時間去回歸自身。

爬樹是農村孩子必備的一個技能。

從農村走出來的陳錦鴻,在這里教會了兒子爬樹,也讓陳錦鴻獲得了兒子的信任。

「他既想去爬那棵樹,但是又很害怕,我就一次次扶著他上去。他慢慢好像開始知道,這個人對他沒有惡意。」

他前后不厭其煩地扶了兒子數百次,終于獲得了兒子的信任感。

「以前自己在家,我教他(駕樺)讀生字,他不信任你,根本不聽,不跟著讀,即便是讀了,讀得不準,糾正他的發音,他就會發脾氣。」

而在爬樹之后,陳駕樺和父親有了更加親近的關系。

 

兒子到了上學的年齡,問題來了,應該怎麼看待一個「有問題」的小孩呢?

自閉癥孩子?正常兒童?

思前想后,陳錦鴻做了決定,把他當做正常孩子去對待,但是他也不「正常」。

陳駕樺進入了香港主流小學,但是陳錦鴻還專門聘請了「影子老師」專業陪讀。

經歷了太多的辛苦,付出還是有了回報,陳駕樺在一年級全年級70多名學生中,成績名列第一。

陳錦鴻專門上臺領獎

「有特殊情況的小孩也有接受主流教育的權利,即便無法馬上融入社交圈,只要花時間一定可以找到與人相處的方法,并從中得到獨有的快樂。」

自閉癥孩子要想取得成績,付出的努力比想象的很多,不僅是他個人,更多的是他父母。

時常陪兒子去郊外走走,運動,兒子愛花草,他就會帶著他去看花草,會邊走邊講解,還帶著剪鉗在身,兒子喜歡的他便剪下帶回家里種。

「他喜歡唱歌,雖然在家里一句話都不講,但有時會連續三個小時唱歌。知道他喜歡音樂,我會用音樂的方法去和他溝通。同齡小朋友一天學一個字,他要一個星期才學會,為了提高學習興趣,我會帶他去沙灘寫字,現在兒子越來越粘我。」

經歷了這麼多的艱辛,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陳錦鴻對于兒子是自閉癥兒童這件事,也沒有那麼重的心理負擔了!

「其實不是什麼大事,我都到中三才會由A背到Z啦。學習好像比別人差,但大了之后考入演藝,現在成為終身職業。只要找到興趣和長處,一樣可以好好發揮。」

在和兒子相處的過程中,他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理論,融入了他做演員的心得。

「做演員的時候,有一項訓練是蒙著眼,依靠別人帶領來走路,這就很考驗人的信任度。這種心理就是信任感,我很了解這種心理,了解信任的重要性,才能訓練他也具備這種信任感。」

在照顧兒子的這些年,他也寫了一本書,幫助其他的自閉癥孩子的家長。

 

如今他們過著平淡的生活,開著不起眼的小車。

他自己也沒有了明星光環,只是偶爾出席一些活動,很是蒼老,但是會帶著兒子去聚餐,兒子也和正常人無異。

或許這就是幸福。

沒有了明星光環,沒有了優渥的經濟,沒有豪車,沒有豪宅,沒有了青春,但是有了不一樣的兒子。

這就是最大的財富。

對于自閉癥的孩子,陳錦鴻做的絕對可以說的上是榜樣。

自閉癥兒童是「星星的孩子」,也是可愛的天使,他們是來溫暖世界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