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丟下8歲兒子與丈夫離婚,38年後,兒子成醫院的院長,拒認母親

2015年,在某醫院門口,一個60多歲的女人正攔住一個中年男子,口口聲聲地叫著兒子。

「兒子,我就想見見你,聽你叫我一聲媽。」

「你是我兒子,你為啥不認我?」

男子不打算理會她,躲過她的阻攔,繼續向前走。

「是我生的你,當了院長你就不認我這個媽了,你沒良心!」

老女人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高,引來好多人圍觀。

(毛英之)

男子停下來回頭說到:

「我不認識你,我沒有你這樣的母親。

從38年前你離開的那天起,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女人淒涼地站在風中流淚。

兒子為什麼不認親生母親呢?

38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母親會離開兒子?

讓我們一起看看這背後的故事。

2015年,某電視臺的一檔情感節目,迎來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她想委託記者幫忙找親生兒子。

「我已經38年沒有見過他了,我做夢都想見他。」

說完,她拿出了一個已經鏽跡斑駁的小盒子,訴說起自己的故事。

她叫毛英之,38年前與丈夫沈光煥協議離婚。

「那是1977年的7月25日,也就是陽曆9月7日。」

離婚的日期,毛英之依然清晰地記得。

她打開抱在懷中的盒子,裡面是保存完好的嬰兒衣服。

她用乾癟蒼老、有些僵硬的手不停地撫摸著衣服。

衣服是她兒子小時候穿過的,她的兒子叫沈一寧。

(毛英之抱的盒子)

離婚時,沈一寧只有8歲,留給了前夫沈光煥。

此後,她再也沒有見過他。

她擺弄著兒子的衣服,說這麼些年,自己沒有一刻不想兒子,晚上想兒子想得都睡不著覺。

說話間,她的眼淚就流下來了。

她說,自己現在老了,更想兒子了,但每天只能睹物思人。

她不停地擦拭著淚水,訴說著對兒子的想念:

「我就想在我的有生之年裡再見我的兒子一面,38年過去了,我每一天都在想他呀。」

現場的人都被老人感動了,都想儘快幫毛英之找到兒子。

接到任務後,記者一刻不敢耽誤,馬上動身,跟著毛英之老人返回老家,去尋找她的兒子沈一甯。

一行人來到長沙一個偏遠的農村,那是毛英之38年前和前夫沈光煥生活過的村子。

毛英之認為,應該到村裡找她曾經和沈光煥住的老房子。

如果他們還住在那兒,肯定就找到了兒子沈一甯。

在路上,毛英之掩藏不住內心的雀躍心情,話語不停。

車子進村後,毛英之說這裡變化太大,已經不是她記憶中的模樣,很多房子都不在了。

說這些時,她的臉上顯現出焦慮的神情。

毛英之擔心的,是她曾經住過的房子,住在房子裡的那兩個人,究竟命運如何。

(毛英之坐在老房子的殘垣上)

憑著38年前的記憶,她找到老房子的舊址,果然原來的房子已經不見了。

只剩下斷壁殘垣,倔強又孤獨地躺在那裡。

沈家人早已不住在這裡了。

想要尋找的線索到此中斷,毛英之眼裡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她獨自走上房子的殘垣,無奈地坐在上面四處張望。

看著這曾經熟悉如今又陌生的一切,茫然不知所措。

見此情景,記者提議去附近轉轉。

也許留守的人家有人認識沈家父子,或許會有她兒子的消息。

沿路走了一會兒,遇見一個老太太。

記者趕緊上前禮貌地和老太太打招呼,並詢問是否認識沈光煥和他的兒子。

老太太告訴記者:

「沈煥光的兒子沈一甯現在很厲害,非常的爭氣。

現在,在一家醫院裡當醫生,還是個院長呢。

以前的房子早就拆了,現在搬到了安置社區裡。」

(毛英之與村民)

但具體在長沙的哪個地方哪個醫院當院長,老太太說不清楚。

站在旁邊的毛英之聽說兒子有出息了,滿臉都是高興。

但是,長沙的醫院很多,找到沈一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在此時,迎面走來毛英之的一個「親戚」,是沈光煥的本家妹妹。

妹妹看到前嫂子後表情冷漠,不僅沒有打招呼,反而轉身就走。

毛英之快步上前攔住她,向她要沈一寧的聯繫方式。

這個妹妹視前嫂子如仇敵,語氣生硬又冷淡:

「你不要再來打擾他們了,我們也不想再看到你!」

毛英之拉著妹妹的胳膊懇求她:

「我想我兒子,我只想見見我兒子,求求你告訴我吧!」

但是,妹妹對她的懇求無動于衷,冷漠地拒絕說,她沒有資格再回來找兒子。

見此情景,記者攔住要離開的妹妹,拉到一邊單獨和她交流。

「當年是她自己鐵了心想走,現在看到兒子有出息了,就又想回來吃白食。」

妹妹對著鏡頭憤怒地說道。

接著,妹妹講述了毛英之與沈光煥及兒子沈一甯之間的恩怨故事。

毛英之與沈光燦是1969年結的婚。

那時,毛英之長得非常漂亮,是十裡八鄉公認的大美女,身邊有很多的仰慕者。

美中不足的是,她生在一個非常貧窮的人家。

不過,窮苦的女孩子想要改變命運,還有一個機會,那就是結婚。

如果嫁得好,無異于女人第二次投胎。

毛英之的父母給她選中了沈光煥。

因為當時,沈光煥家庭條件比較好,在村裡數一數二。

但,沈光煥的長相卻很普通。

毛英之天天被人誇讚漂亮,心裡驕傲得很。

得知自己要嫁給相貌平平的沈光煥,內心很不情願。

那個年代,多是父母包辦婚姻,無奈之下,她同意結婚。

二人沒有任何感情基礎,可以預見,他們的婚姻走向並不樂觀。

婚後,整天對著沈光煥那張她壓根不喜歡的臉,毛英之常常暗歎命運對自己的不公。

再加上,她發現沈光煥家裡也不像外面傳的那樣有錢,就覺得自己太虧了。

她沒事就找藉口亂發脾氣,想方設法和沈光煥吵架,吵架了就嚷嚷離婚。

(沈光煥本家妹妹)

沈光煥不想離,但也不想和她吵,只能任她作,任她罵,一忍再忍。

在吵吵鬧鬧的日子中,二人有了一兒一女,兒子沈一甯,女兒毛婷婷。

沈光燦以為,有兩個孩子的牽絆,毛英之慢慢就會安心過日子了。

誰成想,在這節骨眼上,他病了,患上了骨髓炎。

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自己丈夫病了,做老婆的大都用心照顧。

可毛英之不但沒有這樣做,反而找到了離婚的理由,開始頻繁地鬧離婚。

沈光燦原本就不想離,如今有了孩子,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更不想離 。

但毛英之卻不想那麼多,鐵了心要離,各種作鬧就這一個目的。

家裡的事,她不管,都是沈光煥一個人打理。

孩子的事,她也常常不管不顧,扔下孩子就獨自出去遊玩。

花錢無節制,沒錢就向沈光煥伸手要,不給就鬧。

沈光燦一再忍讓,結果換來毛英之的變本加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兒子沈一甯長得像沈光煥,還是其他什麼原因。

反正毛英之不喜歡沈一寧,只喜歡女兒毛婷婷。

一家人,被她分成兩家。

她給女兒做飯做菜,吃好的用好的。

而對沈一寧卻另眼相待,好像這孩子不是自己親生的。

有一次,鄰居聽到了沈一寧持續不斷的哭聲。

去了他家一看,只有孩子一個人在家,餓得直哭。

鄰居歎了口氣,趕緊把家裡的剩粥給沈一寧送過去一碗。

後來碰見毛英之,鄰居說起這事,她並不領情,還說沈一甯歸沈光煥管,不關自己的事。

那時候,剛上小學的沈一寧,經常吃不上早飯就去上學。

沈光煥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但他不敢說什麼,為了有個完整的家,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最嚴重的一次,毛英之把家裡的一隻下蛋雞燉肉吃。

她和女兒吃完,竟然把剩下的雞湯都倒掉,不留給沈光煥和沈一寧吃一口。

(沈光煥本家妹妹)

就這樣,沈家原本在村裡數得著的好家境,最後淪落到要靠借糧食過日子。

到他們離婚時,外欠按照購買力來算,至少相當于現在的50萬元。

折騰了六年之後,毛英之依然我行我素。

不但不為這個家做一點貢獻,還把家攪得雞飛狗跳,家徒四壁。

沈光煥眼看她回頭無望,終于死了心,同意離婚。

毛英之留下8歲的沈一寧,帶著5歲的女兒毛婷婷離開了村子。

聽完講述,記者不敢相信,這麼著急尋找兒子,每天想兒子想到睡不著覺的毛英之,竟然做出過這樣的事 。

但,一張嘴裡一個故事,也不能憑一人之言,就隨便給一個人下結論。

那麼,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呢?

記者經過多方打探,終于找到了沈一寧工作的那家醫院。

記者帶著毛英之急匆匆地趕到醫院,想要見沈一寧一面。

在醫院門口的宣傳欄上,毛英之一眼認出了自己的兒子沈一甯的照片。

當時的沈一甯中年有為,已經是簡介上寫著的這家醫院的院長。

確認兒子就在這裡工作,能馬上見到他,毛英之的心情非常激動。

然而,記者的心裡並不怎麼樂觀。

(單位宣傳欄的沈一寧簡介)

如果沈光燦的本家妹妹說的是事實,那麼從小沒得到母愛的沈一寧,會認這個已經38年沒有聯繫的母親嗎?

記者諮詢醫院的工作人員後得知,沈一寧今天請假,沒有上班。

記者猜測,沈一寧可能知道了毛英之要找他,所以躲了起來。

記者撥通沈一寧電話後,他回答可以和記者見面聊聊,但認母親的事,絕對不可能。

不久後,沈一寧現身,跟著他一起出現的,還有他的父親沈光煥。

沈一甯身材修長,戴著一副眼鏡,看上去是一個很有教養的男人。

路過母親身邊時,他隨意瞟了一眼,並沒有開口打招呼,而是徑直走過。

沈一甯和記者單獨聊了起來。

他其實不想來,之前的往事是他不願意揭開的傷疤。

他說:

「我不想說,說起來就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事,現在有時候我做夢還會夢到,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我沒有這個母親,你問問她有沒有盡到母親的義務。」

母親離開他的時候,他只有8歲,剛上小學。

父親一個大男人帶著他非常不容易。

因為母親欠下的債務,他和父親常常饑一頓飽一頓的,差點連學費都交不起。

最讓他痛苦的是,總有人對他指指點點地說:

「你媽不要你了,跟別的男人跑了…...」

人到中年,提到兒時的事,他依然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可見,母親的離開,對當時年紀尚小的他傷害有多深。

他緩緩情緒後繼續說到:

「當時就是因為家裡非常困難,我才努力地用功讀書。

那個時候她怎麼沒來看我們,現在看我出人頭地了才願意回來。」

沈一甯覺得,母親認她根本不是出于想念,而是因為他有了出息。

雖然記者再三勸慰他,但他還是不願意見母親,轉身要離去。

毛英之眼看兒子要走,可好不容易出現的兒子還沒相認呢,她怎麼可能放他走。

她有些心急,趕忙抓住兒子:

「是媽媽錯了,媽媽不該離開你,你原諒我好不好?」

而沈一寧面無表情,一句話都不想跟她說。

看見前夫沈光煥跟著兒子 ,毛英之認為是前夫阻擋兒子跟自己相認。

于是,她大聲質問他:

「我的兒子 ,你為什麼不讓他和我說話?」

沈光煥反駁她:

「是我的兒子。當年離婚時,你就拋棄了兒子,如今還有臉找來。

他是我的兒子,跟你已經沒關係了。」

兩個人又爭吵起來。

(毛英之追兒子)

記者希望沈一甯能和母親毛英之聊聊。

看在記者的面子上,沈一寧答應了。

毛英之承認,在兒子8歲以後沒有撫養過他,心裡有愧疚。

但無論她說什麼話,沈一寧隻字不言,表情一直很冷淡。

兒子的態度可能刺激了毛英之,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高,不免引來一些人圍觀。

沈一寧轉身準備離去,可是毛英之跟在他後面吼道:

「你是我懷胎十個月生下來的,身上流著我的血,你認我不認我,都得給個說法。」

沈一甯任她在後面窮追不捨地質問,根本不予不理會。

而毛英之越說越急,開始大聲地罵兒子:

「你那麼神氣 ,當了醫院的院長了,不認我這個媽了,你這樣做太沒良心了!

你這樣的人,怎麼當醫生?」

聽到吵鬧聲,不少人駐足觀看,竊竊私語。

沈一寧停下來對毛英之冷淡地說:

「我和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也不想再見到你,請你不要打擾我的生活!」

沈光煥也附和著:「我的兒子,不是你兒子,要什麼說法,不需要說法。」

不管毛英之怎麼怒斥、叫喚,父子倆都不再搭理她,只管父子相攜朝前走去。

毛英之一直跟了幾條街,都沒有等來父子倆再回一次頭,她只能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兒子沒有認她,毛英之心情鬱悶,又有些氣急敗壞。

回到家,她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女兒毛婷婷。

毛婷婷一聽,不但沒有安慰母親,反而生氣地斥責她:「不讓你認,非要去認,你就是活該!」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被兒子無情地拒絕,回到家裡又被女兒數落,毛英之情緒崩潰,傷心地痛哭流涕:

「我肯定是犯了罪,要不兒子怎麼能這樣對我,希望兒子把我送上法庭!」

看到媽媽哭,毛婷婷又心疼地趕緊安撫她。

(毛英之與女兒毛婷婷)

原來,毛婷婷自從知道媽媽有想認哥哥的想法後,就不贊同她去,她早就預料會是這樣的結果。

記者發現,在和毛婷婷的談話中,不管對哥哥還是父親,她都直呼其名。

記者很好奇,母子不相認也就罷了,難道父女關係、兄妹關係都不好嗎?

毛婷婷說,自己和父親已經斷絕往來很多年了。

隨後,她忍不住說出了傷心的往事。

她是1990年考上的大學。

大學期間,父親還會時不時地給她一些生活費,每次500元。

她很感激父親的資助,都仔細地記錄了下來。

四年時間,父親總計給了她13000元生活費。

她想著,等以後自己有能力了,再好好孝順父親。

然而,這個機會卻被父親自己奪走了。

1995年,毛婷婷剛參加工作一年,薪水不多,也沒有積蓄。

父親沈光煥卻突然找到她,逼著她還13000元錢。

而且連本帶利,一共17000元。

當時,毛婷婷整個人都傻了。

這是一個父親該做的事嗎?

但父親緊緊追著她還錢,無奈之下,她借遍了所有的朋友,湊夠17000元還給了他。

可是,在還錢的那一刻,她就告訴自己,他們之間的父女情就此斷了,她不再欠他什麼了。

(毛婷婷的賬本)

講完這件事,毛婷婷竟然說了這樣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她說:

「幸好當時還給他了,如果當時不給他,現在肯定不止這個數目了,畢竟逢年過節要去看他吧!

算下來,還是我賺了。」

說完,她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她的笑很令人費解,不知道是省錢了真高興 ,還是以此來緩解自己糟糕的家庭關係的尷尬。

到此時,記者發現,沈家兩兄妹因為父母的關係,親情也割裂了,兄妹間互相沒有往來。

一家人鬧到這樣分崩離散的地步,不知到底是誰的錯。

為了緩解他們一家人之間的關係,記者單獨採訪了毛英之前夫沈光煥。

剛開始聊,沈光煥就抬腿向記者展示了自己腿上的傷疤。

記者以為是燙傷,沈光煥說「不是」。

這是他曾經得過骨髓炎後,做手術留下的疤痕。

就因為這個病,毛英之嫌棄他,吵著要和他離婚。

提起這事,又激起他對過往痛楚的記憶。

他用手比劃著說:「六年啊,她為了跟我離婚,鬧了整整六年。」

語氣裡有憤怒,有不甘,也有無奈。

他繼續控訴毛英之對家庭的傷害。

那六年,她什麼活兒都不幹,整天亂花錢,出去玩。

她只管女兒,對他們父子倆不管不問。

邊說邊拿出兩隻破舊的碗,他告訴記者,這是毛英之和女兒用過的碗。

那時,毛英之吵鬧著離婚,把家裡的東西都砸了個遍,就剩下這兩隻碗。

(沈光煥與毛英之)

他和兒子吃飯,連碗都沒有。

而毛英之,根本不管兒子的死活。

家財被她散盡不說,還欠下一大筆外債。

他被逼無奈,只好同意離婚。

沈光燦說:「我再不同意離婚,一家人全都餓死了!」

他又說了當年毛英之殺了下蛋雞吃肉的事,這麼絕的事,簡直傷透兒子的心。

現在,她看見兒子有出息了,來認了。

但兒子不認她,不是別人的錯,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數條「罪證」真假莫可知,記者在隨後對毛英之的單獨採訪中,向她求證真假。

毛英之對此沒有回應。

她只向記者訴說自己這輩子的委屈。

她的哭訴,證實了自己確實是因為家境不好,不得不聽從父母之命才嫁給沈光煥。

所以,自始至終,她的心壓根不在沈光煥身上,也不在這段婚姻上。

但是,折騰那麼長時間,逃離這場婚姻後,命運並沒有給她一個美滿的結局。

再婚後,自己選的婚姻依然沒有給她帶來幸福。

她又接連離了兩次婚。

這大半生,結婚三次,離婚三次,作為女人,真可謂不幸。

但她說,自己的不幸,都是前夫沈光煥害的。

因為沈光煥甚至暗示雙方藕斷絲連,導致她和後來的丈夫因此矛盾不斷。

兩人各說各的的理,誰是誰非,無從判斷。

面對這無法破解的難題,記者決定讓他們直接面對面交流。

也許面對面容易破僵局,反而有利于緩解他們之間的緊張關係。

記者的願望能實現嗎?

(毛英之)

毛英之看到前夫,就用手指著他罵:

「你這個人心好狠,你沒有良心,把我害慘了!」

接著委屈地痛哭流涕,邊哭邊訴說:

「我如果在離婚之前跟了別人,再跟你離婚,我千刀萬剮;

可是我是在你家裡過不下去,我們走正規管道辦的離婚手續,你卻一直騷擾我!」

而沈光煥也不示弱,他也痛斥她把家毀了,害他背了那麼多的債務,激動時忍不住拍桌子。

時光的流逝,並沒有沖刷掉他們之間的仇怨。

時隔38年再相見,年近古稀的二人,依然劍拔弩張。

後來,在記者的撮合下,這一家四口人終于坐到了一張飯桌上。

但除了毛英之,其他三個人沒有一個人有笑臉。

後來又因為話不投機,他們吵得不可開交,記者只好將沈一甯父子先拉出來。

沒有毛英之在場,沈一甯逐漸平復情緒。

他說母親帶給自己的傷害,差點害他走上極端。

這些年,他一直在學習心理學,慢慢自我療愈。

「如果我沒有強迫自己學心理學,現在或許成為反人類心理,去報復社會。」

最後,沈一寧說:

「父親已經提前跟我交過底,他說不管怎樣,等母親不行了,還是由我給她養老送終,我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了。」

至于毛婷婷,他說:

「我不會承認她是我妹妹,我也不會和她相認的。」

值得一提的是,從頭到尾,沈一寧都沒有喊過毛英之一聲「媽」。

(沈一甯與記者)

毛英之是不幸的,這不幸有父母包辦婚姻的錯,也有自己的錯。

沈一寧不認她,大部分原因還是在她。

不滿意婚姻,不該將怨氣撒到兒子沈一甯身上,兒子不該為她不幸的婚姻買單。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傷害已經造成,怎麼可能因為十月懷胎,就一筆勾銷。

東野圭吾曾說:「誰都想生在好人家,可無法選擇父母。

命運發給你什麼樣的牌,你只能儘量打好它。」

話很簡單,但實現起來卻非常難,很多人一生都在為擺脫原生家庭的傷害而鬥爭。

幸運的是,沈一寧用自己的努力掙脫了原生家庭的傷害。

不但人生成功,還用自己的學識療愈了自己。

也許,不久的將來,他能真正地放下母親對自己的傷害,收起對母親的那張冰冷的面孔,慢慢接受毛英之。

一切都是未知數,結果如何,選擇權都在沈一寧手裡。

接納也好,排斥也罷,無論他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都不為錯。


用戶評論