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貴釘子戶」蔡珠祥:夫妻聯手十八般武藝得「7800萬」拆遷款,分完錢后卻「妻離子散」遭排擠喊:我不后悔

房屋拆遷從不缺乏「釘子戶」,釘子戶蔡珠祥和張蓮好夫妻二人,令人印象深刻。 為了7800萬補償款,他們使盡十八般武藝,讓眾人瞠目結舌。

殘酷現實的扭轉

20世紀60年代,知青張蓮好來到蔡屋圍村。她容貌姣好,身材曼妙,頗有文化,令蔡屋圍村的小伙子們心動不已。

抱著崇拜的心態, 一眾人對張蓮好展開了熱烈追求,蔡珠祥也在其中。那時的蔡珠祥不過是一介窮小子,卻工作勤奮,陽光開朗。不自覺間,張蓮好也被他深深吸引,二人墜入愛河。

1969年,張蓮好與蔡珠祥正式結為夫妻,她也就此留在蔡屋圍村。婚后兩個人相敬如賓,度過了一段甜蜜的時光。 不久后,張蓮好為蔡珠祥生下了第一個兒子。

1972年,張蓮好再次懷孕,這件原本令人興奮的事,卻讓蔡珠祥滿面愁容。自與蔡珠祥結婚后,張蓮好便過著貧窮的生活。

雖然蔡珠祥是村子中少見的拖拉機手, 拿到的工資卻微乎其微。如今家中再來一個孩子,生活愈加拮據。

蔡珠祥一直思考著發家致富的方法,最終在朋友的介紹下,他決定前往香港。與深圳貧窮、落后的現狀不同,那時的香港幾乎寸土寸金,是財富與權力的象征。

深圳與香港相隔距離近,然而在兩個地區間穿梭,卻需要經過一系列嚴格的手續。 為了避免麻煩,不少鄉民選擇偷渡,蔡屋圍村也是重災區。

深思熟慮后,蔡珠祥同張蓮好講述了自己計劃偷渡到香港賺錢的想法。盡管張蓮好十分不舍,為了支撐起整個家庭,她還是答應下來。

1972年,蔡珠祥趁著月色,游過界河,前往燈紅酒綠的香港。張蓮好沒有想到, 丈夫此一去,他們的感情也走到了盡頭。

最初前往香港工作時,蔡珠祥也吃盡了苦頭,他們同其他的深圳居民一起,擠在狹窄的工棚里,做著最辛苦的工作。

盡管生活條件惡劣,工資卻十分可觀,每個月蔡珠祥省吃儉用,都能有1300元的收入。 他將其中的900元寄給家里,也寫信同張蓮好分享自己在香港的經歷。

1974年,蔡珠祥獲得了香港合法居住證, 成為了一名正式的香港居民。然而他沒有學歷,工作能力有限,依舊只能從事最低級的工作。

生活逐漸好轉,蔡珠祥便萌生了回到大陸的想法,礙于政策限制,他一直沒有偷渡的機會。

1978年,蔡珠祥下崗,在香港無法生存下去。與朋友商量后,他決定偷渡到其他國家,另尋出路。就這樣,蔡珠祥再次來到了厄瓜多爾。

蔡珠祥等人在偷渡過程中遇到了麻煩,也就此失去了與家中的聯系。厄瓜多爾的生活同樣艱難,蔡珠祥再次來到了瓜亞基爾。在那里,他開了一間中餐館,生活逐漸穩定。

漸漸地,離家多年的蔡珠祥忘記了張蓮好與孩子。 隨著生活逐漸富足,他在當地重新娶妻、生子,開始了新的生活。

1988年,蔡珠祥離家十多年后,遇到了一位廣東老鄉。

自此,蔡珠祥產生了濃濃的思鄉之情,不久后,他丟下異國他鄉的妻子和孩子,堅持回到家鄉。

1988年9月,蔡珠祥幾經輾轉,終于回到了蔡屋圍村。此時的家鄉,早已經改天換地。 與此同時,十幾年未相見,蔡珠祥與張蓮好顯然已經成為了陌生人。

盡管兩個人的婚姻已經沒有感情,卻仍有夫妻之名。他們維持著表面上的和平關系,計劃二人合作,享受更加富裕的生活。

在外多年,蔡珠祥有了一定的積蓄。他將家中原有的小樓重新裝修,加蓋了幾層,在外部貼上了瓷磚。

這間全新的小樓,成為了蔡珠祥和張蓮好的致富法寶。他們將樓房租出去,依靠收租獲得穩定的收入。

1996年,蔡珠祥和張蓮好再次投入了450萬,將小樓翻新為6層。如此,蔡珠祥夫妻二人,成為了現實生活中的包租婆。

他們靠收房租,過著安逸的日子,享用美食,四處旅游。蔡珠祥與張蓮好看似琴瑟和鳴,實際上卻貌合神離。

最固執的釘子戶

2004年,上級經過討論后一致決定,在距離深圳帝王大廈不遠處打造一項新的工程,將原本低矮的房屋建成高樓大廈, 一棟400米的高樓拔地而起,將成為地標性建筑

而這一地點,正是蔡珠祥和妻子的居住點蔡屋圍村。與此同時,各項拆遷與協調工作也同步展開。

得知這一消息,蔡珠祥和妻子興奮不已。深圳正處于經濟快速發展時期,地皮的價格更是直線攀升,自己擁有一棟房子,便有了與有關部門談判的資本。

在他們看來,自己從小在蔡屋圍村子長大,對這里有著特殊的感情,不愿輕易離開。一旦開始拆遷,自己居無定所,生活如何保障?

另外一些鄉民,則對相關部門開出的條件不滿意,也不愿意搬離。在反對者中, 蔡珠祥與張蓮好成為了絕對主力。

他們帶領其他鄉民百般阻撓正常的拆遷,與相關部門多方爭論,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從中獲得更大的利益。雙方糾纏了兩年的時間,均不讓步,拆遷項目也暫時擱淺。

然而蔡屋圍村作為深圳的重點開發地,這里是必經之路,此時的城市改造已經刻不容緩。

2006年,相關部門無奈只能加大籌碼。除10萬坪的補償款外, 每棟樓還將額外補償160萬左右。與此同時,鄉民們也將享受到商品房的紅利。

得到商品房的分紅,意味著鄉民們有了謀生的基礎。即便他們沒有工作,也可以憑借著獲得的分紅,維持生活。這一巨大的福利,讓鄉民們十分動心,他們紛紛同意了拆遷的要求。

蔡珠祥原本對這一補償條件十分滿意,然而了解到相關政策后,他卻皺起了眉頭。

原來,當年前往香港打工時,蔡珠祥已經成為了具有香港居民身份的人, 無法享受深圳的福利待遇。這也就意味著,他無法得到商品房的紅利。

此前蔡珠祥夫妻已經憑借著租金,過起了養老般的輕松生活。如果他們的后半生無法得到保障,自然也無法讓步。

在蔡珠祥和張蓮好看來,既然無法每年獲得穩定的分紅, 便一次性地拿到更多的錢財,實現衣食無憂的愿望。

在涉及金錢利益時,原本關系冷淡的蔡珠祥和張蓮好兩人開始頻繁交流,商量如何對相關部門進行「敲詐」。

蔡珠祥和張蓮好走遍了蔡屋圍村周邊的大街小巷,專門打探了高樓的價格。最終,他們以此為標準, 向相關部門索要賠償更高的價格,16萬/坪。

在深圳幾乎是最好的房價,遠遠高于正常的市場價格。如果相關部門以這個價格補償,將會血本無歸。也正因如此,蔡珠祥和張蓮好的無理要求被開發商果斷拒絕。

為了解決問題,開發商專門派遣了專業人員來到蔡珠祥的家中進行考察。

原來,蔡珠祥夫妻的房子,處于宅基地的自建房,也就是說,他們的房子原本就沒有商品房的價值,價格也十分有限。

蔡珠祥夫婦不滿意賠償數額,與工程方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為了項目盡快動工,開發商還是決定做出讓步,給蔡珠祥夫妻遠遠超過其他鄉民。

盡管如此,蔡珠祥夫婦還是不愿意接受一時之間,談判陷入了僵持階段。

萬般無奈之下,開發商只能尋求政府部門的幫助。他們將蔡珠祥夫妻的情況上報給國土局,國土局經過調查, 命令蔡珠祥在20天內搬走。

然而蔡珠祥夫妻為人囂張,面對上級的命令,直接選擇了無視。

外出闖蕩時,蔡珠祥曾經學習了《物權法》。其中一條規定:「要量力而行,嚴禁大拆大建,在沒有落實拆遷安置房源和補償政策不到位的情況下,不得實施拆遷,不得損害群眾合法利益。」

在蔡珠祥看來,房屋產權始終在自己手中,只要他不搬走,相關部門便不敢強制動工。

更令人氣憤的是,蔡珠祥還以《物權法》為突破口,將下達拆遷命令的深圳國土局一紙訴狀,告上了法庭。

然而蔡珠祥夫婦提出的要求原本就不符合規定, 最終的結果自然是敗訴。鄉民們得知蔡珠祥夫婦一系列的操作后,紛紛對他們進行譴責,批判他們貪得無厭。

蔡珠祥和張蓮好卻恍若未聞,不愿就此放棄。隨后,蔡珠祥和張蓮好商議后決定, 利用輿論的力量,向有關部門施壓。

2007年,張蓮好以「阿香婆」為名,撰寫了一篇名為《南方第一高樓之征地拆遷令我感到弱勢》的文章, 她在文章中以弱勢群體自居,宣稱自己已經是無依無靠的老人,沒有文化,沒有錢,只能與丈夫蔡珠祥相依為命。

在如此困境下,開發商與政府聯合「欺壓」蔡珠祥夫妻二人,他們不知如何應對。 然而對于自己種種阻撓拆遷、貪婪的行為,蔡珠祥夫婦卻絕口不提。

此文章已一經發表,便在中國引起了軒然大波。眾人在未經證實的基礎上,相信了蔡珠祥夫妻的一面之詞,開始攻擊開發商與相關部門。

為了幫助這對兒「楚楚可憐」的老人,記者、媒體聞風而動,專門來到了深圳,想要采訪蔡珠祥夫婦。

蔡珠祥夫妻二人顯然知曉輿論的力量, 他們頻繁在家門口的空地上閑逛,增加自己的曝光度。他們強調,門前的空地與小路同樣是自己的財產,如果拆遷,也應該得到補償。

四周拆遷工程正在實施,蔡珠祥家附近每天都塵土飛揚。張蓮好為了表示自己決不退讓的決心,每天早上起來打掃房間,不厭其煩。

與此同時,他們憑借著精湛的演技, 將自己塑造成弱不經風的老人,身體情況極差,隨后可憐巴巴地同前來采訪的人透露,房子是他們唯一的收入來源,如果這棟房子被收走,后果不堪設想。

蔡珠祥趁著眾人尚未了解真相,痛哭流涕地講述了自己從前在外闖蕩的經歷,博取了一大波人的同情。

為了防止房產證丟失,自己喪失了談判的籌碼,蔡珠祥專門將其鎖起來,只留下了房產證的復印件。 他們多次在鏡頭面前展示自己的房產證,向大眾證明所謂的「合法、合規」。

開發商與政府聯合欺壓無助老人的消息愈演愈烈,一時之間,群情激憤。礙于輿論壓力,國土局在2007年再次發布了消息:不允許強制拆遷。也正因如此,開發商始終不敢動工。

此時的蔡屋圍村,推土機已經將四周的房屋盡數推倒, 只留下蔡珠祥家的6層小樓,外表陳舊,構造普通,看起來十分突兀。

蔡珠祥夫婦「釘子戶」的存在,給城市規劃部門和開發商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他們多次同蔡珠祥和張蓮好展開談判,夫妻二人卻始終態度堅決。

2007年9月,雙方已經經過4輪談判,卻始終沒有取得任何進展。開發商已經無力糾纏,最終滿足蔡珠祥夫婦的要求,補償了7800萬元的款項。

這場持續多時的拉鋸戰,蔡珠祥夫婦還是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10月,蔡珠祥、張蓮好帶領孩子們離開了自己居住了25年的樓層。有了天價補償款,他們對未來生活充滿著期待。

7800萬天價賠償款曝光,引起了眾人的激烈討論。 網友紛紛調侃,蔡珠祥與張蓮好,是當之無愧的「最貴釘子戶」。

分道揚鑣

7800萬元,對蔡珠祥和張蓮好來說已經是天價,可以保障他們后半生衣食無憂。

夫妻二人在與開發商的談判中團結一心,好似銅墻鐵壁,也讓鄉民們對蔡珠祥和張蓮好的感情有了新的認識。正當眾人認為他們會攜手度過剩下的時光時,卻傳來了他們失婚的消息。

原來,在蔡珠祥回到深圳之后,他與張蓮好的婚姻就已經名存實亡。然而拆遷款的爭議,讓他們回歸了短暫的和平,一致對外。 拿到補償款后,他們也分道揚鑣。

7800萬屬于夫妻二人的共同財產,如果他們選擇分開,錢款也隨之瓜分。蔡珠祥和張蓮好有4個孩子,補償款也被分成了四份, 7800萬瓜分完畢,也意味著蔡家走向了分離。

許是理虧,張蓮好在與蔡珠祥分手后,便更換了電話號碼,不知去向。有人曾經說,張蓮好在附近小區租了一間房子,一個人生活。

有的人則說,張蓮好已經遠走高飛,遠離深圳的一切。

總而言之,當初那個為了拿賠償款而咄咄逼人,不惜顛倒黑白的女人, 徹底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中,她是否幸福,眾人也不得而知。

蔡珠祥,則表現得十分坦蕩。他并未因為自己的貪得無厭產生絲毫的愧疚之情,反而以補償款為資本,繼續開始燈紅酒綠的生活。他重新結交女朋友,生活錦衣玉食。

2007年,蔡珠祥還專門花費了900萬,購買了三室兩廳的房子。然而此時他才發現,鄉民們曾經親密無間的感情,似乎發生了變化。

曾經蔡珠祥和張蓮好將拆遷鬧得沸沸揚揚,嚴重損害了鄉民們的名譽。而他們夫妻二人罔顧道德,頻繁對相關部門施壓的行為, 導致工期延誤了整整一年,也引起了眾人的不滿。

正因如此,蔡珠祥與鄉民們產生了嫌隙。每逢眾人與蔡珠祥見面,都視若無睹,從他身邊走開。

長此以往,蔡珠祥也知道了鄉民們的態度,他逐漸遠離了蔡屋圍四處漂泊,正如他所說: 「我怎麼可能回蔡屋圍呢?我在那里已經沒有房子了,別人也不歡迎我。」

晚年的蔡珠祥孤獨、凄涼,回想起從前與眾人為敵的經歷,他感慨萬千。現如今,蔡屋圍的鄉民們過上了更好的生活。

曾經的破舊村子一改往日貧窮面貌,搖身一變成為金融與商業中心。他們憑借著拆遷補償款,過上了輕松、自在的退休生活。

然而十幾年來,房價迅猛增長,他們曾經拿到的商品房紅利,幾年來累計收入也超過了千萬,并且呈現著持續增長的態勢。

顯而易見,當年蔡珠祥與張蓮好費盡心力獲得的7800萬,遠不及鄉民日積月累的結果。

2021年,蔡屋圍的鄉民們遷回了原地。如今蔡屋圍鄉民間依舊其樂融融,人民生活幸福,令人動容。

有人曾經問蔡珠祥,是否后悔自己當年的選擇?他說道: 「每次的選擇都是時代所致,不會后悔,只是遺憾。」拿到7800萬后,自己的家庭分崩離析,如今自己想見孫子,都已經成為了一種奢望。

或許幾年后, 最貴釘子戶蔡珠祥和張蓮好的「事跡」也逐漸被人們遺忘,然而人生中錯失的機遇,喪失的美好,成為了蔡珠祥與張蓮好的一生之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